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告(1/2)

加入书签

  纠结的郭昕最终选择了坦白,拉着兴冲冲的石头到了一无人的角落,以非常低沉的语气将事情原委缓缓道来…如果花钱请个拉二胡的来配个乐那气氛就更到位了…

  石头听完后傻眼了,结结巴巴道:“合着我三年来都弄错了媳妇?”

  郭昕点了点头,赶紧表白:“我是被逼的…不是真心想骗你的…”

  石头又消化了一下这消息,然后看着郭昕,渐渐瞪圆了眼珠子,歪着脑袋,很不高兴,“都三年了,你怎么一直瞒着啊?”鼓着腮帮子,生气了。?随?梦?小说 suingla

  “你让我怎么开口啊?”郭昕哭丧着脸,“你说过,爹最恨人哄他了,我,我怎么敢说…当初说好了的,若我们这边透出风声,那两吊钱就得按高利贷的利息来算,而且,佃给我们家的地也收回…”

  “可你应该跟我说啊,”石头拧着脖子,“我们商量着来啊…”

  “我现在不是在和你商量嘛…”

  “三年后才和我商量?”石头哼了声,“我不考中秀才,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哼…骗子,小骗子!”

  郭昕低头不语,半响才道:“你怎么不声讨郭老爷,只盯着我啊?”郭昕觉得很委屈,自己是任人宰割的好不好…罪魁祸首是郭老爷啊…

  “郭老爷和我有什么干系?”石头气鼓鼓道:“你可是当了我三年媳妇呢,亏我对你那么好!竟然瞒着我,还是这么大的事!”

  “起初是开不了口…”郭昕检讨着,“后来郭家村也没来过人,我也就忘了…”

  “你这三年都不想你亲爹娘啊?”石头觉得很不可思议,眼珠子瞪得越发圆了,幸好年纪小,否则活脱脱的一怒目金刚…

  一提亲爹娘,郭昕眼眶就红了,自己是独生子女啊,老爸老妈还不知道怎么伤心呢…“想有什么用?”又回不去…泪珠儿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觉得丢脸,赶紧抬手擦了擦…

  “哎呀,别哭了,走,咱们找爹去。”石头闷了半天,继续鼓着腮帮子,但还是拉起了郭昕的手,“爹要是非常非常生气,大不了我就装病,只有你当我媳妇,我才会好…”完了还补充了一句,“等过了爹这一关,咱们俩的帐再慢慢算!”

  “咱们还是先买菜吧?”郭昕毕竟是成年人,想得要周到些,“先招待客人要紧…不好让大家看出不妥来…”

  “那就先买菜,你的头花没了!”小屁孩一个。

  买菜的时候,石头一直昂着个脖子,用鼻孔冲郭昕出气,郭昕低眉顺眼,像极了受气小媳妇…

  庆贺宴自然是十分的热闹。

  在石头和郭昕买完菜到家不久,衙门报喜的人就来了,一路敲着锣,很让石头虚荣了一把…

  左邻右舍不一会儿也全聚齐了,将石头夸得完全不像石头了…

  张书办在下衙后,拎着礼物来了,张罗着放了两串鞭炮…

  石头已经乐得找不着北,石头爹则依旧保持着风度,笑得很含蓄…

  席间,有人夸郭昕有福气,哪家的冲喜童养媳能冲出个秀才公来啊…真是撞大运了喔…

  石头一听,立即抓住上菜的郭昕的手,拍着胸脯对大伙儿道,“这是我媳妇,郭氏昕儿,昕儿是我给取的名,三年前我媳妇是她,如今,我媳妇还是她,以后,我媳妇还是她,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大娘大婶,哥哥嫂子,姐姐姐夫,弟弟妹妹们在这给我做个见证,我以后若换了媳妇,天打五雷轰!”

  席间瞬间响起一阵叫好声…

  叫好声刚听,石头又接着拍了拍胸脯,“我不光不换媳妇,还会一直对她好!”

  起哄声立马此起彼伏…

  还有人嚷嚷着,“石头,你都是秀才了,换个文绉绉的说辞,让我们长长见识…”

  “不是怕大家听不懂嘛…”石头也不客气,扯着嗓子道:“文绉绉的说辞就是这样的,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一情意绵绵的诗硬是让石头给吼出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味道…迎来了一干文盲的拍手叫好,没人注意到石头爹的眼眸瞬间暗了暗…

  郭昕心里暖暖的,石头这小子怕是这辈子都与这诗产生不了共鸣,为了给自己造势,竟然在众人面前背了出来…真正是难为他了…

  热闹过后,自然是一地狼籍…虽然邻居们帮着收拾了许多,但剩下的事也不少。

  送完最后一个帮忙的邻居后,石头锁好院门,便对郭昕咬耳交代着,“我待会儿来帮忙,我先看看爹去,”就冲进了石头爹的卧室,“爹…”喊完,才一回头,呃,跑到老爹前面了,赶紧狗腿的扶老爹进屋。

  “你怎么不帮着收拾?”石头爹微抚着额头,喝了几杯酒,有些上头。

  “爹,我有话和你说,嘿嘿。”石头压低着声音,好似做贼。

  “那也先去帮着昕儿收拾了来,”石头爹道,“才说了要一直对昕儿好,马上就让昕儿一个人累,这就叫你说的对昕儿好?”

  “爹,她多做一会儿累不着,你听我说嘛,我真有事。”

  “长话短说…”

  “爹,俗话说,子不成材父之过,对吧?”

  “嗯,下文呢?”

  “那个,妻不贤惠夫之过,是吧?”

  “你想说什么?”

  “昕儿做错了事,那肯定我要担些责任的吧?”

  “是这个理。”

  “那既然是我担责,是不是也该我来教训她啊…”

  石头爹微眯着眼睛,不置可否。

  “那昕儿做错了事,生气的也应该是我,对吧?”

  石头爹用手轻轻敲了敲床沿,“说重点…”

  “就是说,爹不用生气是吧?爹也不用教训她,对不对,”石头谄笑着,“我媳妇,是打是骂,都该由着我来,对不对?”

  “你再这么胡诌,我就睡了…”

  “爹,昕儿真做错事了,我很生气,真的,我肺都要气炸了!”

  “没看出来。”

  “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嘛,只好先将火气给压下,确定你不会生气了,我再冲她发火,真的,我一定要让她好看!爹,到时你可别拦着我!”

  “我睡了…”

  “哎呀,爹,你不能睡,真有事…”

  “说!”

  “哎呀,爹,你先答应,是不是我媳妇做错事了,你不用生气,这气归我来生,你也不用教训她,罚她让我来…”

  石头爹仔细打量了一下嬉皮笑脸的胖石头,略略一沉吟,“你媳妇是不是做错了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这个没问题,”石头想了想,点了点头,“那接下来就是我的事了,对吧?”

  石头爹也想了一下,“的确该是你的事了。”

  “那就好,是这样的,爹…”石头便一股脑的将李代桃僵之事噼里啪啦给倒出来了,然后还不忘慷慨陈词,“爹,昕儿起初瞒着咱们是情有可原,可后来她还瞒着,就太过分了,我绝对不能轻饶了她,真的,爹,我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你千万别拦我啊…咱们巴心巴肝对她,她却瞒着咱们,哼!…”声音依旧很小,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显得很有气势。

  石头爹却无暇看石头表演,严肃起来,“叫昕儿进来。”

  “爹,不是说好了,我媳妇归我教训嘛…”

  石头爹眼神那么凌厉的一扫,石头只好缩了缩肩膀,“我这就叫她去,爹,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亏大了…这气该我生…记着啊,该生气的是我…”

  石头跑到屋外,一看院子里已没郭昕的人影了,又冲向厨房,拉起正在擦灶头的郭昕的手,“我给爹说了,爹叫你去呢,记着,爹发火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