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05(1/2)

加入书签

  ☆、101、所谓幸福

  有你在,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话语随风淡淡消散,而慕容珀崇的心却在隐隐作痛……

  “你能好好的生活,便是我的幸福。”慕容珀崇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可说出的话却显沉重。

  “我幸福你就幸福呗,那你还总跟我生气。”尹樱柠摇晃着他的手臂,得瑟道。

  “以後不会了。”

  街灯昏黄,远远而立,尹樱柠无法看清他的表情,想到两人的未来,心里一激动,捧住他的俊脸,送上火辣辣的湿吻。唇舌相抵激情一触即发。

  两人傍若无人紧紧拥抱着对方,一遍又一遍的舔吻对方的双唇,交换甘甜的津。

  两人这样毫无顾忌的亲吻还是第一次,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吻得忘乎所以,直至听到不远处的岩石缝隙内传来暧昧不清的呻吟。

  “啊——老公———啊——好舒服——再用力——啊——”

  “老婆!这样你爽不爽?”

  “啊——好爽——老公——你真厉害——”

  ………

  尹樱柠尴尬收回视线,拉着淡定的慕容珀崇匆匆离开。

  第二天,两人在潜水教练的指导下开始练习,慕容珀崇领悟能力非同一般,很快就有模有样。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後,两人和教练一同潜入海中……

  你感觉不好这个世界的美好吗?

  这一刻,他才真正领悟到司马荣亮这句话的意义,从前,在这个时空唯一的美好,便是有尹樱柠的存在,如今,身处深海,看着多姿多彩,随心畅游的鱼儿,及不知名的某些生物,他惊觉自己渺小与微弱。

  一颗骚动的心,在此时得以平复。

  眼前是望不到边际的幽蓝,飞舞的海藻好似在为他们的道来欢呼,可爱的水母像降落伞一样在周围萦绕,色彩亮丽的小鱼儿成群在身边风速串过。

  牵着尹樱柠的手,他们继续向这宽阔神奇的海底世界迈进……

  “怎麽了?上岸後你就心不在焉的。”尹樱柠将手中的雪糕送到他嘴边。

  慕容珀崇摇摇头,目光被不远处的放飞的风筝吸引,“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尹樱柠站在棕榈树下,见他回来时,手里拿着一只蝴蝶形状的彩色风筝,心下觉得好笑,想不到他还有童心未泯的时候。

  “给!”

  “这……你好厉害!”尹樱柠本以为是不起眼的风筝而已,怎麽也没想到,这麽短的时间里他居然在上面给自己画了一副水墨画相,未全干的笔墨上,她唇角荡起的微笑更是惟妙惟肖。

  “喜欢吗?”看她的表情就能得知答案,可慕容珀崇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

  尹樱柠不住地傻笑着,从头甜到脚板心的滋味实在没法形容,点点头,她激动的连续说了好几句喜欢。

  风筝放飞的那一刻,尹樱柠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一生中,最可靠的肩膀,慕容珀崇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依靠。

  “戒指呢?”

  “嗯?”

  “你不是打算送我戒指吗?”

  “你要?”慕容珀崇一脸茫然。

  “算了,算了,这种奢侈的东西也不适合我,送不送都没关系。”尹樱柠甩甩手,懊恼预测失误。

  “你喜欢什麽样的戒指,带我去买。”慕容珀崇紧张的不得了,拉着她的手就往路边走去。

  “不用了,我胡说八道呢,我那麽抠门,怎麽舍得带戒指。”他这样在意自己,尹樱柠本应该觉得开心才对,可是心里却感觉不对劲,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才发觉慕容珀崇这转变太快,变得浪漫,肯为她花心思,她有些接受不了。

  “你带我过来旅游是为了向我求婚吗?”不安的感觉压在心头,让她越发感觉害怕,只好主动寻找答案。

  求婚?这两个字瞬间在慕容珀崇脑子里炸开……

  “你误会了。”慕容珀崇僵着脸,淡定地解释。

  “哈哈哈,我就说吗,这转变也太大。”尹樱柠觉得自己像个傻蛋,一直闹着笑话。

  “我爱你。”知道她心里定然是不愉快的,慕容珀崇想不到安抚的办法,只要用表明心迹的这种表面笨拙,实则非常狡猾的方式。

  果不然,尹樱柠收起尴尬的笑意,任他默默牵着自己,将这不愉快的小曲pass掉。

  一个星期过得很快,眼看旅游时间要结束,两人的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尹樱柠表面上没有多大改变,可已没了初初来到时的兴奋与期待。

  司马家忽然出现,慕容珀崇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这意味这什麽?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她爱慕容珀崇,爱到融入骨血里。她无法面对,有天他会离开自己,至少她现在是接受不了的。

  作家的话:

  谢谢hui11送的花苞秘密。

  ☆、102、最後一夜

  宽敞的卧室内,空调被调至最低温度,冰冷的空气丝毫未影响,在床上翻滚的两人。相反,他们火热的不得了。

  慕容珀崇埋首在尹樱柠双腿间,灵活的舌头沿着缝隙轻舔,将肥厚的唇含入口中,又舔又吸,动作温柔至极。

  从粉色缝隙蜿蜒而下,一直到色泽红艳,绿豆般大小的地带时,他开始逗留徘徊。

  尹樱柠动手揉着自己前的一对大子,感的小嘴里断断续续发出销魂的娇吟。两腿弓起,以极限的方式大大的开启,身子自行轻微的上下移动,让他的唇舌或轻或重的爱抚她的下体。

  挺直的鼻梁与核相互摩擦,湿润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唇上全是尹樱柠丰沛香滑的汁,舌头伸出再勾起,仿若舔食这雪糕一般,对她细心而宝贵。

  “唔……啊……好……舌头伸进去了……啊……别一直往里面钻……”尹樱柠捂着部,身子有些抖动,软糯的声音更像是在邀请,让慕容珀崇将舌头伸得长长的,与她湿滑的壁碰触摩擦。

  这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异样快感,仿若让身体漂浮一般,随着他舌上的动作,忽上忽下,一浪接一浪的冲击着身体每个部位。神智逐渐模糊,身体所有的反应都集中在洞中。

  身体软绵如飘絮,体内似乎有气流在相互充斥、排挤,她几乎被折磨的陷入疯狂。

  “啊——不要这样玩——啊——唔——好痒——舌头好讨厌——”尹樱柠双腿颤动,想要合拢,却被慕容珀崇头部阻碍。她无助地用握着部的大手,不停的在其中画圈一般的抚、捏弄。

  慕容珀崇按住她不停扭动的屁股,对准核用力一吸,尹樱柠身子紧接着弹了一下,抚部的手,按上他头部。

  尖叫声一起,一股潮水喷涌而出,慕容珀崇本已有准备,却没料到竟喷了自己一脸,在尹樱柠喘息之际,他弓身上前,将脸上的汁水蹭到她部上。

  尹樱柠躺在床上,无意识的任他动作着,只感觉他下颚处的胡渣刺在肌肤上,无意识地轻哼一声,痒意瞬间蔓延至全身。

  “累了?”询问间,慕容珀崇已托住她臀部,目光邪肆地观看她水横流的私处……

  水潺潺,在洞口汇聚成了浅浅小小的一潭,泛起的水亮光泽,充分说明了女体的敏感,慕容珀崇中指放在其中画圈的滑动一周,尹樱柠微弱的呻吟立刻传到他耳朵内。

  “来帮我。”说着他两腿分开跪到尹樱柠前,将笔直的杵到她颚下。尹樱柠慵懒地眯着眼睛看了一下,一动不动。

  慕容珀崇也不管,自行抓着她的手,放那傲人的大上,来回撸着。尹樱柠好似触碰到热铁一般,缩了一下手臂,又被他牢牢抓住,“帮帮手。还是想让我直接进去?”

  尹樱柠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懒懒坐起身,却被他搂住腰,翻身压过来,对准她的臀部就这样捣了进来。

  “啊!不要那麽大力!”还是痉挛中的小,像小嘴一样,一张一合,时吸时松的接纳着他的长。

  “好好感受我在你体内的感觉!”慕容珀崇呼吸沉重,浓郁的气息喷洒在後颈,身上每个细胞都随之舞动起来,来回了两下,她便情不自禁又再陷入情欲的漩涡中。

  “唔……不行……啊……这样太深……”虽然从前慕容珀崇也有过这样的体位,可他却很少这样凶猛的往她小内狂。圆硕的头沿着从浅至深,摩得她全身酥麻。

  一手按在她部上,将她与自己紧紧相贴,另一只手温柔地抚着她的秀发,慢慢的移动,延续到她光洁的後背,糙的指腹好似带着魔法一般,每到一处,更加深她的渴望与不满。终於臀部随着他的冲击,主动摇晃一起来,两人一前一退配合默契。

  皮肤的拍打声,女人魅惑的娇呤,及男人卖力的喘息,让房间温度沸腾着。

  “呼!别吸得太紧。除非你想明天下不了床。”

  闻言,尹樱柠当真有些惧怕,每次连贯的动作,洞内的皱褶几乎都能被他磨平,当时是爽了,可身子第二天免不了难受,总觉得有铁棍子一直塞在里头,让她走路都难以平稳。

  “不要!求你……我受不了……唔……”摇晃着臀部,可怜巴巴地回头看着向他。

  慕容珀崇两手覆在她翘臀上来回的抚,灼热的温度几乎让她晕厥,但与洞内传来的刺激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双眼雾气迷蒙,表情娇媚,翘高的小屁股被冲击的震动,她双手攥着床单,身体全部知觉都跟着慕容珀崇勃发的欲望漂浮在欲海。他狠狠的撞击,深入幽,刺激达到极致,水将他大腿周围都沾上点点湿痕。在慕容珀崇不断的弄下,洞口几乎红肿得仿若能滴出血来。

  壁好似在排挤他的长一般,在他抽出时,迅速黏合一起,故而,他乐此不疲的重复动作,全身汗水淋淋,却依旧享受在她小中捣的快感,或深或浅,或快或慢的动作,都让尹樱柠应接不暇,常常是刚刚喘息,马上又是深入一记刺,重复好好几个回合,身体的反应越发的敏感,带来的快感让她感觉惊喜也无助。

  “啊---就这样---好舒服---好猛---小好热---”呻吟转变得高亢,尹樱柠一手掩嘴,眯起的双眼,看着都像是发情的小猫儿。慕容珀崇一个深深的顶入,大头好似木桩一样在她最深处凶狠的撞击,让她浑身一颤,再次迎来了高潮。

  这次的高潮与之前迸发高潮完全不一样,舒缓而馀韵悠长。

  慕容珀崇见她身子又再虚软,大手罩在她部上,在核处用力一揉,小敏感地强烈收缩,被挤压又再松开,他激动地快速捣入一下,深埋在抽动几下,将腥浓的体灌进她子内。

  作家的话:

  谢谢heylight送的蛇年礼物。┌┘3└┐

  ☆、103、配不上?

  返回途中,两人甚少交谈,好不容易开腔说句话无非就是,“喝水吗?”“吃什麽?”等等诸如此类。尹樱柠一路上乖巧得诡异,这次旅行会造成隔阂,是慕容珀崇绝对没有料到的。如果他猜测没错的话,尹樱柠应是察觉到了什麽。

  出了机场,早早就有豪车在等候,两人上车後,空气瞬间降到了冰点。

  “还不回家吗?”尹樱柠语气冷冰。

  慕容珀崇细细地看着她的面侧,莫名的心里有一丝慌乱。

  “一起回酒店,司马太傅在等我们。”

  “太傅?”尹樱柠蹙眉转过脸,怪异地看着他。

  “到了酒店再和你说。”慕容珀崇觉得已没有隐瞒的必要。

  “我不去,要麽你跟我一起回家。停车!”尹樱柠拽着他的手臂,无法再继续假装淡然的样子。

  “别这样……”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慕容珀崇低声劝解。

  听着他沈稳的心跳声,焦急杂乱的心情霍然平静,或许他有苦衷也说不定,或者……他没有离开自己的打算,为什麽不再勇敢一次呢?

  贪恋他温暖的怀抱,爱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喜欢他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

  整整一个星期的甜蜜生活,如梦似幻,让她仿若置身天堂,可他带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