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狗屎运(1/2)

加入书签

  “爹,昕儿,我中了!我中了!”

  “中什么了?”郭昕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心不在焉的答着话。

  “石头,你猜字花去了?”石头爹儒雅的脸板了起来。

  “我中秀才了!”石头跺了跺脚,忒没面子了。

  “噗嗤”正在喝水的郭昕喷了喜滋滋报信的石头满头满脸的水

  石头犹在使劲跺脚:“我真中了,亲眼看到的榜单呢,我在最后一个。”脸上还挂着水珠,无暇去擦。

  “咳,咳,咳”郭昕还没回过神,那边石头爹就开始了一阵猛咳,吓得石头来不及擦脸上的水就赶紧去给老爹拍背,“爹,这几天你的咳嗽不是好很多了嘛,怎么又犯了”

  郭昕也赶紧收起惊愕,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另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水送到跟前,“爹,喝口水”

  石头爹边咳边摆手,好半天,才道:“呛的”

  石头奇道,“你刚没喝水啊”

  “口水呛的”

  “口水还能呛人?”

  “你都能中秀才了,口水当然能呛人了!昕儿,你去瞅瞅,别是石头看错了。”石头爹很不给石头面子。

  “我真中了,石宜和,三个大字红纸黑字的写着呢,在最后。”石头乐呵呵的,这回不跺脚了,圆圆的脸上一边一个小酒窝,非常的不衬他的气质。

  “同名同姓?”郭昕疑惑着。

  “十之**。”石头爹很是认可的点点头。

  石头的一双大眼睛给笑成了一条缝,背着手,昂着脖子:“我看完榜单正好遇到张伯伯,寻张伯伯带我去学政衙门寻人查了的,榜单最后一名的石宜和,益州路益州府益州县人氏,家住益州县泗水桥巷5号,13周岁,哈哈,哈哈,这院子里谁和我同名同姓,哈哈,哈哈,你们找出来啊,哈哈,你们找出来啊,我真中秀才了”中气十足,怕是整个巷子的人都听到了

  石头口中的张伯伯是县衙的书办,如果他帮着查了,那肯定没错了

  这是什么狗屎运啊,郭昕看着圆乎乎的石头,张大嘴巴,半响才笑出声:“真的啊?太好了!”

  “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石头爹将郭昕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很小声的,却抑制不住满心的喜悦之情。

  “张伯伯说,今晚他要带街坊邻居来吃酒,叫爹好酒好肉备着,”石头晃着脑袋,丝毫不受打击,“鞭炮由他来买!”

  “爹,我这就去买菜,石头,你去请街坊。”郭昕回过神来,一边收茶杯,一边喜滋滋的道,管他是不是借了狗屎的光,反正,这的确值得庆贺,太出人意料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呢!”石头挺着胸脯,歪着脑袋,咧嘴看着郭昕。

  郭昕笑着,将茶杯往托盘里放,“知道了,你从此可以不用读书了。”

  石头搓了搓胖手,“才不是这个呢,我在查籍贯时,遇到通泉县的一个衙役,他到府城来办差,在学政衙门有熟人,找熟人吃酒,哈哈,给我遇着了,”石头笑得很得意,“我托他给岳父捎信了呢好消息吧?”然后便歪着脑袋等着表扬。

  “哐啷”郭昕手头的茶杯落地上了,张大嘴,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消息

  石头忙拉开郭昕,“高兴傻了吧?哈哈,爷爷和岳父若知道我中了秀才,不知道多高兴呢,哈哈,哈哈,”然后又扭头道,“爹,我也跟着一起去买菜吧,昕儿这样,指不定买些什么回来呢。这碎茶杯,等我回来再收拾,我们先去买菜,去晚了,好的就没了!今天庆祝的人肯定多,好吃的肯定抢手,爹,我们今儿买张鸭子吧?他家鸭子最好吃了!”

  石头爹此时已恢复了原有的风度翩翩,微笑对石头道:“就知道吃,记得给昕儿买个礼物,要不是昕儿,你这小子哪能中秀才,”然后又对郭昕道,“昕儿,想家了吧?今年年底叫石头陪你回娘家一趟”

  “哈哈,我这胖女婿要见岳父岳母罗。”石头欢呼雀跃着,舞着胖胖的手,“昕儿,高兴吧,你爷爷肯定会高兴坏了,你爹娘肯定会乐得合不拢嘴,他们肯定会喜欢我的,我是秀才了呢,你大伯也才是个童生喔”

  郭昕满嘴的苦涩,却还得挤个笑容出来,这算不算乐极生悲?

  沉浸在喜悦中的石头乐呵完,拉着郭昕就朝屋外跑,“走,给你买头花去。”

  “礼物就等于头花啊?”石头爹很无语。

  石头拉着郭昕边跑边道:“昕儿就喜欢头花。”跑到院子里跑了两步又停住,“哎呀,钱呢?”松开郭昕转身又往屋子里跑,“爹,给点钱,我们身上的钱肯定不够。”

  “别将钱匣子里的拿完了啊,悠着点。”

  “知道,知道,哎呀,我还是将钱全拿走算了,给昕儿买个最便宜的头花,那不是有辱你的斯文嘛”

  “我是恶公公嘛?”

  “你是恶爹,哎呀,别打我头,会变笨的”

  不知道拿了多少钱揣身上的石头蹭蹭的又如一阵风般跑到郭昕身边,拉着郭昕的手,“昕儿,走,咱们先买头花去!”

  出了院门,在巷子里碰到几个街坊,大家如寻常般的打了招呼,看来消息还没传来。

  挺着胸脯等着大家道喜的石头略有些遗憾,“昕儿,我还以为大家要恭喜我呢,呵呵,他们肯定还要恭喜你”

  “石头”郭昕看着满脸喜色的石头,斟酌着说辞,“那个,通泉县的衙役,你知道他住哪儿嘛?”

  “哎呀,忘了问了。”石头懊恼的拍了拍脑袋,“昕儿,你想给家里捎点东西啊?我忘了这一碴了,要不,咱们去找找?”

  益州城是益州路、益州府以及益州县三个衙门所在地,大着呢,又不是只有两条街的小县城,上哪儿找去?

  再说了,找到了又能怎么办?难道拦着不让人捎信?这不科学

  “哎呀要不咱们去学政衙门问问,我记得他是寻刘什么的,问问张伯伯就知道了,当时他也在呢”石头还在那拍脑袋。

  郭昕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