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鸡头难当(1/2)

加入书签

  掖城的第一晚,郭昕是在唉声叹气中度过

  唉,掖镇的保长和甲长竟然是靠抓阄产生的,任期一年因为没人乐意干这苦差事

  所谓保长和甲长,那是朝廷免费的打工仔,负责征粮啊,劳役啊等得罪人的差事,在这荒凉地带,想借故鱼肉一下乡里都没辙,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要粮没有,要命一条

  此外,家家户户也不和衙门打交道,天高皇帝远,谁知道县衙在哪个疙瘩就是田契和地契备案,那都是在镇上找人立书作证,去衙门备案,疯了吧,真是钱多了烧得慌?因此,保长和甲长也没办事的小费可拿

  一点油水没有,还得挨训税粮任务完成不了,上头是要发脾气的

  是以,没人想干这苦差事

  这一任的保长吴士远和甲长蒋大富才上任三个月,三个月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憨厚不失精明,和石头一起共进晚餐时,竟然都求石头给开个后门,修建衙门的差事算上他们俩让石头食不下咽

  “那他们怎么会认为我是大丫鬟的?”郭昕真的挺纳闷的。

  “听戏文啊,听人吹啊”石头嘀咕道,“去京城前,我也没见过皇帝呢,可三宫六院啊什么的,我还不是知道”

  “难吧?”郭昕见石头情绪不高,便仍开了心中的小疙瘩,关心起正事来。

  石头点点头,“白将军说主簿和捕头人选都由我来定,我当时还觉得白将军这人情给得太大了,日后若知道我和姓胡的是对头,肯定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今儿才知道,这连顺水人情都不算,哪个同进士,错,举人,会跑这地来当主簿啊”

  “若派你,你难道不来?”郭昕好奇道。

  “来是会来,但肯定第二天就借故辞了,回益州过安逸日子去。”石头说着实在话,“可县太爷毕竟不一样,好歹也是个鸡头嘛”

  “石鸡头,有章程没?”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修县衙,其余的,日后再说”石头看来奉行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坐吃山空,就那么点粮,那么点银子”郭昕好心提醒着。

  “白将军不是说需要啥给他打报告嘛?”石头道,“你说,我再讨些粮会不会显得不大识趣啊?”

  “你说呢?”郭昕好笑道。

  石头瘪瘪嘴,“我还是识趣点吧,昕儿,明儿你将救济粮的章程拟定出来。”

  “啊?我来做?”郭昕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合适嘛?”

  “你拟定好了,交给我,我又不会大声嚷嚷,这是我媳妇定的,有啥不合适的”石头白了郭昕一眼。

  郭昕脸红了,好吧,自己理解错了,原来是当幕后英雄啊

  “对了,明天招几个厨娘,给工人做饭,”石头继续吩咐着,“那些厨娘,你管起来,帮一天工,给多少钱,你拿主意,我估摸着,只要管饭,不给工钱都成”

  郭昕眯了眯眼,“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工钱意思意思就行了,”石头道,“发高工钱,只帮得了他们一时,还让咱们手头紧,得不偿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