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闹(1/2)

加入书签

  西城高级权贵聚集处

  中午时分,卢国公府的门房就急冲冲的去禀告,“夫人,英国公找三老爷麻烦来了。”

  卢国公夫人宁氏一听,不由叹气,“快去请三老爷,三太太。”

  游轩纬,是卢国公游轩浩的三弟,白衣一枚,素来不务正业,一有钱就去赌坊,是以,卢国公便一直没让他分家,号称家业一个字儿也不给老三,等侄儿们大了,直接分给侄儿们,老三嘛,儿孙满堂了,也得继续跟着自己这个当哥哥的住,免得侄儿们顶着个孝字拿他没辙,摊上个不正经儿的弟弟,愁啊

  这不,又惹事了。

  宁氏郁闷极了:“他又惹什么事情了啊?英国公昨儿才回来啊这才消停了几年啊”

  游老三一脸的莫名其妙,“大嫂,听说姓胡的找我麻烦?他在北狄待了五年,待得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我没找他麻烦就不错了,他竟然来找我麻烦?”

  “你没惹他?”宁胡人不放心。

  跟着来三太太王氏底气不足的道:“来的时候我问了他了,相公咬死说他没惹英国公”

  “我刚刚才知道他昨儿回来,这不没来得及嘛”游老三很不爽。

  “你给我消停些,都当公公的人了,若还被你大哥动家法,你脸朝哪儿搁?”宁氏皱眉道,“那你出去看看”

  “我知道,”游老三一边走一边对随从道:“叫管家挑几个壮汉来,这姓胡的,竟然到咱们府上来撒野,当我们姓游的死绝了啊”

  游老三一阵疾行,跑到前院,还没进大厅就使足了劲儿的大喊了一声,“姓胡的!你跑到我大哥家来干嘛!我分家了,住东边去了!”脸都给憋红了。

  “你干的好事!”胡俊一声暴喝,让游老三的声音顿时成了蚊子叫。先天问题,虽然游老三很象个地痞,但是,也仅仅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地痞而已。

  游老三一脚刚跨进门槛,还未来得及叉腰拿出主人的气势来,就被胡俊拎着衣领给拎了起来,“你越来越没个分寸了!当我真不会收拾你是不是?!”

  跟来的管家想去帮着将三老爷给救下来,但一看胡俊那横眉竖眼的凶相,畏畏缩缩的没敢上前,“英国公,有事好说,有事好说”

  胡俊冲管家喝道:“滚出去!来人,将院子里的人都给我赶走!”

  胡俊身边的两家将立即就将管家给架出去了,等院子里没人声了,胡俊才压低声音,恼怒道:“游,给我戴绿帽子没关系,你”

  不等胡俊说完,游老三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被戴绿帽子了?真是老天长眼啊,哈哈,公主不是只倾心你一人嘛,怎么就有奸夫了你媳妇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妹妹啊,你这绿帽子怕是得给戴实罗,哈哈”游老三虽然双脚离地,但输人不输阵,红着脸叫嚣着。

  胡俊眯起了眼,眼露凶光:“你当我不敢扇你是不是?”将游老三朝地上一扔,不待游老三爬起,又拎起游老三,将游老三拖到一处,“你有没有脑子!这种东西都弄得出来!”

  游老三抬眼一看,喔,两墓碑,亡母宜氏宛娘之墓,亡父游轩塰之墓,不及细看,就露了个典型的笑,正待冷笑涟涟,却突然呆住了,游轩塰之墓,游轩塰之墓,急忙凑到墓碑前,仔细看了:“四弟四弟!”游老三眼眶一下红了,声音一下低沉了,“你在哪儿找到的?你在哪儿找到的?”旋即,声音陡然就高了八度,“你竟然扒了我四弟的坟,你个王八蛋!”刚爬起来想给胡俊一拳,奈何一下就被胡俊给推到在地

  “来人啊,来人啊,姓胡的扒了四弟的坟了!管家,快去叫人!”游老三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被隔离在院子外的管家听到音响,惊呆了,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忙吩咐人:“快,快去寻国公爷和二老爷回来,快去禀告夫人,姓胡的扒了四老爷的坟了!”

  胡俊气急,将游老三给扯了起来,面朝自己,吼着:“你还要演到什么时候!”

  游老三仿似痴呆了,“四弟啊,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啊,四弟啊,我苦命的四弟啊,这些年你都在哪儿啊”

  “你演,你好生演!”胡俊将游老三再度扔到地上,发狠道:“这事我和你没完!你大哥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拆了你房子!”

  游老三仿似未曾听闻,趴在墓碑上嚎哭着

  胡俊在一旁气得干瞪眼,遇到这,除了揍他,还真没辄可他这身子骨,自己一拳下去,他就得呜呼了,唉哟,可不打又不解气啊,便哐啷伸出脚一踢,叫客厅的隔断给踢倒了

  宁氏和王氏急急赶了过来,身边伺候的人全被胡俊的家将给拦下了,两人顾不上许多,听着游老三的哭声,急忙朝院子里冲,一进屋,就见着一片狼藉,宁氏顾不上心疼,不迭的问,“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说到四弟的坟了”

  “姓胡的将四弟的坟给扒了!”

  “真的?”房里瞬间飙出两女高音。

  胡俊皱了皱眉头,没好气道:“两位夫人,你先看清楚了,再叫也不迟!”

  宁氏和王氏一楞,乍一听三老爷这么一喊,来不及细想,就信了,如今看来,怕是闹乌龙了,姓胡的怎么也不会去扒老四的坟啊,扒老三的还差不多。

  两人忙凑上前一看,郁闷了,寻思着对策,这老三,出门前交个底啊。

  宁氏和王氏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头疼啊

  “游老三这个玩笑开得大了!”胡俊板着脸,“我等着你们给我个说法!”说完转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