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1/2)

加入书签

  菊姐是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健硕的年轻女人,二十八岁她早已经习惯于在任何场合周身赤裸,因此当她袒露着一双流线型般完美、有金属样华丽光泽的乳房,一丝不挂地挺身站立于拍卖台上时,她骄傲的王族气质是与生俱来的

  虽然她被反剪了手臂,玲珑如钟乳石柱的小腿被严酷地夹持于两截平行横置的钢管之间,以交叉焊死的角铁所固定,为了按照拍卖师的命令在台上旋转身体作一展示,菊姐只能呈人字形分展两腿,僵直地负荷这非常规的巨枷从足跟到脚趾艰苦地划出小的圆弧她踉跄着,筋索肌腱在她紧张的皮肤下流淌如水银

  她有着宽的肩、长的颈,菊姐的身体不是细的玉石,而是粗的赤铜,她的条块明晰的肌肉使光线在她身上掩映出销魂的明暗区间,带有山与峡的嶙峋美丽

  收束于她腰间的曲线已是狭窄爽利得令人目眩,却又在臀上放荡地四散开来,慵懒地包裹起圆满成团的,威凛成块的,就像是一座正在熔蚀的沉重的金矿

  和碧翠与小红一样,菊姐正好落入前述法律的适用范围因此我的花满楼在今天政府举行的食用品类的拍卖会上拍下菊姐,成为了她的第三个所有者是完全合法的商业行为可这肯定会给本埠增加一条花边新闻,明天的早报可不会错过和菊姐有关的任何消息

  菊姐的全寿命质量记录展现了她的非凡经历为她提供社会服务所作的第一项登记范围是竞技品类的角斗项,所有者是新时空娱乐有限公司这指的是那种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男人或女人,徒手或持械赤裸相搏的娱乐表演节目,只要可能,胜负总是由一方的死亡来决定的本埠热心的观众们很快就认识到,菊姐可不是那种在正式比赛前光着身子上场表演一圈花拳绣腿的女娃娃

  在新时空的主场,南十字星万人室内竞技馆,每周五的疯花血夜专场中,菊姐总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压轴人物,她是晚宴上带血丝的那块牛排

  在你死我活的角斗生涯中,菊姐的最后记录是以一对二,二是男性是的,在过去的三年中,菊姐的确一直是新时空的票房保证,她在南十字星接受丛林法则竞技企业联合体首席斗士搏狮之猿挑战的那场殊死苦斗,至今仍是爱好者津津乐道的话题

  那一夜的开始并不公平在预定的搏击开场前一个小时,菊姐的药检结果呈现阳性,这意味着她使用了有碍公平竞争的兴奋药物我们知道第二等级的男女角斗士们一切的饮食起居是由公司方面完全负责,他们自己并无任何权利,因此这只能是新时空的药理学家们的调整失误公众都相信竞技品类的服务者们一直都被他们的所有者使用大量药物,只是不要被抓住──但是现在菊姐被抓住了

  显然,如果当晚的表演被取消,犯错的新时空将会被已购入门票的观众们提出大额的索赔诉讼公平竞技委员会经过紧急磋商,提出了衡平原则的概念,即对违规方加以束缚以抵消她使用非法药物所可能获得的好处,并使得竞技能够如期进行

  挑战方丛林法则同意了这个方案,新时空再向所有被当场抓获的大人物一样讲述了一个故事,声称菊姐在无人看管的情形下把手伸出铁笼,拣起过道地上的一个药丸吞了下去,药丸一定是外来的访客出于某种恶劣的目的丢弃在那里的

  因此新时空在事件中虽然失误于管理不严,但却并无使用违禁药物的故意云云

  这样,在第一场两个天竺女孩彼此抓挠得口鼻流血不止;第二场一名折断了几根肋骨的亚利日尼男子将他对手的肚肠完全经由肛门拽出,一圈圈地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之后;第三场的竞技者菊姐进入了绳圈之内,在探照灯灿烂的光柱之下燃烧着肉的火焰,她的一丝不挂的赤裸身体是久已为她的崇拜者所熟悉的,但当它每一次呈现时,你仍然会不由自主地为之血脉贲张

  那一夜人们所陌生的是束缚着菊姐的械具在她瘦削而强悍的脚踝之间连接着银白的纯钢链条,那是长的、粗细适中的、滑润的,随着菊姐母兽般弹性的步子拖带出悦耳的碰撞声,同样的物件泠泠地坠系于她细韧的手腕,她将它们团成了圆圈握持于手中根据公平竞技委员会现场发布的一个公告,认定精确的计算表明,这样的拘束已正好可以抵消掉新时空的选手藉助于药物可能获得的优势地位

  现场的观众获得的印象是,新时空出于洗刷自己的目的,似乎已经决定把菊姐当作牺牲品尽可能迅速地抛弃掉身负锁链的菊姐被命令在搏击台己方一角双膝跪地,等待接受自己的公司主动提出的额外惩戒:五十下鞭笞,邀请挑战方从林法则派员执行丛林法则准会喜欢这个主意

  丛林法则的一位助理教练裸露上身,束一条宽松的练功裤,他用鞭杆戳顶着菊姐微翘的下身,抬起她的脸孔打量了片刻,举起另一只手中的话筒笑道:“我真希望新时空能允许我使用另一条鞭子”

  插科打诨总是受到欢迎的,一万名观众大笑起来

  鞭梢以不可见的迅捷速度掠过空气,溅落在菊姐光裸的胸膛上,只有沉闷的钝响,和她铜色的乳上一瞬间绽放开来的赤红色的裂口,没有女人的呼痛声坚忍的菊姐只是深地向下蜷起身子,但在“抬起来,你这吃药女人”的厉声呵斥下,她便在一个冷颤之中重新挺高了丰满的胸和平顺的腹,以便于对方继续给予清晰准确的打击

  然而行刑者并不轻易满足,他握持住女人的长发骤然发力,使得猝不及防的菊姐倒地前仆,如同一只没有放稳的大米口袋行刑者一脚踏上她的膝弯,进一步有条不紊地摧毁菊姐展露出来的肩背,以及她自腰以下神奇地急剧圆翘起来的双臀

  当这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新时空的人把神智已有些恍惚的女人从地上扶起来,不过他们只是来得及给她喂进了两口白开水而已

  菊姐倚靠在绳圈上,裸着、痛着,手脚羁绊在一大堆冷酷的金属环圈之中,遍体的鞭痕使她显得像是一块布满了青黑花纹的大理石她紧盯着像一头棕熊一样渐渐逼近的、体积是自己两倍的对手,敏捷地侧脸避开了他的左直拳,长头发飘扬起来迷乱了对手的视线

  她已退,再退,双手抖动叮当的链环虚晃着,不知道应该如何地反击她终于忽略了从来不曾存在的问题,她的足踝引领着的一公尺半长的铁镣如同一条垂死的蛇,盘绕在了她身前的地面上菊姐的眼睛扫过地面──而她的对手已经抬脚踏住了它,他挥出短小的刺拳警告着:“不要过来”同时蹲下身去握住了在他的大手中显得细巧的银色链条

  这时候菊姐开始反击她并未挥臂作势,腕子上同样长短的环链却已激越而出,直得像一柄剑,击碎了挑战者的左眼但挑战者的右手已同时向身后甩开,这使得菊姐的脚掌离开了地面,搏狮之猿以他笨重的身躯作出惊人轻捷的一跃,抬腿狠踢已经仰脸朝天的女人的软肋,女人横滚躲闪,但她的雌鹿般秀丽矫健的长腿却高高地滞留在半空──由于挑战者手中勒紧的钢的丝绳

  剩下的事情是这样的简单,以至于搏狮之猿几乎是不慌不忙地、姿态优雅地踢中了菊姐伸张开来的大腿末端,女人绝命的狂叫像春雷一样震撼人心男人紧跟上前两踢、三踢,成效卓著,他再扔开铁链,分握左脚右腕倒提女人于空中,势如破竹地向两边撕扯开去,他怒张为“一”字形的宽肩巨臂呈现出艺术夸张般的肌肉群组结构,恰如展翼的搏兔之鹫

  他和全场观众一起注视着菊姐肥软嫩润的肉唇之户,分裂似蚌,颤动如白桦树根下盲眼的幼畜,这是勇士斩尽荆棘后见到的芬芳的花朵,他浴血的奖赏他露出满意的神情高抬脚跟,以孤独的右眼瞄准,重重蹬踏下去──一万名观众发出的野性的嗥叫,真是难以形容

  时刻警觉着反击,搏狮之猿单腿跪向萎顿于地的菊姐身侧,一瞥见那抽搐散乱的肢体略有挣扎,便毫不迟疑地痛击她的脸、她的乳

  我们的视线跟随猿的手一起滑过女人起伏的裸胸,收拢于她天鹅般娟好的长颈上,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挑战者终结菊姐的神话我们惊讶地注意到将死的菊姐妙曼的胴体似乎正在溶解开去,肌腱的山岭隐没于神秘的雾一样弥漫起来的光辉女人微微露舌,舔血,星状的双眸未睁,也未闭,呻吟如丝般绵延不绝菊姐作为一个受伤的妇女,正在暴露出她娇弱依人的一面

  搏狮之猿像观众一样注意到了菊姐的变化,因为他松开了卡紧在菊姐颈子上的巨掌,当他重新站立起来的时候,全场都看到了他在生死之战中一直紧缩于浓厚毛丛中的男根,这时是与旗帜一样地高耸向上

  面对菊姐这样的对手必须是双倍的谨慎,他已作出进一步攻击的正确决定

  他招式齐全,如封如闭,马步进退,闪电般地以紧绷的脚背再次突袭向女人的左肋,这使他的已经瘫软的对手绕身体纵向为轴翻出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圆周,朝向他暴露出另半边的侧翼

  面目冷峻的挑战者吐气开声,在数秒钟内便已连续发出五至六下狠踢,每一次都使女人不仅充份地翻滚,并且哀婉地叹息,挑战者优异的搏击素质给全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搏狮之猿用他熊掌般厚重的赤足抹干净台上倾洒了一路的血迹,那是由于一路翻滚的女人下阴中红色的涌流所形成的男人也随之步步逼近于菊姐的臀后,他俯身揽起了女人的腰,菊姐一向以来韧如橡胶的腰肢如同折断于风中的柳条,她的整个上体以不可想像的巨大角度垂向地面,悬空中翻飞着断线风筝般的软乳与丝帘状的乱发

  “吃药的女人,记住你的最后一次娱乐”挑战者浑厚的嗓音在大厅中回荡开去,在全场观众的惊叹声里,他丝毫也不费力地把这趐软的、泄血的女性躯体向下套入他的器官,我们已经见到了那是罕有的粗大与强壮,并且已经是准备充份的确,在男女混合的搏击竞技中,先奸后杀的结局从来是我们邪恶的潜意识所期盼的

  最高法院对僧侣道德基金诉餐饮同业公会的判例确立了“置身于所有者控制之下,第二等级的行为可以不受社会秩序法约束”这一原则最高法院的判词指出:

  “众所周知的是:第二等级并不是社会的一部份,并不享有一般社会公民的所有权利与义务因此,第二等级成员在其所有者的要求或放任下于公众场合裸露身体的任何部位或全体;进行性交过程的一部或全部;接受其所有者施与的可能具有不雅意味的针对生殖器官的肉体非肉体处罚都并不违反社会秩序法关于社会公民应该在公共场合保持合理而体面行为的条款归根到底,”判词略带幽默感地写道:“毕竟从没有人因为他的宠物狗在马路上交媾而违法”

  为了满足我们的消费者们,使用第二等级男女提供服务和娱乐的从业人士,一直是尽力地探索着这一判例的极限所在

  “你这吃药的女人吃药的女人”搏狮之猿有节奏地吼叫着,伴随着他不受社会秩序法所约束的热血沸腾的狂欢,仅凭粗大的指节钢钳般夹紧菊姐遭受重创的腰腹,天生膂力使他凌空提起他的战利品于自己胯间而后者在髋部与他血肉看特色小说就来相连,像一具断了线的偶人那样柔弱顺从,凄楚妖媚地沿着他的身体上下扭摆与滑行

  女人的上体被甩出一轮又一轮大的弧线,前一秒钟她的散发还纠缠着自己痉挛的脚趾,下一刻她便仿佛是渴望似的飞扑而上,乳房肉感地撞扁到男人山崖一样的胸膛菊姐柔若无骨的身子从胸到肩地斜搭在男人之上,应和着他狂暴的冲击荡漾如透明的凝胶,菊姐的脸上显露出悲凉而满足的欢颜,如同是离家出走的女孩返回到了母亲怀中

  正是在这一瞬间,菊姐猛烈地交错双手使腕上的银链收紧,在此之前没有人注意到那是已经环绕在搏狮之猿的颈上的她知道自己并不需要久候他的窒息,因为那力量是确定地为了折断他的颈锥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菊姐的裸照,正面的、背面的、三点的和四点的,都已在过去的两年中充斥于各类刊物,甚至还包括了银行家月刊,但是菊姐的最新的胜利,仍然使得发行量巨大的男性刊物街角决定以菊姐生殖器官的特写照片作为它的下一期封面,标题是:“菊姐的第七种武器”

  经此一战,菊姐手足间维系的钢链成为了她的标志性饰物当她有时在公司的安排下屈尊地上场,对敌两到三个扶桑的女武者,一定还要把她的两臂反剪到身后铐住,若非如此,根本就不会有人愿意去试着赌一下结果

  现在新时空为菊姐特别制备的脚镣沉重、灵活,而且是双倍地长,长到足够菊姐能带起它准确地侧踹至对方的胸乳观众们,不论他们是为哪一边下的注,很快就会在菊姐那坚韧如刀的脚缘下听到胸骨的断裂声,这使得他们如痴如狂

  坊间的传说是:菊姐曾经是海以东萨摩福共和国特战部队的女军官谣言的传播者甚至还津津乐道地指出了在海峡战争中,哪一座沿海城市的哪一次爆炸正是菊姐指挥的典范之作

  但是萨摩福现在已经是一个被征服国了,全体国民组成的第二等级正在青藏省边缘的保留地里种场和放牧,那是准许他们为了延续族群所能做的仅有的两件事不再有电子,不再有统一速食面,不再有任何意义上的工业,只有小麦和牛羊

  至于像菊姐这样被选中了服务于主流社会的女性或男性,他们全部的公开记录是从全寿命质量记录的第一张表格开始的在此之前他们并不存在,他们不被准许拥有过去

  在听到有人提出要为菊姐变注册的消息时,她的倾慕者们真的是十分愤怒了,可以肯定新时空也不会欢迎这样的事但是申请人是防卫宫长官长苏将军的二公子,并且他大度地提出了新时空难以拒绝的开价

  苏公子申请将菊姐转为社会服务类c项,这指的是被注册人居住在所有者家中,为所有者提供一切“合理的与力所能及的”服务

  年轻英俊的苏公子接着就在本市开创了一种别致的、玩世不恭的时髦风尚

  他循例频繁地光顾各类高雅场所,但是随身带领着他的高大秀美的、赤身裸体的新宠物,并让她的手足一如既往地箍套在累赘的铁链钢环之中

  当苏公子落座于一向要求西装革履的绿洲俱乐部,优游地摸上两圈桥牌时,他会指示赤身带镣的菊姐端正地跪于他身侧,手中托起承放香槟和雪茄的雕花银盘那时在菊姐一览无遗的身体上随处可见的青肿和瘀血似乎证实了一个传言:

  传言说苏公子在家中举办的小圈子的聚会上经常进行一种叫做“战胜菊姐”

  的游戏,简单地说就是把反绑的菊姐悬吊在他健身房的沙袋旁边,参与者轮流痛击那具没有丝毫自卫能力的女性裸体

  成功人士确实经常带着他们精心选择的第二等级姑娘参加一些非正式的活动和聚会,以把她们打扮得奇形怪状取乐例如我本人喜欢带的就是两个扶桑族女孩,穿和服,赤足蹬木屐,仅此而已

  因此当苏公子开着他加长的旗帜牌轿车以十五公里的时速行驶在城中心的大泽路上,而以狗链牵引着菊姐的脖颈,迫使她一丝不挂地拖带着镣铐紧随其后赤足狂奔时,我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这助长了正在侵蚀我们社会的荒淫的气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