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后园相会(1/2)

加入书签

  稍一回过神来,花湘君便察觉到,不知何时,一直在自己身边侍候的两个宫女,都已悄然跪了下来。

  她忙顺着她们所跪拜的方向转头一看,却看到一个身材伟岸,鹰目钩鼻,气宇不凡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

  而那男子见她看过去,便顺着池畔的那条鹅卵石甬道,缓步走了过来。

  只从他那一身朱黄色的龙袍上来判断,花湘君便知道来者是何人了。

  她缓缓站起身来,待那男子来到近前时,垂头曲膝行礼道:“民女花湘君,参见陛下!”

  这位穿龙袍的年轻男子,正是戎帝宇文罡。

  虽见花湘君并未向自己行应有的跪拜之礼,宇文罡却是丝毫不以为忤,那张本是略显强悍霸道的脸上,竟露出了一抹颇为温和的笑容,同时用一种十分沉缓平和的语气,道:“湘君姑娘请起!朕与你之间本有亲谊,实是无须如此多礼!”

  “谢陛下!”

  花湘君直起身来,明眸眨了眨,对着这位戎国的皇帝陛下浅浅地一笑。

  见到她这个美若秋水般的淡雅笑容,宇文罡的眸色不由一深,同时脸上的笑意也更深了些。

  “早就听过皇祖母提起,前些日便已将湘君姑娘接入了宫中。只是当时姑娘身体违和,尚需多加静养,实在不宜相扰。而今日在去给皇祖母请安之时,朕方得知姑娘业已大好,便前来探望,但愿没有因此打扰到姑娘赏景的雅兴!”

  这席话听上去颇为文雅得体,再加上这位年轻皇帝说话时满面关切,语气柔和,确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不过根据传闻,这位弑父上位的戎帝宇文罡,其实是一个性情暴戾且言语粗鄙之人。而此时听他居然一反常态,用这样一种几乎是咬文嚼字的方式开口讲话,着实是令人感到有些别扭可笑。

  花湘君忍不住暗自一笑,口中却是慢声细语地答道:“承蒙陛下挂怀,湘君不胜感激!只是湘君久病方愈,不能在外面流连过久,此刻便需回房休息。失礼之处,还请陛下见谅!”

  方一见面,花湘君便要告退。话虽说得极为客气,但意思已是十分明显,就是不愿与他这位大戎的皇帝陛下多言。

  宇文罡的心中不由生出了几分恼意,但同时,竟有一种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异样情绪,令他不免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在这偌大的后宫之中,除了太后之外,几乎所有人都要向他这位皇帝陛下曲膝低头。尤其是那些养在宫中的女人们,更是无时无刻不在用尽心思,竭力向他献媚讨好,盼望能够得到他的一丝眷顾。

  面前的这个花湘君,无论她有多么惊人的美貌,也不过就是一种用来取悦男人的工具而已。说到底,她真正渴望得到的,想必还是他这位能够主宰她命运的皇帝陛下的垂怜与宠爱。

  而如今,他这位日理万机的皇帝陛下,已特意抽出时间来探望她,并且还尽己所能地,用一种足可以称得上是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