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好心情的石头(1/2)

加入书签

  掖县上上下下都知道,这段时间,石大人心情颇好,这消息都传到北狄了,让弹劾折子还没得到回复的南郡王砸了一个酒壶南郡王明显想左了,以为是石头又给中正郡王和北狄亲王下了羊毛和羊皮订单,得瑟的以为恶心到了自己而自鸣得意

  南郡王明显小心眼了,石头哪有闲心想这个啊,连朵兰欠债不还的顺口溜都许久忘了过问,还是彭让隔三岔五的记着监督一回呢

  石头高兴,是因为自己的生辰就快到了呢,呵呵

  石头已经计划好了,生日当晚就圆房,不拖了,当然还是美其名曰的给郭昕说,那天是千载难逢的黄道吉日啊,不能错过,绝对不能错过

  石头不当神棍真正是可惜了

  这还不算,石头还煞有其事的给郭昕说,他送的生日礼物一定要仔细看,认真看,详细看一点不带脸红的

  郭昕是想乐却又不好乐,怕笑黄了石头,只好问:“你看过了嘛?”

  石头脖子一仰,“当然看过了。”现在已经在看加精版了呢

  郭昕很想问,你受得了嘛?想了想,自己还是装无知吧,给石头勤换被子得了

  石头的生辰,郭昕再忙,也得亲自过问的,便和石头商量了,自己过生日都发了寿桃,石头的生日不发好像不象那么一回儿事

  石头摇头,斩钉截铁的表示,不和郭昕攀比,自己一大老爷们,不搞这套

  郭昕琢磨了一下,石头生日不发寿桃,那么明年自己生日也可取消,这糟心事就算了了,于是也不管掖县人民是否会失望,是否会嚼舌根子了,从善如流的采纳了石头的意见。

  然后呢,郭昕便拟了个生日宴请名单,不想,又被石头否决了,从简,一切从简

  “郭大哥你总得请吧?彭让和几个管事,还有捕头,文书也该请他们吃上一杯酒吧?”郭昕皱眉了。

  “那就中午简单弄一桌,不喝酒,下午还要办差呢。”真该将石头的话录音,送给刘皇帝听听。

  “哪有中午办寿宴的?”郭昕无语,大夏的风俗是晚宴喔。

  “晚上就咱们过。”石头笑得贼眯眯的,“你弄俩小菜,咱俩慢慢吃。不喝酒。”还补充了一句。

  郭昕这才反应过来,石头这么古怪所为何来,真想来一句,酒能助兴的喔,亲,想了想,忍了,白了石头一眼,“那就提前一天请大家热闹热闹吧。”寿宴提前一天办也算正常。

  “那就提前两天。”石头道,“喝高了第二天精神不好。”

  “你就不能少喝啊?”郭昕瞪着石头。

  “心里高兴,一看到酒,怎么可能少喝嘛,”石头说得振振有辞,“提前两天,就提前两天,就这么说定了哈,嘿嘿。”然后便踱着脚,背着手出门了。

  “就正生那天晚上办!”郭昕冲着石头的背影喊道,石头晃晃脑袋,头也没回,太了解郭昕了,就一过嘴瘾的。

  无论如何,户籍上,石头要满十八了,虽然实际年龄才十七岁,郭昕还是想努力操办得好一些,早些时候就提前让人到平凉采办一些干货,这两天正好到了,于是,两个帮忙的佣人便知道了,石大人要过生日了,然后,掖县的人也就晓得了,然后,郭昕便发现,大家的眼神又热切起来

  然后,更悲催的是,听说附近60里村子的人都在邀约要提前一天奔向掖镇,郭昕是怎么知道的呢,是两婆子给郭昕说的,目的是为了让郭昕多预备些白面,免得那时不够

  郭昕就纳闷了,六十里外的人怎么也知道了呢?这交通不是闭塞嘛

  原来,当郭昕大肆收购蓝布后,就有那脑袋瓜子灵活的人开始当二道贩子了,自己跑到偏远乡镇去收购,然后转手卖给作坊,不是每家每户都有那魄力带着纺车跑到作坊门口守候的,因此二道贩子的身影便活跃起来,在路过的乡村歇脚的时间自然也多了,掖县的各种消息便有了传递渠道

  这让郭昕头疼了,问石头,怎么办?

  石头头一歪,“那还不简单,放话出去,一切从简。”

  “好嘛?”郭昕一想起诸多失望的眼神,就有些不忍。

  “有什么不好的?”石头白了郭昕一眼。

  郭昕想了想,还是听从了石头的建议,但不忘抱怨,“都怪你,没事学人发什么寿桃啊”

  石头心情好,由着郭昕说,还言不由衷的承认错误,“是,是,都怪我”敷衍的语气让郭昕更是气闷。

  好心情的石头在收到胡俊和游老大发的加急快信和银票时,也没发火,笑眯眯的给游老大写了封回信,告诉游老大,自己银两充足着呢,弄作坊是为了民生云云,然后又叩谢了游老大的关心,并体贴的问候了游家一干长辈。

  然后将回信和游老大给的五千两银票一并托特快专递发了出去。

  郭昕知道,让石头给胡俊回信,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胡俊给的两万两银票好歹也该还给人家啊,石头怎么就给收下了呢,这,这是什么节奏?

  石头笑眯眯的晃着银票,对郭昕道,“开春就给姓胡的送两万两的冬装去,别忘了算路费啊”

  “不好吧?”郭昕觉得石头有些胡闹了,开春送冬装,也亏石头想得出来,“就算加上冬鞋,算上路费,一套下来,也就600文,这得给胡俊送多少套去?三万多套啊!他的亲兵穿得完嘛?”

  胡俊在京掌兵权,但若他敢给兵丁免费发着装,就等着被刘皇帝削吧。

  “他就是将衣裳放在仓库发霉,也不关我的事。”石头老神在在的。

  “一套冬衣、一件大衣、一双冬鞋,咱们每样都只赚10文钱,”郭昕给石头算账,“3万套,咱们一千两银子都赚不到,何苦收他这两万呢”

  郭昕觉得石头这个小算盘打得太不划算了

  “工人赚到了啊,三万多套,你自己算算,每个工人能读赚多少钱?那可不是小数目,”石头也觉得郭昕简直太不会算账了,“姓胡的反正有钱,不赚白不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