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萱萱回来了!(1/2)

加入书签

  不大的小房间内,白色墙壁,白色天花板与头顶刺眼的白炽灯,空白的世界冰冷一片。江萱萱躺在检查室的床上,浑身汗毛竖立,扩散的毛孔在吸取周边空气里的寒气,直让她觉得很冷,很无助…

  泪,像了闸的水龙头,无人压制后,却更难忍住。

  江萱萱憋着不哭出声,但是心里的委屈似海深。怎么也忍不住…

  房门口处,陆成一驻足原地看了她许久,娇小落寞的身影落在他眼里着实非常刺眼。

  他不圣母,这时候也并不可怜江萱萱。在他们这个道上,这种程度处理女人算不了狠。

  一些犯了贱,欠下赌债,煽动内部混乱的女人,陆成一可以一声令下让十个男人轮番羞辱个几天几夜!

  都算正常。

  但这次,确实错在他们。而在陆成一看来,最大的错也是因为他们胆大包天的动了顾明琛的女人。

  客厅处,黑压压的一片西装大汉围聚住陆步城一伙人,低靡的气氛在客厅扩散,所有人低着脑袋以最卑微的态度来等待陆成一的惩处。

  “先带回去关起来,所有人都撤离。”陆成一下了这样一道命令。

  很快,客厅里一阵来回踏步声响,黑衣大汉开始听令行事。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客厅清场完毕。

  这下,屋内才算真正安静下来。一里一外两个空间,徒留下两个都不愿意开口说话的人。

  陆成一进到屋内,靴跟踩在地上,发出轻微细弱的声响,他走近江萱萱,一身阴冷气势悄然收起,心怕吓到她,便踢了踢检查的床,后道,“还躺着不动,是不是想回家?”

  “家”这个字让江萱萱倏地睁眼,放大的瞳孔终是透出一丝希望。

  她转身,满是泪痕的小脸上陆成一,润着泪水的瞳眸内惶恐与害怕犹在,所以她小心翼翼地开口,“你…可以让我回家吗?”

  边问,江萱萱边啜泣,肩膀一上一下抽动,分明哭的跟个小泪人一样,却又在忍着泪憋住,敏感的倔强让她的小脸看起来有一股小草般坚韧,不免惹人怜惜。

  陆成一盯梢了她片刻,探索般的目光在江萱萱身上来回游移,那种眼神太刺眼,江萱萱拉了拉衣角,正闪躲的慌措,只听他开口,“身上有伤没有?刚才谁动了你,还记得?”

  突然这样问,江萱萱不明觉厉。眼前的人不是好人,所以她不予回答,只以模糊的摇头来回应。

  不过这样的回复最好,意味着他不用负什么责任。

  “下床,我送你回家。”

  音落的第一刻,江萱萱“嗖”地一下便从检查室的床上爬了下来,利索的动作与反应相较此前差距甚大。

  陆成一不免皱眉质疑,“只有说到回家你才理我是吗?”

  江萱萱着急,她在他面前紧张的直扣手指,心内畏惧着面前的男人却又不得不在这一刻依靠他,“拜托…你。”

  她的声音细如蚊蝇,跟他提出要求时,她心里没有底,态度只能放软,似祈求样。

  这还是头一次江萱萱跟他示弱,陆成一本以为她应该是头倔强傲气的小猫。在比之前见过的几次面里,即便是能看出她在怕他,也从来不会跟他服软。

  而此刻,江萱萱却是在摆着柔软的态度去求他。

  倔强的小猫温顺了,陆成一睨向她的眼神更加狂肆,心生出一丝玩意,“求我,我就送你回顾明琛那里。”

  “求…求你…”咬着嘴唇,江萱萱扣着手指,胆怵不已。

  真的很听话…

  陆成一眉头挑高,嘴角勾出邪佞笑意,“跪下来求,会不会更有诚意?”

  话落,江萱萱下唇瓣咬的更紧,她像是在纠结,小脸皱成一团。

  但很快,她弯曲膝盖,低头作势就是要下跪的模样。

  “喂!”

  陆成一拉住了她,他挑着玩味的眉头已然皱起,痞性神态被凝重认真所替代,在看到她真的选择下跪后,他竟觉得失去了此前的乐趣?

  “你这样做会让顾明琛蒙羞,以后遇上这种情况,最好别妥协。”不知道是站在什么角度用什么样的心情去警告她。

  陆成一说完之后,便转身背向她,“车在外面,跟我出去。”

  江萱萱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屋外,陆成一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进去。江萱萱在门边停滞了许久,绕过他想去后排拉车门。

  陆成一讨厌她的怀疑跟排斥,分明,他已经花了大把时间跟精力在她身上,得到这样的对待,他不爽,“坐后面跟前面有什么区别?我要想整死你,就不会带人来救你。”

  “我…我晕车,坐前面怕吐。”江萱萱撒了个慌。但是她脸不红心不跳,睁圆的大眼睛看起来还有几分诚挚。

  “哐”的一下,副驾驶车门被陆成一摔上,他跨开大步转向往驾驶座行去,很快钻入车内。

  江萱萱似乎能感觉到陆成一在发脾气,但她不管,仍旧打开后驾驶座的位置里坐进。

  窝缩在角落,她一动不动,尽量争取在最同一空间里跟他保持最大距离。

  陆家的人都好可怕。

  江萱萱头一次见识到黑道的可怕,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她是真的吓到了。

  在此之前,她只以为陆家的人只是想要孩子,但是没有证据就不会动手。所以撒谎撒成了习惯的她已经不是很怕面对陆家的人。

  江萱萱以为,只要她一口咬定孩子是她的,只要她态度强硬,陆家的人顶多只能生气,就像之前一样,再气都得忍住。

  但这次的事情给了她一个大警醒,在她平淡生活里敲响警钟,告诉她不能再惹这些人了。

  毕竟她是个女孩子,毕竟她弱小的没有一点能力,她即使不攻击,自保也得做好!

  这样想着的江萱萱,在车厢内异常安静。

  她脑袋埋到最角落,娇小的身子缩成一团,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让她在这辆车里化作空气中的尘埃好了…

  陆成一别看她,别理她,别跟她说话…

  江萱萱心内这般祈祷着。

  哪知道,陆成一的视线时常瞥向倒后镜,她缩的更里,倒后镜被他掰了个方向,直到镜子里出现她的身影,方才罢休。

  “我再问你一次,身上有没有伤?他们动了你哪里?如果有,现在就说出来,要是转脸就去顾明琛那里告状,我不会放过你。”说着,陆成一高扬的凤眼扫过倒后镜里。

  只见她一动不动,许久许久,才传出很低的声音,“我没事…”

  “你最好记得你说的话,现在跟我说没事,等顾明琛出现就告状一通。要是顾明琛因为你的告状而找我麻烦,下次对付你的就是我。”轻飘飘一句话带着未知程度的威胁。

  这并非吓她,陆成一向来说话算话。

  江萱萱现在怕极了被他们报复,她被他的恐吓吓到,想了想,果断坦诚道:“有个男的打了我一耳光。然后,陆步城让人侮辱我。一个房间有好多男人,所有人都看着我。这些事情,我想跟老板说…”

  差不多将她的际遇都告诉了陆成一,江萱萱恐惧与他的威胁,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回答。

  这种程度的虐待在陆成一听来其实还算不了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