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认亲上(1/2)

加入书签

  石头这么乱认亲,让游家三兄弟尴尬了

  好半天,还是游老三冒头问道:“你怎么认为他是你舅舅啊?”这小子不是在喊胡俊王八蛋嘛

  石头觉得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嘛,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啊,“爹说我长得象娘,他和我有些象,应该是我娘的兄弟吧”

  “你爹说,你,你,长得象你娘?”皇帝再度傻眼,结巴了,这话都信?哪个女的会长你这样啊?长成你这样的,还能嫁给你爹?骗婚也不行啊,你爹洞房花烛夜肯定抹脖子了!看来是个傻小子

  游家三兄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胡俊继续白着脸在那痴呆着

  郭昕感觉不妙,看来真相不在自己推算演练之中,当即将石头的手抓得更紧了。

  “嗯,爹说的,我不光长得象我娘,脾气性情都象。”石头还在老老实实的回答着,纯朴啊

  游老三咽了咽口水,“你娘是哪儿人氏啊?”

  石头的眼眶再度红了,但神情中却透了丝倔强:“我知道爹为什么不让我寻你们了”

  郭昕急急看向石头,为什么,好想知道啊

  “为什么?”游家三兄弟是齐声问道,真是冤死了,连你娘是谁都不知道,我们不认个啥啊

  “你们觉得我娘长得不好看,以为她是坏人,不许爹和娘在一起。”石头自动脑补了,将眼泪给逼回去,“你们不认娘,没关系,反正爹认,我也没想着认你们,只是,还请你们告诉我,抢了我娘的那个胡俊王八蛋住哪儿,我要找他算账!我爹文弱,我可不!”

  众人凌乱了,神马情况,到底神马情况啊

  郭昕紧张的看着众人的反应,哪不对啊,到底是哪儿不对呢?

  皇帝忍不住:“你说你象你娘,那你娘不文弱啊,怎么能被抢呢,呵呵,是吧?”胡俊眼神还是挺好的

  “男的和女的能一样嘛?!”石头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个白痴,“我娘怎么会有我力气大!”

  皇帝想跺脚,你娘若你那模样,就是弱不禁风,也没人抢啊,谁抢啊,谁抢啊,白送也不见得有人要啊,长长脑子吧,傻子!但皇帝毕竟还是讲究形象的,虽然已认为石头傻得无可救药,但还是努力亲切道:“孩子,你先说,你娘是哪里人氏,我们先看看是不是对得上号”

  “河间路泰安府泰州县云桥镇宜家村人氏”石头道:“埋葬在京郊牛角山半山腰一亭子旁一大树旁,是个姓胡的王八蛋安葬的!”

  皇帝看向脸色惨白的胡俊,胡俊恍若未察。

  “你娘的生祭和死祭是什么时候?”皇帝又问道。

  “四月初九和十月二十一。”

  众人齐齐看向胡俊,胡俊若再不给个反应,必须得被点名了。

  一直如木头人般的胡俊没点头也没摇头,而是一字一顿,万分艰难道:“你说她是你娘,有什么凭证?”

  “爹留给我了一个金钗,说是姥姥留给娘的,一个玉佩,一个镯子,”石头道,“我都带了的,还有我娘的嫁妆,京城的一处房契和云桥镇附近的田契。”

  “你有房契和田契?!”游老三今天吃惊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你真的有?!”

  胡俊身子又晃了晃,强稳住心神,“房子在哪处?”

  “昕儿,房子在哪处?”石头低头问郭昕。

  郭昕脑子正在飞转着,听到石头问,机械的答道:“东城紫衣巷1号。”

  胡俊身子摇了摇,凛笑道:“以东城紫衣巷1号为嫁妆的河间路泰安府泰州县云桥镇宜家村的宜宛娘是我胡某人的结发之妻。”

  游老三震惊着,却好似明了了什么,捂住脸,跑到石头爹的坟头呜呜哭去了

  “什么?!”石头更是震惊,郭昕也张大了嘴,天,公爹竟然是第三者三观毁了,完全毁了如此一来,众人的反应也就正常了,石头一看就是这姓胡的孩子嘛,公爹啊,你,你怎么就不透个底呢

  郭昕极度郁闷,公爹啊,你当第三者也就罢了,怎么还抢人孩子啊,这,过分了啊,真没法帮你

  想到这,郭昕觉得不对,自己脑子算一般的都马上反应过来石头是姓胡的孩子,可这姓胡的怎么没激动的上来抱着石头痛哭呢就算石头娘和公爹之间有不可言说的关系,可石头这模样,压根就不用做亲子鉴定啊,等石头老一些,瘦一些,那就和这个胡俊一模一样啊怎么不认石头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