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继续读(1/2)

加入书签

  事情远没郭昕乃至石头爹想的复杂,大丫爹并没和郭地主签卖身契,不光没卖身契,就是违约责任也没书面立下,一嘛,大约此事曝光后,对郭地主的影响巨大,为了不留把柄,所以没白纸黑字的留下证据二嘛,在郭家村,郭地主若自称二把手,那一把手只有长期空缺,因此,自信心爆满的郭地主也不怕大丫爹敢耍什么花样如此一来,让郭昕大大的松了口气,自己好歹还是良民啊

  加之郭老爷一心想和谐解决,因此,事情是分外的顺利,第二日,双方就交换了婚书,郭昕自此就成石家人了

  婚书一交换,大丫爹心中的大石头才总算落地,真正敢相信,自己闺女的的确确的成了秀才娘子了,两眼含泪的看着郭昕,“爹和娘享你的福了”

  郭昕听着心酸对大丫爹,郭昕没啥了不起的感情,只是看着他未老先衰的脸,手足无措的拘谨,以及对自己、他毫不怀疑的亲闺女、小心翼翼的说话讨好,郭昕就忍不住的心酸,原来生活的压力可以让原本应该伟岸的父亲变得如此卑微

  起初身份未定,郭昕自身难保,自然无暇思量大丫的家人,如今不用担心回小山村了,郭昕便决定了,代替大丫力所能及的照顾好她的家人,也许,万幸的话,在21世纪也有某个灵魂成了自己,那么,自己最大的期盼不就是希望她能代替自己承欢老爸老妈膝下嘛

  都将心比心吧

  “爹,家里若有事,你就托人给我捎个信,能帮的,一定想办法帮。”

  “没啥事,”大丫爹笑呵呵道:“你公爹给了10两银子呢,将欠账还了,剩下的可以买两亩地呢,你爷爷这几天肯定四处寻地去了,若运气好,寻到合适的,咱们家就有四亩地了呢,你别担心,啊,家里日子好着呢”

  “娘的身子弱,重活什么的就别让娘做,”郭昕道。

  “放心,爹心里有数”

  “二丫她们,”郭昕顿了顿,“反正她们还我在这边寻寻,看能不能给她们寻门合适的亲事,益州城虽然离郭家村远,但讨生活好歹容易些”

  大丫爹听得是喜上眉梢,“嗯,我回去就给你娘说,你娘肯定欢喜”

  “爹,旁人若寻你帮忙什么的,你可千万别乱答应,石头虽然中秀才了,可他并不认识衙门的人”郭昕在表态自己会照拂妹妹们后,便赶紧叮嘱大丫爹,可千万别太将石头当一回事儿了

  “我知道,不会给亲家和女婿添麻烦的。”

  虽然石头爹彬彬有礼,但与大丫爹实在不是一个频道的,客套完了,大家便没啥好交流的了,石头虽然对大丫爹很热络,但介于两人实在没啥共同语言,坐下来说两句也就没话唠了加之大丫爹自觉自家门槛有些低,高攀了这书香门第,说话做事处处都透着那么一股小心,因此,在秀才女婿家是拘谨的不能再拘谨了,加之闺女才10岁,离当家作主还早了着,是以,不用郭昕提醒,大丫爹也不会随便乱应承,和石家父子打交道累啊

  为了少出错,大丫爹奉行的原则就是,夸,使劲的夸,夸人总没错吧

  因此,在大丫爹拎着女儿女婿买的零碎小礼物与郭老爷一起向石家父子辞行的时候,大丫爹便再度将石头夸了一番,临了,还道,“明年乡试,女婿一定高中,一定高中。”

  石头脸直抽抽,那眼瞧瞧看郭昕,这是知道真相后提虚劲儿呢,还是依旧蒙在鼓里啊,到底给老丈人说没有啊

  石头爹还添乱,“亲家,明年七月,我等你啊,一定来,一定来”

  大丫爹一个劲儿的点头,“肯定来,这是大喜事啊,肯定来”

  郭地主在一旁听得内出血

  当大丫爹的背影瞧不见了,石头立马就拉着郭昕问了,“给岳父说没,我不读书了?”

  郭昕摇头,“我和爹就单独聊了半个多时辰,劲将家里的琐事去了,没顾上你这大事”郭昕虽然打定主意要代大丫照顾她家人,以换取也许存在的自己的替代者让爸妈开心,但毕竟还是要做些心理建设的嘛,关于石头前途的事,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忘了“也没什么,大家都知道秀才不好考,你明年找个由头说不考就是了,反正我爹又不知道你到底在读书没”郭昕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石头想想,接受了这个说法,不想,石头爹却道:“郭老爷可在一旁听着呢,我估摸着,郭家村肯定都会传遍了,明年说不定郭家村家家户户都等着昕儿家放鞭炮呢,石头,你这人丢大了,你说你丢到你姥姥家也就算了,怎么丢脸丢到你岳丈家了呢?”

  郭昕疑狐的看着石头爹,激将法?亲爱的公爹,石头中秀才你都说是走狗屎运了啊,能不能清醒些?因材施教,这四个字,你确信真的没学过?

  石头有些晕,“我就是考,也考不上”

  “喔,就是说,这人是无论如何都会丢的”石头爹瘪嘴。

  郭昕想了一下,开口道:“爹,大家都知道举人不好考,不会笑话石头的”

  石头爹冲郭昕摇摇头,没继续,进屋了。

  “真不会笑话我?”石头有些不放心。

  “郭老爷的大儿子如今都还只是童生呢,”郭昕道,“村里知道中秀才难,举人比秀才厉害,自然更难了,谁会笑话啊,最多就说我爹胡诌。”

  “那郭老爷传话呢?”石头自尊心还挺强的。

  “到时就说是他的良好祝愿嘛没事,没事”郭昕安抚着。

  石头觉得有道理,高兴了,出门去活动筋骨了,这两天努力装着秀才样,可把石头给憋坏了

  石头一走,郭昕就被石头爹叫到屋里了。

  郭昕抚了抚额头,看来公爹不高兴了怎么劝呢?

  不想,石头爹却拿出一个小匣子,“打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