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艳校园_分节阅读_11(1/2)

加入书签

  天具有的体质只和一种元素契合度很高,而具有和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元素契合的人很少。

  事实上,具有和元素契合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很多的,之所以没有能发出特意功能是和精神关系很大的,许多人就是因为精神力不高才没有能具有特意功能,而和元素契合度很低却具有很高精神力的人,也是不能发出特意功能的。

  一般这种人出现的几率是不高的,这种人一般都是比较聪明的,因为精神力的高低是和大脑的开发成正比的,像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就是这类人。

  第九十章魔法惊变

  就是因为那些种种原因,这个世界上出现特意功能的人才会这么少,只有种种因素集合在一起才能导致特意功能者的出现,而出现的特意功能者,一般情况是不会刻意去暴露自己拥有的能力的,那会带来很多麻烦,甚至会成为被实验的白老鼠。

  而特意功能者被解剖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我利用黑客技术进入m国的中情局,就发现了多类特意功能者被国家捉拿后,被解剖研究的事。而其他的一些特意功能者被发现后则被牢牢地套在国家手里,专门过国家服务,经过训练后从事各种高难度的行动,比如盗窃他国机密什么的。

  小纤就是属于后面的那种,不过还有人权,在宣扬人权的m国,那些特意功能者的生活却是很悲惨的,对于他们根本不要说讲什么人权了。

  既然不想被朦胧在我无备的情况下施展特意功能,那就逼着他在我有准备的情况下施展了,而一直将朦胧往险处逼,就不下重手,目的就在此。不是有句话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吗?我现在就贯彻这个观点。

  潇洒自如地挥动着手中的鞭子,感受着鞭子在我的手中按我的意志发出各种各样的变化,听着空气中的“啪!”“啪!”“啪!”声,就是爽啊!自从得到异能后,虽然有着很高的实力,却像个有着若干钱,却不知道怎样去挥霍的人一样。

  我要学的就是如怎样去花钱一样,学会使用自己的实力。经过我自己的揣摩,和好几次的和对手交锋,我终于摸索到其中的一些诀窍,难得的是这次能够在和朦胧的对决中处于优势,我怎么能不幸喜呢?虽然我要学的还很多,不过这一次让我感觉到我所学的有用,自己的付出并没有白费,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果然如我所料,在看到在我的攻击下不但不能取得优势,而且随时都有输掉的可能,朦胧终于忍不住拿出他的实力来了,我估计他和我一样,不希望将自己会特意功能的事暴露出去,不然的话他应该早就使出来了。

  虽然我有算准备,但是在朦胧施展后还是让我差点措手不及,当我的长鞭以一个优美的圆弧圈向朦胧脖子,快要得手的时候,朦胧大概认识到会躲不过这一招,因为他发现鞭子时,鞭子已经接近他的脖子了,如果他不能做出有利的反击的话,他的脖子将被长鞭圈住,可是他的落霞剑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如果他的脖子被圈住,不说鞭子上面带有的内力,光长鞭的鞭梢圈住他的脖子,鞭子本身的力道就不是他能够轻易承受的,带上内力后他更是无法承受,除非他能够运功护住脖子,并且要功力比我深厚。即使这样他也将受到一定的伤害。

  能够承受我的一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功力比他表现出来的要深厚很多。即使他能够承受住这一击,他也应该没有时间和机会摆脱我下一招的攻击。朦胧就这样被我逼到了绝境上,他那散乱的剑法根本不能对我造成丁点威胁。

  随着“嗬!”的一声,我感觉到朦胧的精神力瞬间达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伴随着精神力的迅速提升,朦胧周围的光元素急剧的聚集着,如果不是我的精神力高度发达的话,我不可能对他的变化体会得这么详细,恐怕我还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已经受伤了。

  因为随着朦胧的“嗬!”声所产生的变化,他的魔法已经发出来了,速度真的很快,我估计朦胧至少具有了高级魔法师的实力。至所以说他使用的是魔法,还有他具有高级魔法师的实力,是因为我发现朦胧使用的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什么特意功能。

  而是地地道道的魔法,真想不到在地球上也能看到魔法的存在,看来西方传说中的魔法可能真的存在了。朦胧的身份也更让我感觉到朦胧了,不过有一点还是让我觉得很高兴的,就是朦胧会魔法,如果整个世界就我一个人会,会让我很压抑的,因为再好的东西缺少人了解与分享,又有什么意义呢?

  上次因为朦胧出现得比较突然,一方面我没有用心注意,另一方面是特意功能和魔法的区别实在很小,更可以说特意功能是魔法的一种,不用心观察是很难发现其中的区别的。因此才会没有发现朦胧会魔法的秘密。就在朦胧叫出“嗬!”时,从他的整个身体发出了一幕金黄色的光芒,光芒比那天夜里要刺眼得多,金黄色的光芒以一个保护罩的式样向四周扩散。

  在鞭梢刚要圈住朦胧脖子时,被金黄色的光芒罩弹了出去,那光芒罩蕴涵的能量很高,鞭子被弹出去时差点让我失手,当然我被朦胧的变化一惊也是其中的缘故之一,不过这并不能说明那能量小。光芒将鞭子击出去后,威势不减,继续以高速向我砸过来。

  当金黄色光芒出现在朦胧身体周围时,我又感觉到了那天夜里的感觉,在金黄色光芒下,他呈现出一副令人想要膜拜的圣洁气质,整个人也不复先前的狼狈与浮躁,恢复到了那天的从容大度,光系魔法就是不一样。

  不仅具有很强的攻击性,最主要的净化一切邪气、污秽等阴暗方面的东西,而且能改变人的气质,可以说是纯洁的代言人。不过这只是其属性而已,和一个人的纯洁与否没有关系,因为连像我这样的人都可以自如地施展关系魔法,嘿嘿!

  不过光系魔法会潜移默化一个人,让一个人的气质更纯洁,还能净化人的心灵,抚平一个人的心灵伤痕,使人心平气和。而异界的所谓的神庙就是利用光元素的这种特性,在人类中树立了其悲怜天下的形象,保持其超然的地位。

  我才不会傻得去相信什么神保佑,指望那些神族去保佑还不如靠自己来得更实在,还真以为那些神族有多么高尚?整天吃饱了没有事做,专门管人间不平事?他们忙着修炼和享受还来不及呢,哪来的闲工夫?至于什么神族的代言人,只不过是神族为了方便管理人间,树立在人间的地位,当人间出现大的灾难而威胁到三界平衡时,才找的傀儡而已。

  这个艰巨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到了神庙的头上,一群被利用的傻蛋罢了。神族不是想象中光明、慈爱和完美的代表,魔族也不是想当然的黑暗、阴险和残忍的代表,一切为利而已,和人间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区别的只是利的认识上的差别。

  镜头转到我和朦胧的对决上,我当然不会傻嘻嘻地让朦胧的光系魔法击中我,被它击中可不是好受的,虽然我对自己施放了神魔旋转守护魔法结界,但是我不知道光元素攻击是不是像其它元素一样,会被结界吸收来增加结界的威力和我的实力。

  因为光元素是具有很强的包容性的,我担心我的结界会被朦胧的能量同化,那样我将可能失去对结界的控制力,那可是很危险的事。即使要试看看到底结果如何也得等我做好准备时再试。既然朦胧使用魔法了,我也不怕我会魔法的事给暴光。

  我只不过一个瞬间移动就离开了光系元素能量的攻击范围,金黄色的光芒在失去攻击对象后,逐渐消失在远处,击到地面上的顿时尘土飞扬,击到树木上的树木如飞絮般在空中飞舞,因为树木已经在被击中时化为灰砾。

  当我刚出现在朦胧的身后空中时,朦胧一发现我的出现,手中聚集好的光系元素在他的操纵下连珠炮般击向空中的我,他好象一点都不惊讶于我会空间魔法,难道他曾经见过被人施展空间魔法?还是他比较了解光系魔法?

  如果他对空间魔法一点也不了解的话,能够保持如此的镇定与从容,他的心理素质真的是够好的了。面对连珠炮似的光弹,我靠躲闪是很难全部躲避掉的,因为朦胧发出的光弹有二十多个,以独特的的角度和先后速度封锁了我周围的空间。

  靠空间魔法也不行,因为空间魔法对精神力的要求是很高的,虽然我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不过空间魔法是很消耗精神力的。虽然我的精神力很高,很多,施展几次瞬间移动消耗的精神力相对而言也不算多,但是施展得多了总会有影响。

  下面我还要和朦胧决斗,也许就会这小小的因素而导致失败,虽然失败对我的影响不大,但是真正绝对时,谁真的能够说放就放得下,既然决斗了当然要想取胜。施展瞬间移动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在出现时,也是自己保护最差、反映最慢的时候。

  刚刚从空间中出来,身上的防护结界功能很低,因为通过瞬间移动在空间中转移时,要消耗掉结界的大部分能量,大概有四分之三被消耗掉。所以一般在决斗时是不施展瞬间移动的,除非情况非常危急,没有别的办法可以使用才会在决斗中施展。正常只有在逃跑时才被大量使用。

  刚出来反映速度慢就意味着等着挨打,在高手对决中,就因为这稍微的反映速度差异,基本上将会使自己陷入失败的命运中。我因为精神力强得变态,在刚从空间中转移出来的时候,反映速度变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防护结界就不行了,我可不敢以那么薄弱的防护结界去试看看朦胧的光弹攻击力和光元素对我的结界的影响。我要两三秒才能使结界恢复到能量最充沛的阶段。

  我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善于利用手中的物品可是我的强项,朦胧的软剑不能用了不代表我的长鞭不能用吧?长鞭一挥,“啪!”的一声中,n个黑得发亮、闪出诡异光泽的黑球迎向发出金黄色光芒的光弹,光系魔法就得用暗系魔法去应对。

  光明和黑暗接触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呢?期待啊!我高度放大的精神力观察着,两批不同属性的球状体缓慢地接触着,逐渐地消融不见,还有一些消融不太完全的球状体因冲突而发生爆炸,即使是一些其爆炸的威力还是那么的难以抗拒。

  以球状体为中心向周围扩散,接触的中心发出各种色彩的光芒,还伴随着闪电,极光和雷声。其扩散的速度快得惊人,在我的精神力作用下都能明显地感觉到其速度,我连忙招呼朦胧一声就逃,开玩笑,要是不逃的才是傻子。

  不过,朦胧好象比我还要了解其效果一样,当我招呼他时,我发现他正以惊人的速度向空中射去。我连忙意念移动,让他上方的结界开了个口子,不然他想轻易地离开结界?好象时间不够了。当他离开后我又让结界恢复了正常。

  如此还不够,我又在结界外加了三层神魔旋转守护结界。我是在边做这些边逃的,我自己布的结界对我是没有任何阻碍作用的,当我做完这些时已经逃到了五千米的高空中了,早把朦胧甩在了身后。对于逃跑的速度,我认第二的话我相信不会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我的观点,和传统的英雄主义观点是相背离的,我可不会主张什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做事之前得先衡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什么令死要要做到底的精神我是不屑一顾的,虽然我也很敬服那些人,但是我是不会效仿的。

  我更信服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所以,对于能够帮助逃跑的技能我可是着实花了一定的工夫。就像刚刚我逃跑时使用的魔法,是风系高级魔法风暴,本来是用来攻击的,却被我做了创新的使用。

  我瞬间爆发风系元素,形成一个巨大的反作用力,同时功运全身,并且给自己施放了浮云术,尽量使身体变轻,在风暴爆发的反作用力下像火箭一样腾空而去,迅速追上了高速中的朦胧,从他的身边急窜而过,带起一阵风,差点将朦胧给刮倒。

  要不是戴着面具,我想,朦胧的嘴张得肯定能够倒进一升装的饮料。我和朦胧在逃跑,下面的爆炸也在继续中,各色的光彩迅速地向外扩散,美丽极了,就是雨后的彩虹在它的面前也要黯然失色,不过美丽的背后却蕴藏着致命的因素。

  在我停在五千米的高空中大概两秒钟时,朦胧也飞到了我的身边,停在边上看着下面的变化,眼中流动着莫名的吸引力的光芒,好象在感叹造物主的神奇,也好象正着迷于眼前难得见到的美景,好象把我当作了朋友,或者根本就漠视我的存在。

  真的要晕了,他居然忘了我们正在决斗中,难道那些变化真的比我们决斗还重要?他一点都不在乎决斗后的条件?其实是我想得太复杂了,朦胧本来就不会在乎决斗的结果,而且他本人根本就不赞成孤龙的操作模式,对于他来说,孤龙就像是他义父给他的一个玩具而已。

  上次救韦笑天和陆不绝只不过是因为一点点道义上的原因,毕竟是自己的玩具,就算是讨厌也不希望被别人给毁了吧!而且自己看到了,就顺手把他们给救了,要是知道救了他们会有这样大的麻烦,他大概是不会理会他们的。

  下面的爆炸很快突破了第一层结界,不过,好象是将第一层的结界给压缩掉了,能量被打散第二层结界,第一层的散乱能量有一部分和光暗元素弹爆发的能量结合了,并且依附到了第二层结界上,和第二层结界上的能量结合了,大大的加强了第二层结界能量,从而提高了他的强度。

  不过被结合的能量走是一小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能量被光暗元素弹爆发的能量给中和消耗掉了。尽管如此,被消耗掉的爆发能量还是少得可怜,光暗元素弹的爆发能量还是那么的多。但是,效果还是有的,第二层结界还是比第一层结界多支撑了一两秒钟。

  在经过了第二层结界时又发生了和第一层结界相类似的一幕,第二层结界被打散的能量,一部分和光暗元素弹爆发的能量结合了之后,又和第三层结界的能量结合,另外的和光暗元素弹爆发的能量中和消耗掉了。相比而言,第三层结界的能量又比第二层结界多了许多。

  而且,光暗元素弹爆发的能量是在逐渐被消耗减少的,在此强彼弱的情况下,爆发的能量通过了第三层结界比第二层结界延迟了四五秒。如此反复,当第三层能量和爆发能量结合后,再与第四层能量结合,使第四层结界的能量比第一层结界的能量至少增加了一点五倍。

  并且由于结界加入了光暗元素的能量,使得结界的属性发生了新的我未知的变化,不过从感觉上来看,好象又经过了突变变强了,因为我对于我布的这个结界我是能感觉到它的变化的,因为它里面含有我的精神力,我可以不去管它,也可以让精神力继续和我保持联系。

  第九十一章异变转折

  我把精神力留在施放的结界上,让精神力继续和我保持联系,这样我就可以更好的控制结界,这相当于结界是一个活的东西,通过我精神力的遥控作用可以发挥更大的威力,当我通过精神力控制结界反击时,并不像没有精神力控制那样好象程序一样,只是执行固定的命令,就像是一种本能。

  在精神力的宏观监控下当结界遇到强烈攻击快要破除时,我可以继续提供精神力或加大精神力,使结界更强大。并可以控制结界是否利用对方攻击的能量发出反击,或者就像打开结界让朦胧出结界一样,如指使自己的手臂一样轻易。

  通过不断的消耗和被结界能量结合,光暗元素发出的能量弹其能到第四层结界时,大概损失了三分之一,而第四层结界却在异变中吸收了大量能量几次异变,增加的能量相对于第四层结界的能量是算很大的,并且发生了未知的变化。

  不过,即使只剩下三分之二的能量,对于增加了许多能量并发生变化的第四层结界来说,能量还是不太足以与光暗元素能量弹上的能量相抗衡的,元素弹爆发的能量已经与第四层结界奋战了八秒钟了,我清楚的感觉到第四层结界正发生了让我惊喜的变化。

  第四层结界在能量弹爆发的能量摧残下苟延残喘,如果不能有效加以阻止的话,能量突破结界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如此强大的能量,一旦突破结界再加上结界上的能量,也许会让周围几公里的地方变成一片废墟。

  眼下的几座小山也可能会荡然无存,能量的爆发也有可能会造成电磁暴、暴风或者龙卷风等,也许还会有许多未知的变故,虽然这是在郊区,但是附近的人也不少,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么少人会因为这次变故而丧生,而且严重破坏了环境和生态,这是不容许出现的,谁也没有权利决定他人的生死。

  我必须阻止,还好结界能够遇强变强,省了我不少事,异变后的结界强度增加了很多,而且具备了更大的包容性,我发现它融合光暗元素能量弹,无论是在量上,还是在速度上,都提高了很多,只要我能支撑结界在短时间内不被攻破,结界就可以在我的操纵下,逐渐的蚕食光暗能量元素弹爆发的能量。

  而且现结界吸收能量一段时间后,随着强弱的相反变化,我就可以轻易地控制局势了,关键是支撑过目前的高峰时期,只要过了这个峰对大脑进行能量化是一个无比艰难的过程,需求的时间是无法预测的,也许找到突破点会变得很快,如果不能找到突破的话,只能像现在这样一点一点的进行改造。所以我现在最怕的不是物理和魔法的一般攻击,最怕的是精神力方面对大脑的直接攻击,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是无所谓的,就怕我没有准备或者无法应对。

  就像现在一样,我投入大部分的精神力在结界上,维持和加大结界的运行,相对而言我的护身结界就显得薄弱了些,只要朦胧突破我的护身结界就将对我造成致命的伤害。幸好朦胧没有这样做,他当然有那个能力发现我现在在做的是什么。

  也许他也知道让光暗能量元素弹爆发的能量散溢出来会造成什么后果,而且他也不希望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或者他是为自己着想,因为能量爆发出来的话,天知道我们目前所在的高空会不会受到波及,他就一定能抵挡得住?还不能借助我消减这次劫难来得安全。

  突然,光暗能量元素弹爆发的能量明显增大了,快超出我能忍受的极限了,我立刻知道其爆发的能量快达到峰值了,这只是其临死反扑、垂死挣扎罢了,我不再犹豫,连忙解开两层封印,加大注入结界中的精神力,胜败就在此一举了。

  失败的话不仅我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还会延及许多人的生命,作为人的那份理智不愿意半途而废,逃得自己的生命却害了许多人的宝贵生命,在新鲜血液的加入下,结界焕发了更大的生机,随着爆发能量的加大而变强。

  在我加入精神力快再次达到,它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最让我不能接受的就是,我真实地感觉到它活了,有了自己的思维。天啊!就好象是人类一直在努力的目标——人工智能。

  从最早的科幻片中可以看出人类想象的丰富,因为他们想象到人类制造的电脑具有了思维,能够思考和有情绪的变化,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结界的变化了,也许还有许多未知的功能没有被发现,毕竟它才刚变化不久,我还没有去了解它。

  狂暴后的元素弹爆发的能量带给我的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当能量被结界转化后灌入我的身体中时,有一种暖洋洋被呵护的感觉,好象大冬天在一个避风的地方晒着明媚的太阳,身体上和心灵中产生的疲劳被逐渐地驱逐出体外,都让我有点想睡觉了。

  当我身体中消耗掉的能量和精神力补充满之后,灌输入体内的能量和精神力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地向我的体内传输,我并没有害怕和刻意去阻止能量和精神力的传入,因为能量和精神力进入我的身体只要在一个限度内,是不会有危险的,它们可以很好地融入我精神力和能量的大家族中。

  成为大家族的一员,不过当超过限度后就像给一个冲气球冲气一样,会因为承受不了而爆炸。能量也是一样的。我不怕的原因是因为我清楚地感觉到它结界对我是没有恶意的,它只不过是像增加我的能量和精神力而已。

  我相信只要我一个意念传过去,它就会中止传输的能量和精神力。目前我和它的存在情形很微妙,好象有点共生的关系。它不像人类制造的电脑那样呆板,它充满了灵气和活力,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不知道它回卫队我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当能量快接近我能承受的限度时,我向它传递了一个停止输入能量和精神力的意念后,它果如我所料般立刻停止了传输,不过,那一刻我清晰地感觉到了它的一个疑惑的念头传向我,这是它第一次向我传达信息,我有点不太习惯,他疑惑的是我为什么不再接受它给我的“礼物”。

  看来它是真的活了,我也只能接受它活了的事实,只是其中的原因我一点都不明白。大概是由于新生,对这个世界它还有太多的不了解。对于自己的善意不被接受它理所当然地问了出来,我怎么能让它失望呢?向它传了一个意念对它进行解释。

  “再传给我能量的话我就吃不消了,我可不像你像个无底洞似的,对能量来者不拒。”它向我传来明白了的念头,不过又传来了“为什么我不能像它一样吸收融合能量”,晕啊!我感觉到有点头痛了,想不到它居然是个问题宝宝。

  唉!我咋这么倒霉啊!得想个办法,不如以后还不被它给缠死了,可是它的问题得先答了再说:“因为我的身体和你不同,你还有多少能量没有吸收完?要多长时间?”要不让人问你问题,那就转移别人的注意力或者问别人问题,让他忘记问你问题或者顾着答你的问题。嘿嘿!

  “哦!就吸收完了,那……”它的话立刻被我给打断,不然它肯定会问为什么我的身体和它不一样,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能吸收那么多能量,等等,我相信只要给它机会它一定会不停的问下去。这个好奇宝宝刚刚活过来就给我烦,对一切充满好奇也不能折磨我呀!

  它现在就像一个孩子看到一个心爱的玩具一样,一到手就不肯放开了。我继续采取老招式:“那你就快点吸收完吧!我还要和旁边的人解决一点事。”它的话老被我打断显得有点不快却又无可奈何,我感觉到它有点像孩子受了委屈想哭的心情,想不到它已经这么人性化了,真让我不太忍心,不过为了我的耳根着想我还是忍住了心肠,况且我确实要和朦胧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恩怨。

  在我要求好奇宝宝快速吸收能量后,下面的结界立刻发出一阵金黄色夹杂着淡黑的诡异光芒,眨眼间结界中的能量风暴平息了下来,里面显得特别的安静,除了结界发出发出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芒之外,只是一片乱七八糟的狼藉场面,前两秒里面还是狂风暴雨般,闪电雷鸣,各色光彩乱射,前后的差距让人感到怪异般的不舒服。

  随即结界一阵不规则的波动,我感觉到它发出的喜悦和向我撒娇的意味,显然它已经忘了刚刚的不快,真是个小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向它传出一股表扬的意念,孩子是需要鼓励的,我苦笑。结界一阵剧烈的抖动后,开始飞快地飞向我,我清晰地感觉到它欢欣。

  不过它一点也不像是刚刚诞生的孩子,哪有刚刚出生的孩子这么活蹦乱跳、调皮捣蛋的?这么精灵古怪的小家伙哪里找?它像一只冲天炮般抛射过来。本来结界是没有颜色的,就像空气一样堪布见,但是摸得着,因为你摸它时它已经对你发生作用了,呵呵!可是变异的小家伙是不能以常理去看待的,它现在呈现出的是一股淡淡的金黄色,若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