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无题(1/2)

加入书签

  华绍喜还带了一个消息,胡俊的闺女胡秀儿出嫁了。

  总所周知的原因,胡秀儿的身份有些尴尬。

  能和胡俊结亲家的,都不是泛泛之辈,人家自然是委婉的要个说法的,家中的嫡子可是个能干的,前途无量的,娶个媳妇怎么能身份不明呢

  亲家老夫人在家表态了,要退亲。

  但是呢,大夏朝男女大防不是那么紧,偶尔呢,小儿女们在宴会上还能打个照面,胡秀儿和她的未婚夫互相瞅对眼了的,男同胞呢就有些坚持,当然了,人家是有前途的大好青年,绝食什么的手段肯定是嗤之以鼻的,人家是找到胡灿和胡炎,让两小舅子赶紧想辄。

  胡灿和胡炎和胡秀儿的感情很好,一听,对方长辈要退亲,急了,赶紧去找昌平。

  然后胡俊也被叫回了家。

  这么多年,胡俊对胡秀儿的疼爱也不是假的,虽然已笃定,胡秀儿与自己肯定没血缘关系,可也忍不下心就此不认这个闺女

  最后的结果是,经过一番活动,太后下旨,胡秀儿成了郡主。

  昌平的闺女自然是郡主了,可英国公的闺女只能封个县主。

  胡家这么一运作,虽然胡秀儿的身世仍然含含糊糊的,但算是表明,胡秀儿算是昌平名下的了,加之胡家下一辈对胡秀儿这个姐姐又爱护有嘉,而胡俊也没否认胡秀儿是他亲生闺女,亲家老夫人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

  “秀儿何其无辜。”华绍喜对石头道,“英国公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啊。”

  石头听了冷笑,“他的原配夫人又何其有辜?”

  华绍喜尴尬了,但还是争辩着:“胡秀儿又没做错事,也不该她来担罪过啊”

  石头冷冷道,“是啊,她是没做错事,做错的沽名钓誉的胡俊!”

  华绍喜讪讪了,干笑着,“其实吧,我觉得这事英国公真没错,他不知情啊“

  石头瘪嘴,“我问你,一个是乡绅的闺女,一个是当朝得宠公主,你用脚趾头想,谁受气?不知情?哄谁呢!”

  华绍喜不做声了。

  石头继续道:“公主当平妻,谁最受益啊?他胡俊啊,又不用落个抛弃糟糠的罪名,还照样攀附了富贵,往外一说,人人还要夸他重情义,呵呵真那么重情义,和公主勾搭个啥啊?”

  说到这,石头狞笑了一下,“假模假样的伪君子!”

  华绍喜顿了顿,道:“我听我爹说,当初昌平公主追着要嫁英国公的”

  “是,他胡俊就是白莲花一朵”石头冷笑道。

  华绍喜举例了,“伊娅里不也追着要嫁你嘛”

  “那你就看看我娶不娶啊”石头道,“她要嫁我就得娶,我娶得完嘛”说到这,石头喝了一杯酒,擦了擦嘴角,“要不这样,我花钱雇一美貌女子,让她哭着喊着要嫁胡俊,你看看胡俊现在她娶不娶”

  “这,不大一样”华绍喜争辩着。

  “有什么不一样?”石头嘲讽的笑着,“我告诉你,不一样的是,我花钱雇不了一个公主,就这么简单。”

  华绍喜觉得石头的话有些牵强,可又不知该怎么反驳,郁闷了,只好也端起酒杯,自己干了。

  石头大概是觉得话题扯得太远了,给华绍喜斟满酒,笑道:“没事说姓胡的干嘛,呵呵,关我们啥事啊”

  当晚,石头就抱着郭昕闷了一大半宿,“姓胡的真他妈的是个伪君子。”

  郭昕想了想,道,“也是,他若有种,就明说,胡秀儿不是我亲生的,但和亲生的也没啥两样,然后和亲家好生赔罪,然后再好生夸夸胡秀儿,再拉拉交情,实在不行,给人跪下请成全小儿女也是行的嘛,他这样含含糊糊的,算什么事啊?这头还嚷嚷着你是他儿子,有病啊!”

  石头心情很不爽,“虚伪!”

  “算了,咱不和他生气,”郭昕劝着,“不值得。”

  “昕儿,我也不想生气,”石头郁闷道:“可就是很生气!”

  郭昕道:“别气了,等你有天能和他比肩了,再揭露他的真面目不迟。”

  “我才是个县官,”石头有些泄气,“你说,想升成府令得多少年啊,唉我怎么就没遇到兵戈四起呢?”

  “瞎说什么呢?”郭昕道,“真遇到兵荒马乱的,倒霉的还不是咱们小老百姓,你单枪匹马去挣功名去了,那我呢?现在这样也挺好啊,咱们一步一步来嘛,你看,自从咱们到了掖县,这才多久功夫啊,掖县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