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一切都已经没办法改变了(1/2)

加入书签

  看到白子谦,官熙停滞不前。

  段宁臻看看她,又看看白子谦,“找你的?”

  官熙没有动。

  不必她回答,段宁臻也能看得出端倪,将书包向背后一甩,“那你们聊,我先走了。钤”

  段宁臻离开后,白子谦才走到官熙面前,低头扫了一眼她平静的小脸,目光又移向她的手臂。只不过她的伤处,此时被衬衣的袖子盖住。

  今天的官熙披散着长发,一件简单的牛仔裤搭配白色衬衣,衣服是之前穿过很多次的,但今天却别有一番味道。

  有些宽大的上衣,更将她显得柔柔弱弱。

  “我打过电话给你,但是没有人接。”白子谦声音很轻,像是怕令她生气,语气带了些小心,“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的伤口好些了没?”

  那天晚上光线不好,看不太清她的伤口,但是白子谦对血腥味非常敏感,他知道她伤的不轻。

  这几天,他一直睡不太好,就算好不容易能睡着,梦中也总是能梦到她推开自己,被车撞到的画面。

  有人说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刻,在人的大脑来不及运转,做出下意识的举动时,往往那才是出自于真心。

  他为自己怀疑过她的感情而羞愧,她喜欢自己,应该是很早就该笃定的事。

  白子谦目光有些灼热的落在她的脸上,官熙能清晰看到他眼底的黑眼圈,沉吟片刻,她回,“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

  怎么会不担心?

  “会留疤吗?”

  女孩子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该是完美无缺的,更何况是官熙,以前他心疼她,如今更是。

  官熙扯唇笑了笑,“应该不会吧,就算有也无所谓,我又不会嫁人,没人会在乎的。”

  白子谦有话要说,但终究不合适,于是忍了回去。

  “我送你回去吧?”

  官熙抬眼看了他半晌,点点头,“谢谢。”

  ******

  坐上车,两人没有什么交流。官熙其实觉得很抱歉,以前的那些事已经成为定局,多说无益,只是那一晚不知怎么了,就是想要发泄。

  几天而已,白子谦又瘦了许多,看来他过的并不好。

  到了傅家家宅的门口,白子谦不方便进去,亲自将官熙送下车,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一步步走向一个他无法企及的地方

  这时,官熙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

  “姐夫。”她的一声姐夫,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远,她用非常轻缓的声音说,“那晚是我不对,过了这么多年重翻旧账有什么意义呢。让你因为我的几句话而变得不开心,并不是我的本意。”

  即便没有和白子谦在一起,她也不能否定自己曾经这段感情,也不能否定白子谦这个人。

  他对她多好,对她母亲的照顾,都是她无法抹去的。

  而白子谦听完她的话,眼底的涩意更加明显,他竟然没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想的通透,也没有她放得下。

  “我知道你已经不想再听我解释,但我想让你知道,小熙,那晚我没有和官娆发生过关系。”

  官熙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只是那晚没有,不是吗?”

  “”白子谦语塞。

  他和官娆结婚三年,即便自己对她没有心,但官娆是个想做什么一定要做到的女人,她用了很多方式来逼他就范。

  他已经对官熙心灰意冷,他认为任何女人都可以。

  但有过一个晚上之后,他知道并不一样,没有人可以变成官熙。

  官熙似乎能听到他未说完的话,低低地一笑,“所以一切都已经没办法再改变了,姐夫。”

  白子谦目送官熙离去,就像很多年前,知道她决定要嫁给傅时钦,从身体内部散发出深深的无力感,再次将他吞噬。

  严昭下车走近,白子谦在这里已经站了很久,只能出声劝道,“白总,我们该回去了,晚上还要去夫人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