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我等了你三年(1/2)

加入书签

  白子谦也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何况他本来就不想隐藏,于是径直往这里走了过来。

  “我可以坐在这个位置么?”白子谦并不觉得自己冒昧,反而还很有礼貌的提出共餐,萧雨楼没有说话,直接看向了窗外。

  他知道白子谦与官熙的关系,更知道白子谦想要离婚的原因,所以连往常应该有的客套话都懒得说了,直接选择无视洽。

  白子谦倒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萧雨楼的对面,丝毫不顾是否会尴尬,“听说你们最近在找人?钤”

  萧雨楼握着杯子的手不着痕迹的用力,他们的消息什么时候这么不严密了?

  白子谦是生意人,观察东西的细致是一般人所比不上的,看到萧雨楼的反应他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需不需要我告诉你官熙现在在哪儿?”白子谦端起服务员才送上来的水杯,淡淡的说。

  他从来没想过他也会做这样的事,不过既然做了,就不能像管娆一样留下破绽。白子谦心里虽另有想法,嘴上依然保持着淡笑。

  “不必。”萧雨楼放下水杯,他总觉得白子谦说出来的答案会令他无法接受。抱起萧宝宝,不顾他的挣扎,强行的将他抱走,沈修立刻跟上。

  “她这两天过得很好,你不必担心,过两天她心情好了,自然会回去。”白子谦对着萧雨楼急促的背影温声说道。

  想起方才出门,官熙还在虚弱的昏迷状态,小小的身子极轻,若非当时他刚好那么巧在路上碰到她,恐怕连他也不知道她在何处。

  然而,他却没想到,此时的官熙已经清醒,并且只给他就下了一张道谢的纸条,便撑着虚弱的身子离开了。

  ******

  萧雨楼家中,萧宝宝还在为了没有吃到红烧肉而闷闷不乐,本想缠萧雨楼重新找地方吃,结果却被丢出了卧室。

  还是沈修舍不得他饿肚子,刚到家便去买了晚饭,给萧宝宝送了过来。

  总算吃到肉的萧宝宝不顾满嘴的油腻,直接在沈修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果然还是沈叔叔比较好!哪里像我爸爸那么阴晴不定的。我都怕就算他找到那女人,那女人早晚要被我爸爸不解风情给吓跑沈叔叔,我这个成语用的怎么样?”

  沈修无奈的听着萧宝宝数落自家爸爸,有些无奈,万一被萧雨楼听到了,萧宝宝可就有苦头吃了。

  卧室内,烟灰缸里多了好几个烟头,萧雨楼所站的地方烟雾缭绕,他咳嗽了几声,伸手驱散了烟雾,而后又狠狠的吸了一口。

  官熙的失踪他完全能够原谅,就算是多么无理的理由,只要她回来了,萧雨楼都不会介意太多。可是,他不能忍的是,他在家里担心了这么多天,忙里忙外就为了找到她,她却在名义上的姐夫家里过得自在。

  “这两天她过得很好。”白子谦的话就像魔咒,一直在他耳边不停的响着,未曾消停。

  -----红袖添香独家原创-----

  墓园里,一个纤弱的女人跪在一座墓前,手中一捧娇嫩的雏菊,她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的墓碑。

  不远处一个身影早已等候在那里,却并不打算现身。看着官熙脸色苍白的虚弱模样,萧雨楼心中满满的疼惜。

  段宁臻急急从入口进来,总算在约定时间内到达,墓园里,远远的只看到官熙站在墓前的身影,她有些莫名其妙的走到官熙身旁,“官熙?”

  官熙没有抬头,甚至连动也未曾动过,盯着墓碑上熟悉的照片,她轻轻的说了句,“这是我丈夫。”

  好像生怕惊扰了什么。

  “丈夫?”段宁臻吃了一惊,诧异的目光看向墓碑上的照片,她的表情立即又从诧异变为惊恐,“萧首长?”

  “不是。”官熙把花用一只手抱着,伸手指了指墓碑上镌刻着的名字,轻轻抚过,“他是傅时钦,萧雨楼的同胞兄弟。”

  段宁臻愣住了,嘴里重复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