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老警察四十来岁,不过看样子也不是一线的干警,应该还算是个小领导,脸上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还没完全藏起来呢。这一对应该是师徒组合,一些新警察刚入行,是要找一个老警察带着,帮助他更快的适应工作中遇到的种种情况。

  老警察拉住自己的小徒弟,朝谢斌笑道:“谢先生别介意,我们这次来这里是有一些工作需要谢先生配合的。”

  谢斌不置可否的抿了一口茶水,也没说同意,也没有拒绝。

  看到这情况,老警察继续笑道:“谢先生,前天傍晚六点三十分你在什么地方?”

  “一定要回答吗?你确定你这只是要我配合而不是在审讯或者做笔录等等?”谢斌没有回答,反而反问道。

  老警察斟酌一下自己的语气,谨慎的说道:“我们只是在收集一些相关情报,还请谢先生配合我们,晚一会儿,薛小姐的危险就可能增加一份。”

  谢斌刚想说薛小姐关我什么事,可是却猛然惊醒,瞪着眼睛问道:“薛雨莹出事了?”

  老警察摇摇头,“这些情况我不可能跟你说,你只需要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就可以了。”

  面对可能出事的薛雨莹,谢斌也不敢大意,将自己跟薛雨莹在前晚的约会说了出来,但是并没有透露具体情节,只是说两个人喝了一杯咖啡,然后就分开了。

  等两个警察离开,谢斌立刻打电话给刘涛,可是意外的是刘涛的电话竟然关机,薛雨莹的同样如此。想了半天,谢斌又给余菲打了个电话。李婧婧不在国内,跟薛雨莹关系最好的也就是余菲张露两人了。

  “哥,什么事?”余菲轻轻的问道,她的性子在这一段时间内沉稳了很多,虽然情绪恢复过来了,但是性格却难以再次改变,虽然该笑的时候还笑,该闹的时候也能闹,但是平时说话做事却像个大人,不再是以前那种小孩子脾气,这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

  谢斌此时顾不上研究余菲的性格,压平自己的语气问道:“薛雨莹出事了,你知道吗?”

  余菲一愣,咯咯笑了起来,“原来哥你还是挺担心雨莹姐的,咯咯咯。”

  谢斌无奈的笑笑,其实他的朋友大都知道谢斌跟薛雨莹之间曾经有过一段关系,但是具体情况却没人了解。以前的余菲没少打听这样的事情,此时总算抓住了谢斌的把柄,竟然笑着调戏谢斌。

  等余菲笑够了,谢斌才无奈的追问道:“今天两个警察到我这里打探情况了,说是薛雨莹出事了,余菲,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情况?”

  余菲咳嗽一声笑道:“放心吧,她好好的,只是你确定你不会伤心吗?”

  “我伤心什么?”谢斌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余菲悄悄说道:“雨莹跟刘涛两个人领了结婚证然后私奔了。”

  谢斌一时间被这个消息给震惊的无以复加,薛雨莹竟然跟刘涛两人结婚了?还领证后立刻私奔?这……薛雨莹有这么大的勇气?不过想起前天傍晚时分薛雨莹略显怪异的态度,谢斌的心里果然有些难受,这就是伤心的感觉吗?

  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子跟别人结婚了,还领证私奔,这感觉真坏。只是薛雨莹跟刘涛的感情真的到了那种程度吗?谢斌心里有些疑惑,前天上午见到两个人的时候,虽然看着像是一对情侣,但是关系并不算亲密,只能说是薛雨莹并不讨厌刘涛罢了。

  可这刚刚过去一天而已,两个人竟然已经领证了,还私奔了。要是知道她会跟人私奔,一年以前的谢斌怎么会轻言放弃。

  难道是因为薛大局长真的不同意薛雨莹跟刘涛的关系,才导致这两位一怒之下,领证私奔?想想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如此一来,两个人的生活估计要非常艰难了。

  第八十章 追问

  薛雨莹从小娇生惯养,虽然没有大小姐的脾气,但是这生活方式跟生活习惯却是标准的富家女公子。现在跟着刘涛私奔,两个人的经济来源怎么办?薛雨莹就是有些存款又能支持多久?更何况薛雨莹的银行卡什么的还不知道敢不敢用呢。

  看薛大局长这架势,估计要把刘涛当做绑架犯来处理了,两个人除非是隐姓埋名的生活,彻底斩断跟过去的联系,不然的话迟早有一天会被薛大局长给找回去。

  不过前天看两个人的神态,貌似没人任何征兆,怎么可能突然就私奔了呢?还把结婚证给领了?谢斌确实是想不明白这点。不过再结合薛雨莹把橄榄核雕还给谢斌的情况来看,在前天傍晚的时候,薛雨莹已经做好的准备,然后昨天跟刘涛两人迅速领证,接着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只是这样看来,两个人对私奔以后怎么生活完全没有准备,只是临时起意而已,很可能是薛大局长把薛雨莹给逼急了,然后薛雨莹一气之下就拉着刘涛先把证给领了回去。

  想明白这点,谢斌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薛雨莹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就行,再说刘涛那小子人也灵活,为人处事也不错,在外面也不至于吃亏。他们能够平安幸福就好,谢斌苦笑着这么想到,只是这感觉真的好怪异。

  “那你知道她们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吗?”谢斌听到余菲给出的答案之后,松了一口气立刻问道。这么多的想法,其实也就是一瞬间而已。

  余菲笑道:“没有,她也没告诉我,只是说还在国内而已,让我不用担心,怎么?没跟你说吗?”

  谢斌叹口气,看样子前天上薛雨莹约谢斌出去,除了想归还那件橄榄核雕之外,也是想着跟谢斌说声再见的,只是薛雨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说出来。

  不过既然知道薛雨莹没事,谢斌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笑着反问道:“人家薛雨莹都能跟刘涛私奔,你跟江光浩什么时候领证啊?你俩之间可没有父母反对的。”

  余菲沉默一下问道:“哥,你真觉得江光浩会是一个好男人吗?”

  谢斌一愣,“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他背着你做了其他事情?”

  “不是。”余菲娇嗔道:“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关我什么事,我是说他的性格,感觉他有的时候像个小孩子,我能放心的跟着他吗?”

  谢斌心思别说人家江光浩,你自己不也跟个小姑娘似的?不过这两个人最近都成熟了很多。余菲是因为她父亲办的那恶心事情,让余菲有所成熟,心智明显增长了很多,就从她能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就知道。

  以前的余菲似乎很少考虑什么问题,喜怒哀乐完全由着本心,喜欢就是喜欢,完全表现在脸上,讨厌的时候连理都不愿意理你。可现在却知道思考自己跟江光浩是否到底合适。

  而江光浩呢?其实成长的速度更快,毕竟是混体制的人,环境的影响力非常大,江光浩人又不傻,再加上还有一个父亲言传身教,江光浩想不成熟都难,除了死追余菲这一点,依旧显得有些孩子气。

  相信要是换成江光浩的父亲,在年轻时候估计才拉不下这个脸来这样追求女孩子。

  只是谢斌面对余菲的这个问题,哪里敢给一个明确的答案,只能含糊道:“现在的江光浩感觉成熟了很多啊,再说了,只要你自己喜欢,管他是不是小孩子呢?”

  余菲嘟囔一句:“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说完笑道:“婧婧呢?现在怎么样?我可告诉你,你可不能做对不起婧婧的事情,不然我不认你这个哥了。”

  谢斌大汗,心思早就出轨了,不过也得到了婧婧的原谅。但这事不可能公之于众,谢斌嘿嘿笑道:“放心吧,绝对不会的。”嘴上说着,心里同时暗暗对自己道,以后绝对不可以再做对不起李婧婧的事情。

  余菲哼道:“这还差不多,不过你说江光浩当官以后会不会变得跟其他人一样,天天夜不归宿包二奶养情人贪赃受贿……”

  谢斌汗然,心思我又不会看相算命,怎么知道以后的事情。不过看余菲能想到这些,说明对江光浩也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心里多了些顾虑。

  确实,对余菲这样的姑娘来说,其他的都无所谓,但是必须要对她好才行。话说余菲的身价现在不比谢斌差呢,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价值二十多个亿,足够余菲挥霍一辈子了。

  前些日子,余菲还找到谢斌,要把那些股份还给谢斌,说那是她奶奶留给谢斌的。

  谢斌当然不会接受了,自己送了出去的东西,再拿回来?他貌似没这个习惯,除了在薛雨莹身上破过一次例。谢斌可不想再来一次例外了。再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