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郭昕发威二(1/2)

加入书签

  郭昕恨不得拿锅铲敲石头脑袋,这说的叫什么话?真是丢知识分子的脸,丢大夏官员的脸,丢石头爹的脸,丢郭昕的脸

  石头惊煞了一干人后,又老神在在的冲着伊娅里接着吐嘈,“人皆有羞耻之心的”然后看着郭昕,解释着,“我怕说的复杂了,郡主听不懂”呃,和文盲交流很累的

  郭昕脸色好看些了,可对伊娅里的火气却是更盛了,你说你堂堂一个郡主,干嘛就喜欢挖人墙角呢?搁在平时也就罢了,郭昕自己发发牢骚也就结了,可当着郭华金的面,这是要闹哪样?不知道郭华金原本就提心吊胆的害怕石头这个富贵女婿不保险啊

  于是,郭昕冷着脸,对石头道,“石头,出个告示,告诉全县的人,你成亲了!”

  “喔”石头摸了摸鼻子,管他的,先答应下来再说。

  然后,郭昕又开口了,“石头,给我放话出去,让全县的人都知道,有那想爬你床的,哼,尽管来,回头我一并卖到江南窑子里去!让她们这辈子将男人见个够!”话是冲石头说的,眼睛却直直的看着伊娅里,妈的,这是逼着人说粗话啊

  郭华金忙悄悄扯了扯郭昕的衣袖,心急啊,怎能得罪郡主呢

  石头笑了笑,“你这是何苦,还得弄卖身契,多费事啊,还污了咱们的名声,让她们尽管来,回头你一并打发到尼姑庵修行去,让她们自己在佛前求下辈子当窑姐去”

  伊娅里气红了脸,拍桌子了:“石宜和!”

  石头还没反应,郭昕啪就跟着摔了个茶杯,“石宜和这三个字也是你叫的!”

  郭华金吓得白了脸,不住的冲郭昕使眼色,示意郭昕别乱来

  石头也给吓了一跳,这可是头回见郭昕摔除了枕头以外的东西

  就在石头愣神的功夫,郭昕已经义正言辞的冲伊娅里道,“还请郡主自重!”然后不等伊娅里开口,就冲石头骂道:“你还矗在这干嘛,不知道男女有别,要避嫌嘛!”

  石头郁闷,心想,这不是怕你吃亏嘛

  郭华金忙去拉郭昕,想劝郭昕住嘴。

  郭昕冲石头瞪眼,“还不带爹回院子!”

  石头见郭信火气正旺,只好屈服,去扶郭华金,“爹,我先陪你回院子”

  “姑爷”郭华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哭丧个脸。

  “爹,咱们先回去。”石头急忙将郭华金拉出了房间,不过,一出房间就对郭华金悄声说,“爹,你先回去,我在这守着,免得昕儿吃亏”然后也不管郭华金了,凑到窗户底下开始偷听了。

  “你这个悍妇!毒妇!妒妇!”屋子里伊娅里已经指着郭昕开骂了,“你才真正的被朝廷礼法所不容!”

  “你长没长耳朵啊?我家相公已经说了,你不知羞耻!要我让他回来再冲你说一遍嘛?我这是为夫分忧啊,试问,哪家主妇会容许夫婿不喜之人进门?!”郭昕冷冷道,“象我这么贤惠的,急夫君之所急,忧夫君之所忧,简直堪为天下表率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说你是郡主嘛,你投胎投得好嘛,不就是想说你托了白将军做媒嘛,后台硬嘛,”郭昕冷笑两声,“我告诉你,是,你硬厚着脸皮要进我家门,我是拿你没办法,但是,你确信你真的要进这个门?”

  “别,别,你别说话,”郭昕制止了伊娅里想开口的意图,“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想说,你进了门,我有没有饭吃就得凭你的心情了嘛,哈哈,我没说错吧?”

  郭昕又摔了一个茶杯,给自己壮声势,“你做梦!你敢进这个门,当天我就将你送京去!让你给公爹和婆婆守十年坟!”

  “笑话!”伊娅里鄙夷的看了郭昕一眼。

  “不信,你就试试?!”郭昕冷哼着,然后扬声道,“送客!”

  石头一听,赶紧弓着身子跑了,得躲嘛

  伊娅里走了,石头才讪笑着跑出来,“昕儿,这法子好”

  “我叫你招蜂引蝶!”郭昕冲着石头使劲拍了几下。

  “嘿嘿,”石头笑着,“仔细打疼了你的手”

  “白将军若真来保媒,怎么办?”郭昕要给气死了,如今就要开展夫婿保卫战了,这以后的日子还能消停嘛

  “没事,没事,”石头道,“我知道应付。”

  接下来的两天,石头和郭昕便可劲的给郭华金做思想工作了,请郭华金放心,石头当定郭家的乘龙快婿了

  “人家是郡主啊”郭华金那是满腹的忧愁啊。

  郭华金原本是想待个二十多天就起程回益州的,石头和郭昕苦留了好一阵,因为北边降温来得早,郭华金到了平凉大概就会是漫天冰雪了,两小口都纷纷劝郭华金在掖县过年,等来年开春再走。

  郭华金却是不放心益州家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