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只觉得这名字满熟,道:“苏武是谁?”

  刘老六叹了口气道:“你们上小学地时候歌里没唱吗——苏武,留胡节不

  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

  我急忙站起身,肃然起敬道:“这就是那位大汉使节苏武?”

  刘老六道:“就是他了,苏老爷子在匈奴地留了十九年,历经三代汉王,最后赐爵关内侯。”

  我哑然道:“当了侯爷怎么还是这德……呃模样?”

  刘老六感慨道:“苏老爷子回到汉朝以后不敢丝毫忘记自己受过的屈辱,放着豪宅美食不去享受,依然是从前地装扮,一来是鞭策自己,二来也是警示后人,他一直想再以大汉使节地身份出使匈奴,不过没有实现。他手里拿的就是当年那根旌节。”

  我不由得即感又佩,伸手在苏武拿着地那根棍子上摸了两下,苏武往后一撤身,沉声道:“你干什么?”

  我委屈地说:“看看也不行?”

  苏武厉声道:“除非我死!”

  刘老六道:“那是苏侯爷的命根子,除了汉朝皇帝,别人碰也别想碰一下。”

  我心想命根子长到怀里这到有趣,不过我可没敢说,三言两语之间我已经奉苏侯爷为我地新偶像,再说他那根棍子看上去很结实的样子。凿在头上恐怕我就是第二个冉冬夜了。

  我把刘老六拉在一边悄声说:“怎么没来由地把苏侯爷请来了?我这些客户的先后次序是怎么排的?”

  刘老六道:“本来秦桧之后是几个武将来着,但是你这出了事以后我们再往下排人就有了顾虑,那些武将仇人多,恐怕让你的对头有机可趁,所以我们现在安排人都是以文人和不关紧要的人为主,苏侯爷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就不信你的对头能再变出一个匈奴国来。”

  我看了看苏武跟刘老六说:“我能领他先洗个澡吗?苏侯爷太味了!”

  “那随你的便吧。记住顺着他的意就行了,苏侯爷受了这么多年地罪,什么都看开了,现在他就是放不下那份执念,总还想着报效国家呢。”

  我说:“行了。那你走吧。”剩下的事我就轻车熟路了。

  刘老六临走的时候搂着我的肩膀很动情地说:“小强啊,我对你够意思吧?”

  我把他推在一臂之外:“停,停。有事直说!”

  “……你看,你跟酒厂把那合同签了以后每个月少说又有几百万的收成了吧?”

  我把包拎在手里:“你要多少?”简言之。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等待它的有猎枪——他要敢要500上我就拍他!

  刘老六好象已经算到了我的底限。小心翼翼地冲我张了五根手指,我捏出5票子给他:“够了吧?”

  刘老六嘿嘿道:“果然是有钱人了。其实我只是想要50,对了,你那辆摩托也没用了吧?”

  我在兜里掏了半天才找见从村长那讨来地摩托钥匙扔给他:“在当铺胡同口停着呢,自己开去。”

  刘老六又把钥匙丢还给我,笑嘻嘻地说:“不用了,我已经拿铁丝捅开了,就是跟你打声招呼。”

  我终于忍不住了,抓起个啤酒瓶子就丢了过去,刘老六早已经飞一般跨在摩托上,两根电线一搭,一阵黑烟翻滚消失在我眼前。

  送走刘老六,我翻回身跟苏武说:“苏侯爷,咱洗澡去?”

  苏武茫然道:“什么是洗澡?”

  我恶寒了一个,想到这位在冰天雪地里放了19年的羊,水都没怎么见过,也就释然了:“就是沐浴。”

  我原以为他会拒绝,想不到苏武很痛快地说:“可以。”

  我把他带到车上,发现苏侯爷对外界的一切都无动于衷,只是眼神坚定地搂着他的棍子,19年的苦寒生活已经让他忘了一切人起码地沟通也不会了,他现在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想了一下,很快否定了带他去洗桑拿的想法,他这个形象绝对得引起轰动,我不想惹不必要地麻烦,更不想我们的苏侯爷遭人白眼,老苏为了保住民族气节付出了巨大地牺牲,我们不能让我们的英雄流血再流泪,一想到他受到地苦难,我立刻有了计较:带他去我地别墅!我要让侯爷好好过几天舒坦日子,现在那里只住着一个秦桧,太便宜这老奸臣了。

  我打开车窗,加大马力开,让风猛烈地吹进来——侯爷身上的味实在太恶了!

  我们到了地方,我顺利拿钥匙捅开房门,家里除了一股方便面味居然收拾得很整洁,秦桧穿着一身柔软地睡衣瘫在沙发里惬意地换着电视频道,见我进来懒洋洋地冲我一挥手算打过了招呼,苏武一进门秦桧就吓得跳了起来:“你领回来个什么东西这是?”

  看来自古忠奸不对路,哪怕是朝代不同,两人这一对眼不用说话报名都自带了三分敌意,苏武扫了秦桧一眼,冷冷地哼了一声。

  秦桧顾不得说话。光着脚跑到苏武面前,用面纸垫在手上扯苏武的棉祅,一边叫道:“换鞋换鞋!”

  苏武二话不说,用手里的棒子狠狠给秦桧来了一下,秦桧抱着头惨叫道:“你怎么打人呢?”

  我看得乐不可支,此人此景,真是对历史最大的抚慰,这就叫邪不胜正啊。

  等我一报苏武的名字,秦桧果然立刻蔫了。不管别人说秦桧,他总归自诩是文人,只要是文人,那就不敢对苏武不敬,是臣子就当以苏武为楷模,当然后面这一条秦桧可以完全无视。

  我把苏武带到卫生间,给他放好一池温水。把一套崭新的衣服摆在旁边,恭敬地说:“侯爷,您请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喊我。”

  苏武点点头,先把棉衣棉裤脱下来交到我手上。我小心地提着这两件宝贝替他掩上门,苏武地外衣穿得很有特色,只要不在人身上。你绝看不出来那是两件衣服,油光锃亮。而且里外已经没一根毛了,据说苏侯爷断粮的时候指着它们过了好几个冬天。毛应该都在苏侯爷肚子里了。

  这样的宝贝我可不敢给扔了。只好就先放在洗手间门口,然后我就发现这两件衣服居然不倒。就那样自己站着,像是一副中世纪的骑士盔甲,忠心耿耿地守卫在主人的门前——这衣服都穿挺了!

  趁苏武洗澡的工夫,我四下查看了一下,发现秦桧的卧室更是收拾得一尘不染,有不少我买来撑门面的外文书都被他搬到这家的书柜里了,桌上还摆着一本摊开地英文小说,我惊问秦桧:“你能看懂吗?”

  秦桧道:“翻着词典能看懂《茶花女》了。”他见我满脸惊讶,得意地用鼻子哼哼着说,“你以为奸臣就那么好当啊?”

  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只要是我翻过碰过的地方秦桧都会用纸小心地擦着,连一个指纹都不放过,真没想到满肚子阴谋坏水的秦桧居然有洁癣!他跟苏武到真是一对绝配。

  我们下了楼,我问秦桧:“方便面还够吃吗?”

  说到这个,秦桧苦着脸道:“你多少给我留点钱,电视上都说了,老吃方便面没营养,我现在闻那味就要吐了。”

  我笑眯眯地说:“行,一会我给苏武留。”

  “你给我不是一样吗?”

  我瞪他一眼道:“老子怕你贪污!”

  秦桧仰天打个哈哈:“你也太小瞧我了,少于10万两我一下,再说你留钱不就是我一个人花吗,哪有自己贪污自己的?”

  ……这时,我就见苏武他已经下楼来了。

  脸上的油泥纹丝没动,最为别扭的是:他又穿着他那身破皮祅下来了,苏侯爷从进去到出来加穿衣服一共没用5钟,大概是到池子里浸了一下就跑出来了。

  苏武到了客厅,也不跟我们说话,席地一坐。秦桧已经跳了起来,捂着鼻子喊:“不是给你放新衣服了吗?”

  苏武白了他一眼,沉声道:“我这辈子就穿这身。”

  这会我也有点沉不住气了,这毕竟是我新房,侯爷穿着这身不用多,住够一个星期我这化学物质成分就得超标。

  我跟他说:“要不这样吧,我给您买身新棉衣(苏武身上穿地东西已经很难分辨当初到底是棉衣还是皮衣了),您把这套换下来怎么样?万一您以后代表咱们国家出使到非洲某部落,一旦断粮指着衣服里的棉花还能过个三年两年的。”

  苏武摇摇头:“不换。”

  秦桧小声跟我说:“看见没,忠臣不招人待见吧?”

  我是彻底没办法了,我深知苏武那是软硬不吃的忠贞之士,最后我只得跟他说:“不换就不换吧,您就跟这住着,吃喝不用管,有什么不懂的就问9527(秦桧地编号)。”

  秦桧见我要走,使劲拉着我说:“给钱,你总不能让我们俩大活人就靠一箱子方便面活着吧?”

  我想想也是,就掏出一沓钱来,秦桧顿时两眼放光伸手来接,我拨拉开他走到苏武跟前,给他塞在破祅里头,指着秦桧跟他说:“把您侍侯舒服了您就看情况给他点小费,可不能一次都给他。”

  苏武点头道:“我理会得。”

  秦桧离得老远蹲在苏武对面,伸出双手叫道:“你们忠臣不是都视金钱为粪土吗?你把它们都给我吧!”

  苏武根本不理秦桧,嘿嘿冷笑数声,看来老爷子只是有点懒得和人打交道,他可不傻。

  这俩人太有意思了,一个极忠,一个极奸;一个极脏,一个极爱干净;一个疏离淡漠,一个却极狡猾世故,正所谓是一物降一物。

  我一直到走还乐呢,钱放到苏武那里对秦桧而言简直比放在保险柜里还安全,我就不相信他有勇气伸手到那件破祅里偷去。而且他穷毛病那么多,肯定不会坐视苏武随地大小便。

  有了秦桧,顶如给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