第三百一十九章 与恨无关(1/2)

加入书签

  沈青萝刚出了郑庸的那处私宅,便感觉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她丝毫不敢怠慢,一路往远芳阁的方向逃。

  可是在接连转过了几条街之后,她依然感觉到有一个若即若离的影子,始终缀在自己身后。

  一咬牙,她忽然改了方向,往东城门处急奔。

  待到了城门附近,她突然放缓了脚步,袅袅婷婷地向守城门的官兵走了过去。

  那些把守城门的禁军将士,对名动京城的青萝姑娘自然不算陌生,甚至有人还曾在远芳会上有幸欣赏过这位远芳阁头牌的精湛琴技。

  此时已过午夜,忽然看到这位美艳绝伦的女子从黑暗中出现,并径直来到了他们的面前,这些禁军将士竟都难以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怀疑自己根本就是在做梦。

  可是待他们揉亮了眼睛之后,却正好看到青萝姑娘对自己嫣然一笑,那笑容被城门边闪烁的火把一照,更觉勾人魂魄。

  那位负责东门值守的年轻副将见了,眼珠子差点儿没掉了出来!

  半晌,他才咽了一口口水,激动得略有些结巴地问道:“青……青萝姑娘,姑娘深夜至此,可是有何……贵干?”

  却见这位青萝姑娘脸上的笑容一收,微垂下头,语声略带凄然地道:“奴家的一位好姐妹一年前不幸故去,葬在了东郊。今日本是她的祭辰,奴家便想着去她的坟上祭奠一番。

  只是白日里乱军横行,奴家自然不便出门。直到了晚间,才听说宋大统领所率的禁军将士已清除了乱军,故而奴家便打算出城去,祭奠一下那位好姐妹。”

  那位副将听了,不由咧嘴笑了笑,讨好地道:“姑娘对自己姐妹的一片情意,实在令人感佩!只不过此时天色已晚,姑娘孤身一人出城去东郊,实是太过危险。不如由末将派人护送姑娘前往可好?”

  沈青萝的脸上立时露出一个极为明媚的笑容,欣喜地道:“如此就有劳将军了!奴家实是不胜感激!”

  那位副将见自己的这番言语居然讨得了佳人欢心,不禁越发飘飘然起来。他竟是想也未想,便派了六个守城门的禁军护送这位青萝姑娘一起出城。

  可是不久之后,他派去的那六个护送青萝姑娘的禁军,却都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转了回来。说是只一眨眼间,便不见了那位青萝姑娘的踪影。

  直到此时,那副将才醒悟过来,暗骂自己愚蠢!

  这青萝姑娘深更半夜的要出城去祭奠什么好姐妹,这理由本就十分蹊跷。

  再者说,她这位远芳阁的头牌姑娘,一不乘坐马车,二不带阁中的护卫,就这么孤身一人,去荒僻的东郊坟地,实是极为不合常理。

  而且细一回想,当时她的身畔并未携带任何用于盛放祭奠用品的箱篮,所谓的祭奠,肯定是临时编造出来的一个骗开城门的借口而已。

  而对于有如此明显破绽的谎言,他这位堂堂的禁军副将,竟是丝毫未察,足可见色令智昏之可怕!

  不过在大感懊恼之余,这位副将倒也并未将此事看得太过严重。

  毕竟青萝姑娘是京城的名人,或许她是有什么不愿让人知道的苦衷,才会用谎言来骗开城门。

  一个风月场所的姑娘,还能搅出什么事情来?也许不过就是偷偷出城去会情郎了。

  所以最终,这位副将只是斥责了几句那六个负责护送的禁军,便挥手将他们打发了。而在他的心中,此事也就此翻过。

  沈青萝出城之后,轻而易举地甩脱了那六个禁军兵士,随即便向北人设在东郊的一处联络点逃去。

  此刻她已不用再担心那个跟踪她的人,想必景阳城那道高高的城墙,足以将其阻住一段时间。

  她才不相信,那些守城门的禁军会一直那么好说话,再次开城门放人出城。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仍是用尽全力向那处联络点急赶,不敢多做任何耽搁。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