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云暗(1/2)

加入书签

  郭昕正等着孙庭壆解惑,结果,下人来报,宁氏找…

  郭昕…能说不嘛?貌似不大好,能让宁氏等等么?呃,当然能!“劳烦向大伯母告声罪,眼下我还一头雾水,等事情问清楚了,我立马去向大伯母请罪。”

  下人…“夫人请你马上过去。”

  郭昕笑:“那是因为大伯母不知道情况,你将我原话禀告大伯母,大伯母是通情达理的人。”

  下人…

  就在这时候,游府管家游柱也到了,“少夫人,这是外院。”

  游柱是老官家游全的小儿子,游全年纪大了,不久前退休了,荣养在家,听游茗说,游全人很好,至于游柱,游茗不熟,不过,就郭昕有限的几次接触,此人是个能干的,当然,要人家立场和自己一致,那就是强人所难了,不过,该有的尊重是万万不能少的。

  郭昕当下就对游柱客气的一笑,“柱叔,事急从权,还请您多担待。”

  游柱:“少夫人,这是京城,还请少夫人多体谅体谅。”

  郭昕虚心请教:“那大伯母她们见外面的管事是在哪儿?”

  游柱…“内院大堂。”

  郭昕笑道:“那几位嫂子见打理她们嫁妆的管事呢?也在内院大堂么?”

  游柱…“她们院子里的大厅。”

  郭昕:“我这就带孙伯到我住的院子去。”

  游柱…这么装傻好么?无奈,只好提醒:“少夫人…,夫人还等着你呢,让长辈等,不妥。”

  郭昕笑道:“想来柱叔也是知道的,大伯母寻我所为何事,可我如今真的是一问三不知,容我问清楚了,马上去回禀大伯母,否则,见了大伯母,张口结舌半天,回头还得来寻孙伯…”

  游柱…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一个管家却是不好再坚持了,于是冲郭昕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回禀夫人了,对了,不知孙老爷带回的是何人?可需让下人准备些什么,以免怠慢了…”

  “那是家妹。”孙庭壆答道:“若府上有现成的新衣衫,就劳烦送几身来,喔,要颜色鲜艳的。”

  游柱脸色顿时就变了,好半天才道:“是,我这就去安排…”赶紧跑去给游老大和宁氏报信,孙小妹被孙二带到游家来啦!孙二这一辈,孙家就一个姑娘吧?好像就一个姑娘吧?哎呀,老天啊,让孙二多个妹妹吧!

  郭昕无奈道:“瞧瞧管家都在小跑了,你就赶紧一五一十的全告诉我吧!”

  孙庭壆耸耸肩膀,“这事你就别掺合了。”

  郭昕急:“你是和我一起回京的,如今又住在游府,你现在才告诉我说,别掺合,你闹事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现在我去给人说,我没掺合,谁信啊?我们现在是一个绳上的蚂蚱!”

  孙庭壆笑道:“你还没那份量…”

  郭昕…我这是被鄙视了?“你别忘了我公爹是谁!”我勉强也算是那什么二代!

  孙庭壆笑了,“你再仔细想想,你公爹真的没留下什么暗语或者密信?虽然我和你公爹不熟,但感觉他是个很周详的人。”

  郭昕摇头:“公爹是临时改了主意的,早先,他让石头过几年再上京,所有事都让石头25岁以后再说…”

  孙庭壆道:“25岁以后再说?那更不应该没安排啊,难道等石头25岁时,一切谜底就会自己解开么?”

  “益州家里每片瓦,每寸地肯定都被动过了,很显然,没有密信!公爹就是没交代!”郭昕叹着气,自己和石头也曾讨论过,总不可能石头25岁时就能突然权压胡俊了吧?!做梦也不敢这么做啊!

  石头…“也许我25岁时,胡俊就倒霉了?爹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郭昕…“那爹怎么没算出来你能考中秀才,考上举人,考上进士?!”

  石头…爹啊,你怎么这么不靠谱啊…

  郭昕道:“我倒觉得等你25了,应该当爹了,有家有口,做事肯定就有所顾忌了,有些事,大概会默默忍了…不会去**蛋碰石头的傻事?”

  石头…“我就是当爷爷了,也不能忍啊!再说了,这事不是说我忍就行的,我又不知道胡俊就是那个英国公胡俊,如果知道,我肯定还会想着不要打草惊蛇,徐徐图之,可你晓得,我们是措不及防的和胡俊碰的面!”

  郭昕疑惑着,“如果是昌平先晓得了我们,她肯定会派人让我们一命呜呼,一点浪花都不溅起…”

  石头很肯定道:“我们不是没事么?爹都病成那样了,交代个事也是变来变去的,说个不好听的,他能把话说完就不错了,你还能指望他多清醒,多英明?等我25岁时再看吧,反正爹是不会害我的!”

  郭昕…我又没怀疑爹!

  如今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