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易天行篇(1/2)

加入书签

  中华园,易家大宅。

  不同于某太子田园风的二层小筑,易家大宅富丽堂皇的近乎奢侈,是京城中为数不多能够跟裴家大宅比肩的府邸,门口牌匾上的易府二字,采用了清皇廷时期的皇家规格,单单是站在门口,便能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皇权威势,更别提府邸内的种种繁华了。

  可就是这样一座让人望而生畏,奢华繁盛的府邸,内部却是一片宁静,宁静的近乎死寂。

  此刻,在府邸最深处的一座阁楼的最顶层,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正满面阴郁的在轮椅之上,临窗而坐。

  这名中年人长相文质彬彬,抛去那股令人心惊的阴沉,眉宇间仍旧英俊非凡,要不是腮边的胡须和略显凌乱的短发,仍旧是不折不扣的美大叔一名,只是,这名美大叔的表情着实不讨喜,沉郁的怕人。

  “那个孽子今天还是没有去玉泉山吗?”中年男子阴测测的出言,侧目看向了距离他不远处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

  那名老者微微滞了滞,随后点了点头,“是,今天的会议是……骆雅文代表易家出席的。”

  中年男子闻言,当下面泛怒色,狠狠的拍了拍轮椅的扶手,冷哼道,“哼,那那个孽子呢,在干什么?不会又跟轩辕家的那个小鬼混在一起吧?”

  “回家主,少主跟轩辕家的小公主小少主在射击场。”老者略微躬身道。

  原来,那名坐在轮椅上的中年男子,正是某太子的父亲,易家的前任家主,易山河!

  易山河听了老者的汇报,越发的怒火大炙,阴沉的怒骂道,“混账!又不是自己的孩子,用得着天天捧在手掌心吗,为了一个女人,就去讨好人家的孩子,连江山社稷也不顾了,整天不务正业,也不怕丢了易家的威势,孽子!果然是孽子!”

  某位过气家主不由激动的指了指门口,沉怒道,“把他给我找来,我命令你,马上把那个孽子给我找来!”

  只是,那名老者还没来得及转身应是,房间的门突然应声而来。

  随即,一个携着神恩之光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里,带来了满室华光。

  “父亲,您是想要见我吗?”

  易天行推门而入之后,直接优雅的坐在床榻之上,明明笑的温暖生辉,却带着一股邪肆的味道,喧宾夺主。

  眼见某太子到来,易山河的眸光微微的闪了闪,强压了下了怒火,沉声道,“易天行,今天玉泉山的会议有多重要,你不清楚吗,那么重要的会议,你都要缺席,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面对某位过气家主的质问,易天行笑得越发圣洁无匹。

  “父亲还真是耳聪目明,就算不良于行,变成了废人,也知道今天玉泉山的会议,真是让人敬佩呢。”

  某太子一步步的走到易山河的身边,似笑非笑,“我想做什么……父亲不知道吗?”

  易山河的身形不由的颤了颤,强撑着阴沉道,“你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父亲不是喜欢权势吗,我就让你每天都能站在权利的巅峰,不过,我又怕你操劳,所以,只能让您看的见,摸不到,您看,我是不是很孝顺呢。”易天行倒了一杯热茶,将茶水送到自家父亲的跟前,袅袅茶香笼罩着某太子宛若天使的容颜,隐约间,仿佛幻化出了地狱的邪气。

  “孽子!你这个孽子!”

  惊怒之下,易山河狠狠的怒骂出声,直接打翻了茶杯,胸膛起伏不定。

  不过,这位前任家主毕竟是曾经站在京城顶端呼风唤雨的人物,很快就镇定下来,阴郁的冷哼道,“哼,不管你做什么,终究是我的儿子,是我生命的延续,你站在权利的巅峰,我也一样能享受荣耀,你以为这样就能惩罚我了吗?真是可笑!”

  本以为这话能够打击到某太子,谁知,易天行闻言,竟是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拿了手帕,仔细的擦拭着手上留下的一点茶渍,温暖轻笑道,“是啊,我也觉得这个方法效率有点低,力度有点小,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

  易山河闻言,眸光不由一凝,“什么决定?”

  “我决定……将易家和手上的权势,全部都交给别人,比如骆雅文,这样我也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了,父亲,你觉得如何?”易天行说的相当的轻松,就像是在说给别人一块钱那么简单。

  易山河却是从那双深不见底的暗黑色眸子中看到了不容置疑的坚定。

  这让他顿觉浑身上下的血液倒流,神经宛若受到了重击,双眼骤然通红,厉声大吼道,“孽子,尔敢!”

  易天行再次倒了一杯香茶,慢悠悠的反问,“你觉得我有什么不敢的吗?”

  易山河闻言,不由面色一滞,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神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