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殿试上(1/2)

加入书签

  大夏的殿试属于走形式那一类,除非霉大发了,一般情况下,会试录取的人员不会在殿试被淘汰,至多就是名次略微有点变动而已

  早朝时分,贡生们鱼贯而入,先到大庆殿跪拜皇帝,听皇帝勉励几句后,就在大庆殿外早已准备好的桌几前提笔答题,时间是一上午。午饭由皇帝提供盒饭,阅卷人一共20位,卷子一收上来就开始工作,两个半时辰内,将试卷评出等级来,然后拟定好名次,报给皇帝。

  在阅卷时间里,贡生们吃完饭了,皇帝便与重臣们踱着小方步,在大殿外宽敞的院子里与贡生们一一交谈,算是面试了

  然后,皇帝再根据考官拟定好的名次,参考自己面试的感觉,假意征求一下重臣们的意见,将进士名单给钦定了,当场公布,众人磕头谢恩。隆重的颁奖仪式则与第二日早朝举行。

  说来挺简单的,但细细一想,还是不乏紧张,游家老大和老二在考前头晚,特意提点石头,皇帝的逆鳞在哪儿,千万别去触,其余的,就正常发挥吧,没问题

  郭昕则担心英国公会勾搭他的同伙,在发问时为难石头,不光皇帝问,重臣们也是有提问权的,不住的叮嘱石头,千万要冷静“答不出来就装作理解错了,答非所问就是,千万别张口结舌,也别面红耳赤,淡定很重要”

  石头恍然大悟,“怪不得你经常答非所问”

  气得郭昕将准备好的新衣扔床上,“明儿自己起!”

  自然,第二日,郭昕还是尽职尽责的早早将石头叫起,盯着他收拾规矩,还将头上的方巾仔细理了理,吃早饭的时候还不许石头喝稀饭,“少喝水。”想来也知道上厕所不会很方便。

  虽然石头爹喜欢面食,但因种种因素,在益州,一大家子还是吃大米吃得多,郭昕更是习惯了早上喝点稀的,全干的,没法下咽,石头倒不挑食,但在游家第二日就给人提意见了,早上还是来点稀的吧,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却让郭昕心里暖暖的

  石头本来对水就没什么情节,什么早上起来空腹喝一大杯水啊之类的,在他那压根就行不通,只要不渴,他才懒得去碰茶壶呢,听郭昕叮嘱,好笑道:“我没事喝那么多水干嘛啊”

  郭昕一想,也对,自己是白操心了,遂不再多嘴,送石头到院门口,“一切顺利啊。”

  “嗯。”石头轻松的点点头,就跑到大门口和游老大汇合去了,今儿蹭游老大的马车。

  在宫门外,游老大和石头各自去找队伍。

  石头拿出学籍,憋着嘴,等着被重点盘查,却见四位主考之一的毛大学士冲他招手,“石宜和,来来来”于是,石头终于被平等对待了一回,简单验了一下学籍,就进了队伍,“毛大人。”

  四位主考今儿负责带领这帮贡生觐见。

  “刘大人等你许久了。”毛大学士指了指旁边的一位大人道。

  石头茫然的看了眼刘大人,茫然的上前见礼,“学生见过刘大人。”

  此刘大人就是刘守仁,石头乡试的主考官。

  刘守仁楞了,看向毛大人,毛大人眨眼,示意着,怎么样,没错吧?

  刘守仁楞了片刻,失笑道,“实在没想到你长得这样的身板,失态了,失态了。”

  石头憨笑道,“是不怎么象读书人。”

  刘守仁笑道,“话不能这么说,前朝也有秀美书生样的悍将呢,下午的时候得让英国公好生见见你,呵呵。”

  石头干笑了一声,心道,早见过了,你这惊喜玩不了了

  然后,刘守仁便问了,“怎么今年就来参加会试了?”

  石头不明所以,看着刘守仁,道:“护送先父骨骸返乡,便下场一试。”

  “喔,是了,”刘守仁点点头,“我刚是觉得哪不对,你不是益州口音,听音倒象是京城一带的,家乡何处?可还有什么亲人?”

  石头笑道,“谢大人关心,学生一切都好。”

  刘守仁见石头这般答,有些明了,“你那届乡试,本官是主考。”

  石头一听,立即跪下来了个大礼参拜,将三年前未行的礼给补上了。

  因时间不早了,刘守仁也得回到他的队伍里去排队,便将家中地址给了石头,叫石头去他府里走一遭,他有话要说

  石头这才跑到益州籍的贡生旁打招呼。

  此届贡生共105人,按两列排好,石头这个最后一名刚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