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掖县(1/2)

加入书签

  白满牛在收到石头精心挑选的礼物后,对石头的好感又增了一分,谁都赞赏廉洁清明,但是,任谁也都讨厌迂腐不通人情

  于是,石头便得到了话,火速上任,缺什么,想要什么,赶紧打申请报告,趁白满牛还在兼职,先将条子给批了

  人情往来,不分时空

  石头也不矫情,冲白满牛道完谢,就吼叫着出发要不是等候白满牛派的送粮兵丁,那绝对的要披着星星上路

  郭昕那是举着双手双脚的赞成少在平凉耽搁,大夏朝的墙角不挖白不挖

  从京城到平凉走了一个多月,坑爹的是,从平凉到掖城竟然也走了一个多月,越走那越叫一个荒凉,两三天都遇不到一个人影

  平凉还算是丘陵地带,过了平凉七八日,就是一马平川的,荒原不是草原,也不是沙漠,是荒废的平原

  在第十二天的傍晚,石头拿着白满牛给的行政区划图,虚心的请教着送粮小分队分队长郭斧头,“郭兄,再过去,是不是就是掖县的地界了?”

  郭斧头40多岁,是白满牛的一亲兵,听石头询问,瓮声瓮气道:“应该是吧,许多县都没明显的界碑,这里全是盐碱地,再过去,是草场,再过去,是沙漠,不好分,也没人在意,盐碱地上没啥人,草场住的都是北狄人,沙漠里倒有几个绿洲,住的是西夷人,归谁,谁都不稀罕”

  石头听了,吧唧了一下嘴,“还是分清楚的好,干脆我先在这立个简单的界碑吧”

  “从这一直到掖城,全是盐碱地,”郭斧头好心劝着,“没几个村落,穷得很,石大人,我劝你要立界碑都再走两三天,这地要了,日后麻烦大着呢”

  石头琢磨了一下,还是道,“缴赋税是看田地和人丁,就算这荒地归掖县,也没什么麻烦啊”

  “一遇干旱,赈灾粮就得多了啊”郭斧头道,“还有,这地方,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怎么收税啊,税收不上去,影响考评”

  石头想了想,豪迈的笑道,“我不立这碑,等新都督上任了,还不是一样要划给我”转头却给郭昕低语,“将地盘划得大大的,日后也可以显摆一番,我可是管辖面积最大的县官喔,嘿嘿”若有相机,石头铁定要在界碑前拍照留念

  郭昕觉得石头就是一白痴,贫困县县长光荣嘛?

  “再穷,那也是大县!”石头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郭昕白了石头一眼,“浓缩才是精华。”

  郭昕一路行来,对掖县的经济腾飞是不抱任何希望了,啥条件都不具备啊,地是盐碱地,啊偶,能种什么啊?交通看着倒方便,不用翻山越岭,也不用爬山涉水,可距离忒远啊说到人,人口基数少,还是少数民族聚集地,嗯,搁在天朝,倒能试着搞搞旅游开发,可在大夏,生态旅游、文化旅游没市场

  但是,在这广阔的天地上不折腾个风生水起,郭昕觉得十分愧对穿越者的名号,可是,真的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瞅得夜夜都会失眠一小会儿的郭昕见石头竟然还能那么不管不顾的圈地盘,更是急啊,就算游家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