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坦白?(1/2)

加入书签

  郭昕实在没法想象哪个女的长成石头这模样,更没法想象,一个粗壮的没文化的且擅长暴力的女子会嫁给玉树临风的翩翩石头爹,哎,盲婚哑嫁的悲哀啊,郭昕为石头爹不禁摸了一把同情泪

  可石头爹对亡妻还挺思念的,每年石头娘的生祭、死祭、七月半、春节,都会让石头在院子里朝着北方虔诚的烧纸磕头,当然,郭昕来后,也加入了磕头队伍。

  每每祭拜时,郭昕从石先生的眼神中,都能看到浓浓的思念,其中还夹杂着深深的伤感,真的,一点也不掺假,郭昕不禁琢磨,这是怎样的一个奇葩女子啊,长成石头那模样,还不喜读书,竟然深深俘获了神一般的石先生啊

  石头爹是万般的好,就是身子骨实在太弱,回回看着精力旺盛的石头,就发愁,“我若走了,你可怎么办?”

  有了郭昕,就改成了“你们可怎么办?”

  郭昕一想,是这么个事,一个外来户,若家中只剩下两小孩,怎么撑得起门户,瞧石头爹这身子骨,还真不知道能撑几年,于是,和石头混熟了后,便劝石头了,“你好歹考个秀才吧,这样才没人敢欺负咱们。”

  石头很傲气,“爹也不是秀才,怎么没人欺负我们?我打小就练字的,帮邻居写个书信,写个对联什么的,完全没问题。”言下之意,我也有本钱和邻居们搞好关系的。

  “你字写得好?真的假的?”郭昕故作惊讶。

  “你没看过我写字?”

  “看过,但我不懂到底写得好不好,要不你教我?”郭昕努力做出一副文盲样,“我会写了,自然也就会评了”

  石头一听自己要当老师,很来劲,一板一眼的开始教了起来,非常的认真。

  郭昕边学写字,边找问题问,简单的,石头就得意洋洋,显摆自己有学问,稍微复杂一点,石头只好抓脑,转身就悄悄问他爹去了

  于是,石头爹便笑了,每晚等石头睡了,便会寻到郭昕,将第二天要问的问题详细告之

  虽然很费劲儿,但石头好歹学进去了点东西,让石头爹很是欣慰,打心眼里认为郭昕这个儿媳妇娶对了

  然后,渐渐的,石头爹的学生便多了一个,郭昕也堂而皇之的开始和石头一起听石头爹讲课了,一堂课听下来,对石头爹的仰慕那简直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当然,装笨是必须的

  在石家待了半年后,郭昕觉得地皮子已经踩热了,便做了两件事:一是成功的让石头依照自己的意愿,给自己重新取了个名,用郭昕代替了郭芙蓉,不论是自己还是大丫,嘴都不大,干嘛要叫郭芙蓉

  二嘛,就是成功的让石头爹同意,自己陪石头去摆摊给人代写书信三天出一次摊,这样让石头也体验一下学以致用,运气好了,家里也能多个进项

  石头爹病怏怏的,遇到身子爽利的时候,还要看天气,天气很好,那写字摊是肯定不摆的,要出城看看大好的风景啊,若是天气不好,写字摊也是不摆的,天气不好,正适合闭门反省,若是天气不好也不坏,写字摊也不见得就会摆,这还得看石头爹的心情,心情太好,自然不介意阳光没那么明媚,照旧出城逛逛,心情不好,那肯定是关在家写狂草,必须得心情不好也不坏,才会出摊

  于是乎,隔上几个月,便会看到石头爹在屋子里东找找,西摸摸,然后揣个东西带着石头上当铺了美其名曰是让石头学会讨价还价,郭昕窃以为是让石头当保镖

  郭昕非常的看不惯这种坐吃山空的行为,对石头爹这等变相啃老的举措很是鄙视,但是,奈何郭昕在21世纪是学法律的,工作又是户籍警,家里也没人做生意,因此在大夏朝是完全的没用武之地

  看着石家的境况,郭昕不由有些发愁啊,老爹是药罐子,摆个写字摊也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儿子是个淘气包,隔三岔五的还要吃肉,祖宗就是留下座金山银山也有用完的一天啊

  于是,便提议让石头去摆摊了,反正石头的字写得挺不错的,给人代写书信什么的完全够了

  石头爹略一琢磨,就同意了,叮嘱郭昕监督好石头,不准石头摆着摆着摊就投身到打架事业中去了

  于是,石头便推着摊子,开始挣钱养家了,呃,生意不咋的,还得继续啃老,但好歹偶尔也能挣几文钱了嘛

  本来,郭昕还想办第三件事呢,就是给石家父子坦白自己是冒名顶替的,可是,文人的脾气吧,郭昕还真摸不准,知识分子,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脾气都挺古怪的,不知道哪儿就触到他们的逆鳞了

  比如,郭昕觉得对石头这块材料,就该让他去考个武举啊之类的,这话没错吧?刚刚一提,石头爹就黑脸了这是郭昕到石家来唯一一次见石头爹黑脸

  然后,郭昕便鞭策石头,好好学习,努力考个状元回来,石头爹却又道:“考个秀才就行了,不是白衣就成”

  逼石头读书可是石头爹的执念啊,最高目标竟然只是个秀才?不知道石头爹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而且更关键的是,石头悄悄给郭昕透露了,“爹很好说话的,只要不哄他。”

  “哄他会怎样?”郭昕要测评一下风险值。

  “我有回跑去偷看镖局的人打拳,回来哄爹说,出城捉麻雀去了,结果,爹先罚我跪了一天,又罚我写了三天大字,然后又请了胡屠夫,让胡屠夫拿着板子狠狠的朝我屁股上打了我十大板,害过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屁股好了,还一个月不准我出门,从头到尾,一点肉也没给我吃,我哭娘也没用”

  就冲石头爹对儿子溺爱劲儿,这处罚简直就是往死里整啊

  郭昕一听,赶紧将嘴巴闭紧了反正郭家村离得远,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往来的了

  于是乎,郭昕便将冒名顶替一事抛之脑后,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提升石家生活品质的大业中

  先是摸索着学会了做饭,以前石头爹是无论什么菜都放水里煮,无论什么肉都放水里炖,好在石头不挑食,竟然将石头养得胖胖的不得不说,生活中处处有奇迹啊

  等郭昕这个上辈子只吃不动手的吃货灰头土脸的尝试了十多天后,石头才头回在自己家吃上了炒菜,虽然郭昕将菜和肉都切得很大块,没怎么入味,石头却毫不吝啬的给了五个好评可怜的石头

  吃饭问题慢慢解决了,郭昕的切工和厨艺都在实践中逐步提高着,但是,郭昕并不自满,又跟着隔壁的李婆婆学了缝衣服,手工虽然不咋的,但好歹如今石家可以自己买布,请人裁剪后,拿回家自己缝了,节约了一笔钱

  衣服自己做,鞋肯定也不会去成衣店买了,拿着个针线筐,跟着李婆婆又学开了。

  郭昕毕竟年纪力气也刚开始学着做鞋的时候,纳鞋底很是费力,石头看不过眼,手一伸,接过来,埋着脑袋对着鞋底一阵猛穿,不一会儿功夫,就麻利的将一只鞋底都给纳完了,虽然针脚很粗,看得郭昕目瞪口呆

  石头爹一看,立即高高兴兴的让石头没事就在家纳鞋底,多做一些,存在那如果能让石头在院子里安静的坐半个下午,石头爹不介意让石头拿绣花针

  至此,三人的鞋底便全被石头包了针脚粗没关系,多纳两回就是了,反正穿在脚下,没人看到乱七八糟的针线

  石家父子俩的衣裳以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