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交底一(1/2)

加入书签

  京城刘皇帝会怎么处置,石头不知,天高皇帝远的好处此时就体现出来了

  但是,石头还是在大年三十前挨批了,皇帝离得远,可媳妇就在跟前啊

  郭昕,一21世纪的普通人,智商普通,情商普通,经历也普通,但是,架不住人是户籍警啊,是公务员啊,公务员是干嘛的,吃皇粮的啊

  吃皇粮的最忌讳的其中一条就是标新立异,四平八稳才是吃皇粮必遵守的行为守则

  新奇的点子,搁在商业公司,那叫创意,放在朝廷部门,那叫有病

  其实吧,客观来说,也不能怪朝廷守旧,因为朝廷需要的是稳重的形象嘛。

  郭昕当了几年户籍警,对朝廷饭其中的门道好歹也大致有个了解

  大夏朝的衙门是咋回事,郭昕不清楚,但是,郭昕敢断言,大夏朝的衙门绝对的比天朝更保守。

  一个保守的机构,不按规矩出牌的人能存活嘛?没深研过什么权谋的郭昕想都不用想都能知道答案

  因此,当确认石头不是什么穿越者后,郭昕便端起茶杯问了,“石头,咱爹是谁啊?”

  石头乍一听,还以为郭昕是糊涂了,要不怎么前言不搭后语后又冒傻话呢,当然了,是不是给气糊涂的,还有待研究,“昕儿,你说笑呢吧?”

  郭昕抿了口茶,放下茶杯,执拗的问着,神色嘛,勉强算是似笑非笑:“石头,你给我说说,咱爹是谁”

  “你糊涂了吧?”石头眯眼了。

  “我还真有些糊涂了呢,”郭昕抿嘴笑了笑,“你提示提示,咱爹是谁”

  石头看着郭昕,也不眯眼了,眼睛大小恢复正常了,却瘪了瘪嘴:“你想说啥?”

  郭昕冲石头啧啧道,“不笨嘛”

  石头白了郭昕一眼,“你见过哪个同进士是笨蛋的?”

  得,看来石头对自己的科举成绩还是很得瑟的。

  “你。”郭昕没好气道。

  石头不服气道,“我哪儿笨了?”

  “你还不服气啊?”郭昕正色道,“你一不是皇帝的儿子,二不是皇帝的女婿,三不是皇帝的救命恩人,你竟然就贸贸然的让人敲锣打鼓的给京城各衙门送礼,你哪来的自信认为皇帝不会狠狠处置你?你是只送了羊肉干,不值几个钱,可此风一开,谁知道会让官场乌七八糟成啥样,我都能想到这点,皇帝能想不到?”

  石头见郭昕原来是担心这个,笑了,“昕儿,我不是给你说了嘛,少操些心,这些事,我心里有数,你别杞人忧天,听话”

  郭昕瞪了石头一眼,接着叹了口气,“石头,大伯虽然是国公,可你不也到掖县来当县令来了嘛?”顿了顿,又补充了句,“胡俊应该也不希望你来的。”言下之意就是,有两国公当靠山,可不也给发配到这穷乡僻壤了嘛

  当然,下一秒郭昕就赶紧将自己的意思阐述清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说,皇帝乾纲独断,他一旦拿定了主意,大伯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石头不做声了。

  郭昕看着石头,想了想,还是决定将心中所想和盘托出,“石头,为官之道我是不大懂,但是,像你这样肆意而为,怕是落不到啥好果子的,皇帝就算顾念爹的情分,可是在皇帝心中,朝廷社稷毕竟才是第一位的,你是为了掖县百姓才出此下策,可是,石头,掖县不是京畿重地,也不是富庶的江南,也不是兵家必争之地,说句不好听的,掖县百姓就算全死光了,在皇帝眼中也不算是什么大事,这点人口,还不及咱益州一个富庶大镇呢”

  “石头,有句话说出来你听了肯定不舒服,”郭昕斟酌了一下,“但我还是想说是不是咱们冲胡俊发火,和胡俊对着干,太过肆意了,使得咱们有些忘乎所以了”

  石头摸了摸郭昕的脑袋,轻笑着,“昕儿,看来你天生就是操心的命啊不想让你烦心,你却偏偏自寻烦恼,唉,得了,日后我也不瞒你了,免得你瞎想,更费心神。”

  郭昕有些不高兴了,“石头,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军师的料,也没能力和魄力帮你什么,但是,我不愿意做一枝缠树的藤,我想做为一棵树,和你站在一起,根茎相连,枝叶相交,一起迎接阳光,一起面对风雨当然了,也许我只是一灌木,永远无法成为参天大树,但是,但是”郭昕支吾了一会儿,才小声道,“好歹也是树。”

  石头好笑的摇摇头,“真不知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