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1/2)

加入书签

  “皇上,您此次召集臣等前来,可是有要事相商?!”阴识与其他几位大臣已经在下面坐了小半个时,从他们进入这却非殿之后,刘秀只开口说了‘平身、赐坐’便不再有任何言语。他们作为臣子的,便只能等着。那么长时间过去,刘秀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阴识这才催促了一句。

  阴识早年便跟随刘秀与刘秀的兄长两人一起谋大业,刘秀对他本就信任有加。他又是阴丽华的同父异母的兄长,比起其他官员来,还要多出几分亲昵。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倒是有胆量开口。

  他们在座的这些人大体能够猜测到刘秀将他们召集到这里来所谓何事。毕竟,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有过一次被召集的经历。阴识不由得侧头看了不远处的郭况一眼,今日之事,对于阴家与郭家同样重要。

  “朕的确有事与诸位大臣相商。”刘秀终于抬头看了下面的人一眼,视线在阴识与郭况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他们两人,一人是阴丽华的兄长,另一人是郭圣通的胞弟。“昨日皇后来了这却非殿。”

  阴识眼眸之中划过一丝微光,他低垂着脑袋,自然没有被任何人发觉。刘秀想要废后之事,他用书信告知过阴丽华。这郭圣通被废,阴丽华自然便是最有可能坐上皇后之位人。如此他自当提点一番,让阴丽华更加谨慎一些。

  阴丽华自小聪慧,也极有自己的打算。虽说往日其行为随性,却也是真情所致。”刘秀看了诸位大臣一眼,这些都是在朝堂上至关紧要的大臣。他对他们说出了事实,无论圣旨怎么写,都不会让人对郭圣通有所轻视。“朕如皇后所愿,下旨废后。之后,再另做封赏。”

  他心下有几分叹息,他不由得向着椒房殿的方向看来一眼。真是如郭圣通所言,她自请废后,他便对她更多了几分亏欠。不过,将自己的目的当着他的面儿说出来,也只有郭圣通敢做。

  诸位大臣面面相觑,最终只得跪在皇上面前,称一句‘皇上圣明’。

  建武十七年十月,光武帝以郭后“怀执怨怼”和“吕霍之风”为由,下诏废后,封郭圣通为中山太后,迁居北宫。

  寻罂欣然接下圣旨,唇边没有任何不悦,反倒是带着几分笑意。“白琴,收拾一下东西,尽快搬出去。”

  “皇……”白琴下意识的想要称呼郭圣通为皇后,连忙和止住了自己快要出口的话。“太后,您要不,自己去寝室里待会儿?!”

  郭圣通虽然此时面色如常,定然也是伤心的。她对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