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窝心(1/2)

加入书签

  老丈人来了,石头自然是要好好的陪着喝两盅的

  郭昕爹可是紧赶慢赶,好容易才赶在石头生辰这日抵达,不想,生日宴会竟然提前了,让郭昕爹挺遗憾的

  石头也遗憾啊,心想,早两天到多好

  可再遗憾,也得热络的陪老泰山喝酒,没共同语言不要紧,态度必须得有啊

  郭昕纳闷了一晚上,怎么带了16个人来啊?却又没机会问这世的爹,只好憋在心里

  不过,郭昕对于郭华金的到来还是很开心的,也许是老天告诉自己,冥冥之中,老爸老妈其实一直都关注着自己的,否则大丫爹怎么会在今日赶了来呢

  郭华金这次带来的人中有5个女眷,都是沾亲带故的,郭昕便陪着她们在小桌子上吃饭,席间略显有些冷清,郭昕不是个会活跃气氛的人,而亲戚们又觉得郭昕是官太太,都拘谨着。

  郭华金与这帮女眷们是一个也没见过,郭全田娶马春花时,郭昕虽然给送了厚礼,但和石头因在守孝,都没回去,因此,想话个家常都只能围绕着家中老人打转

  女眷这边没喝酒,加之大家都不知该谈些什么,因此,便散得早,郭昕亲自带她们去了客房,“有什么不适应的,就和我说,不要见外。”

  不想,女眷这边刚散,男同胞们也散席了,在客房院门碰到了送郭华金回房的石头,郭昕呆了呆,吩咐婆子去厨房端碗醒酒汤,自己跟着石头一起护送老爹回房。

  “爹,这边都是睡炕,过些日子就该烧炕了,比益州暖和,对了,你看看垫子够不?如嫌硬的话,我再去给你拿一床来”石头该献殷勤的时候还是很卖力的。

  “爹,这边要冷些,你看看被褥够不够厚?”郭昕也还是很体贴的,“这有多的被子,你若觉得冷,就给搭上。”

  “哎,我晓得。”

  “醒酒汤和热水马上就送来,你早些歇息。”郭昕当着贴心小棉袄,“明儿睡个懒觉,别惦记着早起。”

  “我晓得。”

  “爹,你怎么来了,还带这么多的人?”郭昕检查完被褥后,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唉”郭华金叹了口气,石头一看这是要讲lnglngstry的架势啊,忙插话道,“昕儿,爹赶了两三个月的路,乏了,我都没拉着爹好生喝酒呢,让爹早些歇息吧,有什么话,明儿慢慢说”给自己早早散席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石头啊”郭华金还是想解释一下,“事情是这样的,都怪我”

  “爹,没啥,有啥事咱们明儿再说,”石头又插话,“你好生歇息,其他的别多想,既然来了,咱想法子就是。”

  “爹,我就是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没别的意思,”郭昕也急忙解释着,正说着,婆子送醒酒汤和热水来了,看着泰山老大人喝完了醒酒汤,石头便拉着郭昕告辞了,“爹,你烫完脚就好生歇下,明儿我陪你四处转转。”

  回到房,郭昕还在掰着指头道,“有奶奶家的亲戚,有娘那边的亲戚,有二婶娘家的亲戚,还有郭家村的亲戚,这都是怎么凑一起的?”

  石头将脑袋凑近,“明儿再问呗。”

  “你中举了,咱们在益州,家中亲戚都没上门呢,”郭昕真的很纳闷,“我给爹说过的,别有事没事的给你揽事,该他出门挡掉的,他就得出这个面,爹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啊,姥爷想让那个什么几表哥来帮咱们收租子,爹都给推了呢,这回怎么”

  剩下的话被石头的嘴给堵住了

  郭昕红着脸推开石头,“你急什么啊,都没洗漱呢”

  “热水呢?”石头立马松开郭昕,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没找到,“我去厨房端。”

  “你就等等吧,”郭昕拉住石头,“你跑厨房去端热水,像什么话?先将这醒酒汤喝了,快凉了。”

  “我没喝醉,不喝,婆子忙不过来,我端一下怎么了?”石头挣脱郭昕,跑了出去,当然了,在半路就遇到了给他们送热水的婆子,石头很体贴道,“今儿你们忙坏了吧?我来吧,早些忙完,早点歇下,明儿还要早起呢。”然后接过婆子手中的热水盆,潇洒转身,走了,留下婆子在原地念叨,“石大人真是个大好人啊”

  石头三步并两步的跑回房,将房门插好,美滋滋道,“热水来啰,昕儿,我帮你擦脸”

  “我有手。”郭昕白了石头一眼,“喝醒酒汤。”

  石头嬉皮笑脸道,“喝,我喝”

  喝完醒酒汤,见郭昕还没擦完脸,石头用衣袖抹了抹嘴角,突然打横抱起郭昕,将郭昕朝床边抗,郭昕拿着洗脸帕拍着石头,“还没洗完呢”

  “我不嫌弃”石头将郭昕轻放下,压在郭昕身上,亲昵道。

  闻着石头略带酒味的鼻息,郭昕脸噌的又红了,轻声推了推石头,“礼物还没给你呢”

  “你就是最好的礼物”石头抿嘴笑着,瞅着郭昕的脸,琢磨着从哪儿下手。

  实在没想到石头还能冒这类酸话,郭昕忍不住笑了

  石头下一秒就欺了上来

  第二天一早,石头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哎呀,我忘了按春宫图来了”

  被石头折腾得浑身酸痛的郭昕瞅了一下天色,见时间还早,拉过被子蒙上头,不想理这个二百五

  “你多睡会儿”石头体贴的拉下被子,露出郭昕的头,亲了一下。

  然后,石头便轻手轻脚的穿好衣裳,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轻手轻脚的关起房门,咧着嘴,噌的一下跑到了厨房,问刚刚起床准备烧火做饭的婆子:“鸡汤熬好了没?”

  石头昨儿一大早就叮嘱婆子了,今儿早上要提前一个时辰起床熬鸡汤。

  婆子怔怔的看着石头,“鸡昨儿晚上吃了”昨天晚上一下来了那么多人,厨房里的食材大多给用了,鸡是郭昕来厨房后吩咐做的,因熬汤太慢,给煮出来,凉拌的

  石头闷了,想了一下,闪出了厨房。

  于是,三羊子大清早的就被石头拎回了家,带石头捉鸡。

  三羊子家就两只下蛋的老母鸡,稀罕着呢,但因是石头要,三羊子也不知会家人,径直就带了石头去捉老母鸡,早起做饭的奶奶见了,还得一个劲儿的说不收钱,坚决不收钱。

  当然,带着老母鸡扬长而去的石头还是硬将钱给留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