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1/2)

加入书签

  “我是不是特凶?”郭昕很有些挫败的问石头。

  石头会点头嘛?那绝对是不会的,“咱俩往外一站,肯定都说我凶嘛。”衬托媳妇的光辉形象,不分时间场合。

  “唉”郭昕重重的叹了口气,自己对郭华金真的一直是恭敬有嘉的,对自己老爸都没那么好脾气,可是郭华金偏偏就是对自己小心翼翼的,一副看自己脸色吃饭的模样,让郭昕憋屈得不行。

  郭昕只不过是问了一下,怎么带了那么多人来,郭华金就开始耷拉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解释了。

  石头离京到掖县赴任前不是给郭华金去了封信,问郭昕的堂哥郭全田是否愿意到掖县帮着跑跑腿嘛,当然了,石头当时虽然还不知掖县究竟有多荒凉,但还是用尽了几乎所有不高深的形容荒凉、偏僻的词对掖县的情况进行了阐述,让郭华金和爷爷以及二叔一家好生考虑考虑郭全地到掖县可不是享福的,是要吃苦的

  郭华金一接到信,高兴极了,姑爷当县太爷了!当了县太爷的姑爷还不忘提携郭家人呢连夜就回老家了。

  消息一传到,郭家那可是从老到少都走路带风,方圆百里,连个秀才都鲜少见的,一下子,这么亲的亲戚成县太爷了,没飘到天上去,那都已是非常的低调了。

  因此,虽然郭华金一字不漏的将掖县恶劣的自然条件给如实传达了,但去县衙打工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郭家人才不管条件多恶劣呢,再恶劣,那也是在县太爷身边混,能恶劣到哪儿去?不光郭全田愿意去,就是郭全地也眼巴巴的看着爷爷,“爷爷,我都15了”

  郭昕二婶木氏有些舍不得,可庄稼人对吃衙门饭的人天生有种敬畏,想着自己儿子日后能在县太爷身边当差,木氏这心里吧,又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骄傲感,纠结啊,这侄女婿要是能在益州府当官那该多好啊但是,没在益州当官,也不错,只要是在当官就行,呵呵

  爷爷拍板了,让郭全田去,至于郭全地等成亲后再说,“全田,你好好干,别给我们郭家丢脸,这样孙女婿才会接着提携全地”额,郭全田身上的压力貌似也不小。

  郭全田和石头同年,比石头大月份,已经成亲三年了,媳妇马春花是在石头还没给郭家买田银时定下的,岳家只是一小康农民,马春花成亲三年还没当娘,压力颇大

  好在家里人商议的结果是让马春花跟着一起去,要生孩子必须得两人嘛,当然,大家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大丫身边也能有个说话的。”

  然后大家便商量郭全田两口子该怎么去掖县,石头给的地名,好多都没听过

  还没商量出结果来,第二天,郭老爷子就叫儿子孙子们去买鞭炮,去买肉,请请亲朋好友,大办宴席,那是必须的。

  于是呢,宴席上,郭昕奶奶牛氏的娘家人,郭昕老妈王氏的娘家人,郭昕二婶木氏的娘家人,以及郭昕堂嫂马春花的娘家人全到齐了

  大家自然是好不羡慕嫉妒,恭喜话说了一大箩筐,然后,冷不丁的听说郭全田两口子还要去给石头打工,大家眼睛全直了这,这,鸡犬就已经开始升天了?大家好像勉强可以算做是一类呢

  于是,酒席一散,牛家人就寻牛氏了,木家人就寻木氏了,王家人自然就寻郭昕老爹了,都央求给石头说说,不挑工种,去扫地都成啊

  马家人也寻自家闺女了,但马春花的境遇他们也都明了,倒没起哄,只是叮嘱马春花一定要和郭昕搞好关系,借机提携一下娘家兄弟

  郭家村的人,和郭家交好的,以往接济过郭家的,还有那没出五服的,全冲郭昕爷爷去了

  郭家人头大了,赶紧的解释,掖县荒凉得很啊,苦着呢

  大家纷纷表示,大家都能吃苦

  郭华金只好硬着头皮说,石头只问了全田,连全地都没去呢,这事真不行当然了,没人对他恶言相向,都一个劲儿的劝郭华金给石头写信问问。

  郭华金就老实巴交的说了,自己一家子都靠女婿吃饭呢,实在不好开口,等日后大蛋有出息了,自己一定回报大家

  大家见郭华金如此这般的低姿态,也就没好再纠缠。

  不过,郭华金还没返回益州,郭昕姥爷就在两舅舅的陪同下寻到了郭昕娘,在房里抹了好半天的泪,等郭华金回来,郭昕娘掉着眼泪说了,自己嫁人后身体不好,又连生三闺女,一直让爹娘挂心,实在是不孝得很啊,如今自己沾闺女的光享福了,可爹娘还在受苦

  郭华金看着叹气的老岳丈,再瞅瞅哭泣的媳妇,心里也难受,虽然郭家的日子好了,但是,没分家,自己手头也没什么私房,摸着良心说,除了年节礼物备得厚些,的确没怎么帮过岳家

  纠结半天,郭华金只好道,“爹,石女婿来信真的只提了全地,要不这样,你看哪个侄儿机灵,我让他跟着全地一起去,若石女婿觉得还行,就让他日后帮我收租”

  王家老爷子立马乐开了花,“华金,你放心,我们不是那不识好歹的人,外孙女婿瞧不上,那是咱们自己的问题,不怨谁,绝对不会埋怨谁”

  事实再度证明,劳动人民的智慧是不可小瞧的,王家这边悄悄的收拾行囊,还没动身呢,其余几家亲戚便全上了郭家门于是,郭华金便被火速召回郭家村,老娘冲他抹了一天的泪

  老二郭华银望着郭华金欲言又止,就连爷爷也不住的叹气,不停的念叨谁家当初借了一碗谷子,谁家给送了几个鸡蛋最后,郭老爷子还来了句,“我也是人女婿啊”

  郭华金给逼得没办法,最后,只好带了一大群人上路

  听得郭昕问,郭华金便期期艾艾的将事情大致经过给讲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做检讨,总之,全是自己的错,给郭昕添麻烦了“来的时候说好了的,你们瞧不上,就怪他们自己”

  哪有人都来了,还将人给退回去?这不是更得罪人嘛?

  16个人里头,不是亲戚就是对郭家有恩的,你说退谁?

  “爹,你也是的,就算你要让表哥帮着收租,你自己定了就行了嘛,或者给我们写封信也成啊,干嘛要带人来让我们瞧?”郭昕真的是就事论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