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透露(1/2)

加入书签

  “京城可真热闹啊!”胡炎跑去探望怀孕的胡秀儿,给胡秀儿八卦着,“和孙二一比,游三简直就不够看的,啧啧,你说当初他们年轻时,该多闹腾啊?”言语间颇有些生不逢时的遗憾。

  胡秀儿已怀了三个多月的身孕,肚子不是很显,但身边伺候的人增加了一倍,程家虽然已有了两个孙子,但对胡秀儿这胎还是很看重的。

  虽然在石头冒出来后,程夫人对胡秀儿颇有微词,但架不住昌平很给力,从宫中给胡秀儿弄了个郡主头衔,胡灿和胡炎也很是手足情深,胡俊也以行动证明自己依旧是很疼爱胡秀儿的,加上胡秀儿和程远志又是青梅竹马,程远志将脸揣兜里寻死觅活非胡秀儿不娶,几方权衡下,程夫人点了头,婚事算数。

  程夫人是个睿智的,既然已经点了头,等胡秀儿进门后,程夫人也没去做恶婆婆,几个媳妇一视同仁,胡秀儿的日子过的倒是滋润。

  胡秀儿尝了尝胡炎专程带来的小点心,笑道:“你一向不喜欢出门的,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胡炎的名将梦依旧未醒,照旧的天天在家勤学苦练,奈何实在没那天赋,除了鲜少生病,拳脚功夫的进步还是得让人睁大了眼睛仔细找…

  胡炎笑道:“劳逸结合啊,我如今还是经常出门的。”其实是得知郭昕返京,胡炎才结束了宅男生涯,实在是太好奇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姐姐和石头应该是双生子吧?哎呀,盯紧了郭氏,没准能有新发现呢…

  胡秀儿笑道:“这就对了,就是要多出门走动走动,对了,你可别去瞎掺合。”

  “孙二这事,我想掺合也没那能耐啊,”胡炎啧啧,“你说,外祖母多慈祥的一个人啊,怎么就容不下孙小妹呢?我觉得孙小妹肯定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孙二这么急急忙忙的喊冤,还不如先仔细问问他妹妹呢,唉…”

  胡秀儿道:“可外人才不管这么多呢,不信你出去随便找一个人问问,任说都会说外祖母不慈…谁让孙家如今是白丁,外祖母是太后呢,”说到这儿,胡秀儿声音低了下去,“就像那个石头冒了出来,任谁都怀疑娘,压根不听娘说。”

  胡炎笑道:“我们自家人知道就行了,外人的想法,哪顾得过来啊,姐姐,你如今可是有身子的人了,别为这些有的没的烦心。”

  胡秀儿叹气,“我是为娘抱屈…”

  胡炎笑呵呵,“人生在世,谁还不受个委屈?哎呀,早知道就不和你说孙二了。”

  胡炎赶紧的又和胡秀儿说其他八卦,然后陪胡秀儿吃了午饭才出府,在街上站了站,索性直接去找郭氏吧!

  而此时,在茶楼雅间的英国公胡俊正听下人回报:“郭氏刚被皇后娘娘宣召进宫了。”

  “皇后娘娘?不是贤妃娘娘?”胡俊狐疑着。

  下人道:“说是皇后娘娘宣召。”

  胡俊略微思索了一下,“在宫门外等着。”

  胡俊今儿沐休,便想着见见郭昕,问问石头在掖县的具体情况,虽然昌平不承认,虽然石头也不认,但胡俊知道,石头就是宛娘给自己生的儿子,抱养个和自己相似的小孩来养,游老四没那么无聊!

  当年事不好查,可眼前的事,却不能不管,掖县就挨着北狄,有些事,稍一个处理不好,就容易引起兵戈,石头在掖县的行事太高调了些,唉,游老四的性子怎么会教出个高调的石头来呢?看来石头还是随自己啊,喜欢得瑟…

  别看如今胡俊坐在那四平八稳的,稳重得不得了,当初可也是一张扬的少年郎!

  至于孙二敲登闻鼓,胡俊压根不关心,胡俊在军中流血流汗搏前程时,孙二他们则在纵马高歌,两人没有交集,而当时孙父是军中大佬,胡俊只是军中一有前途青年小将,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加之胡俊也不是在孙父帐下效力,所以,胡俊和孙家也没什么交情,因此,对于孙家的纷纷扰扰,胡俊没兴趣过问,何况还牵扯到了太后,胡俊更是一点兴趣皆无,太后的手腕,胡俊还是知道的。

  胡俊静静的坐在包间,思绪飞远…

  而郭昕则悬着一颗心,皇后召见?怎么是皇后召见呢?郭昕想过太后召见,想过贤妃召见,愣是没想过皇后会召见…

  难道孙家和皇后有千丝万缕的干系?哎呀,谁给个提示啊!

  忐忑的郭昕强作镇定的跟着宫人进了宫,规规矩矩的拜见了皇后,呃,也许行礼不太标准,没人主动教,而郭昕也没请专业老师,也许该报培训班了…

  皇后倒没挑理,唤了平身,当然,郭昕是没资格在皇后面前有座位的,只好站在那里低着头,等皇后指示。

  皇后也没啥可和郭昕聊的,想问怎么和孙二遇上的吧,又怕太后多心,于是,皇后便问起了掖县的风土人情。

  郭昕一五一十的说着,只谈风景,不谈其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