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推广一(1/2)

加入书签

  腊月二十八,京城年味正浓。

  大街小巷热闹非凡,人们是一片喜气洋洋。

  京城衙门虽然还没放假,但官员们也松懈了不少,除了要负责大年初一皇帝祭祖盛典的礼部,其他各部门都基本上没啥要事了

  官员们当然还是要按时应卯的,横竖又不需要他们回去打扫除,也不需要他们去买年货,不用为家务琐事而翘班,而各种宴请都在晚上,白天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到衙门大家唠嗑呢

  大家都以为,腊月二十八会与二十七一般在节日的气氛中悄然度过

  不想,晌午后,京城各个衙门全沸腾了

  掖县派人大张旗鼓的给各个衙门送礼了

  水至清则无鱼,古今如此。

  大夏朝的地方官在年节时一般也都会给京官意思意思

  一般情况下,巡抚这个级别的,每年肯定都会给京里要害部门的高官送点礼物联络联络感情,当然了,能做到巡抚这个位置,各方面的关系网肯定不少,给各自的靠山送的礼物那更是费心挑选的,但是,人家讲究的是低调,通通都是私下完成的

  至于那些级别低的,也会朝京城送礼,一般都是送给同年啊,同乡啊,少数也会给费力搭上线的高官送礼,也是不声不响的操作

  别说大夏朝了,就是往上数,一直数到史前,官场上迎来送往,哪有敲锣打鼓的大肆宣扬的?

  因此,当大夏朝的户部衙门大门传来一阵锣鼓声时,守门的还在吆喝,“这是户部重地,到别处去闹去!”还以为是讨喜钱的杂耍班子。

  不想,锣鼓声中出来一年轻小伙子,一抱拳,“小的奉掖县县令石大人之命,给户部各位老爷拜年来了!”

  守门人楞了,掖县是哪儿?京郊什么时候有个掖县了这个县令是哪个混球啊,这是要户部的官老爷们都出来看杂耍?

  真不能怪守门人认为这是个杂耍班子,任谁瞧了队伍里两个敲锣,四个打鼓的,后面还跟着十多个青壮,也不会做他想啊

  在守门人发愣的时候,队伍后面的两青壮抬了一个大筐子亮相了,“这是掖县的特产,羊肉干,请户部各位老爷尝尝鲜”

  守门人这才发现,队伍最后面好像是个板车

  守门人无语了,看来这个县官是想搭关系啊,可有谁这么拉关系的?蠢啊

  守门人无语的那一阵工夫,三个大筐子给摆门口了

  然后,然后,这个杂耍,啊,不对,这个送礼队伍就敲锣打鼓的调头了

  守门人摸摸脑袋,想瞒报,可这阵仗,怕是瞒不了,只好跑去汇报了。

  层层这么报上去,最后,三大筐的羊肉干就摆到了户部尚书跟前

  户部尚书摸摸胡子,郁闷了,这算什么?收还是不收?这是个问题,三大筐羊肉干到底该怎么定性呢?说是行贿,三大筐羊肉干就想行贿整个户部衙门,貌似有些侮辱户部啊,不是行贿?可这三大筐羊肉干没给钱啊

  户部尚书正犯难呢,下人回报,掖县送礼队伍去了吏部

  户部尚书楞了,“再探”

  掖县送礼队伍去了礼部

  掖县送礼队伍去了工部

  掖县送礼队伍去了兵部

  掖县送礼队伍去了翰林院

  户部尚书听到这,下巴都要掉了,连清贵的翰林院也去了?

  到衙门快下班的时候,最新进展是:

  掖县送礼队伍去了御史台

  户部尚书听到这,已经没表情了

  傍晚时分,宫里的刘皇帝下巴都要掉地上了,“除了御林军和宫里,京里各个衙门全送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刘皇帝不知该做何表态,额,明天能不能提前放假啊?皇帝抚额,轩塰啊,你到底是怎么教的啊

  虽然石头一去掖县就和南郡王闹僵了,但是,一转眼,就和中正郡王和北狄亲王拉关系去了,因此,刘皇帝对石头的行事还是比较满意的,还给贤妃夸过,石头有潜力啊

  得,这下好了,自己打自己嘴巴吧

  胡俊下班后,纠结了要不要去游家走一遭?

  游老大是提前翘班了,此时正在家里跺脚呢,这哪是四弟教出来的人,明明就是老三教的嘛

  游老三正为石头收了胡俊的钱却还了游家的银票而闹心呢,听了这匪夷所思的消息,楞了片刻,就跳起来要找胡俊拼命

  游老二叹气,“你闹什么闹?明儿早朝还不知大家怎么弹劾宜和呢?你能不能就别添乱了”

  “宜和初次为官,身边又没个幕僚,被人诳那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