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年三十三(1/2)

加入书签

  大夏朝年三十的风俗是晚上团年守夜,因此,按理说,年三十下午小街上就应该没什么人了。

  但是,郭昕不是请了戏班子嘛,戏班子的钱是按天数算的,年三十不表演,郭昕照旧还得付款,精打细算的郭昕便给戏班子的班主商量了,年三十下午是不是还是表演两场啊,地方偏僻,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看过戏

  雇主发话了,戏班子当然只能说好。

  因此,戏班子就将告示贴出去了,年三十下午表演两场。

  戏班子要表演,小商小贩自然也就不会休息,因此,年三十的下午,掖县竟然还热闹非凡。

  走在小街上,看着初显繁华的小街,郭昕不由骄傲起来,是不是该排个大夏朝版本的南泥湾呢?

  郭昕偷眼瞧去,石头貌似也颇有成就感,胸脯挺得高高的,石头也算是少年得意了吧

  “哇,这个是什么?”吃货德香竟然看到吃的还那么的激动,让郭昕甘拜下风,心甘情愿啊。

  “这是麦芽糖。”郭昕当着解说。

  德香可不是干激动,激动完了,人就掏腰包了,然后在郭昕“能吃得下嘛”的眼神中,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郭昕彻底服了

  “这里比我们的集市东西多。”德香啧啧道,“我太喜欢这里了。”

  “让你们笑话了,”六王子抱歉的对石头道,“我这个妹妹就喜欢热闹。”

  “人之常情嘛。”石头淡淡的回应着,对于郡主这种生物,石头不敢太过热情,危险,石头都想好家训了,等儿子出生,就宣布石家家训:防火防盗防郡主

  “我们也去看戏吧。”德香已买了瓜子,边吃边对郭昕道。

  你能听得懂嘛?郭昕当然不能那么没礼貌了,委婉道,“这边的戏文我都不怎么听得懂。”

  平凉的戏班子可不是唱京剧的,而是地方戏,吼得厉害,郭昕估摸着大概和后世的秦腔有些渊源,听不懂,真心听不懂

  德香不在意道,“去看看嘛,听不懂也可以猜的。”

  郭昕耸耸肩,无所谓了。

  于是,一行人就慢慢朝戏台走去,戏台搭建在作坊附近,敞得开嘛。

  到那一看,好家伙,人山人海这个词真的能用得上了,烨县什么时候这么多人了?

  “这两天又有人搬来了?”郭昕小声的问石头。

  石头摇头,“谁大过年的搬家啊。”

  而德香则作势要朝人群里挤,被六王子拉住了,用北狄语教育了德香一顿,德香暂时安静了。

  就这节骨眼上,锣鼓声响起了,演员还没上场,观众就是一阵叫好声,勾得德香好不心痒,不住的跳起来想瞅个仔细。

  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衙役终于看到了石头,忙跑过来,“大人,小的这就给你开道。”衙役也想趁此机会凑近了瞅瞅,虽然给家人占了好位置,可自己不是瞅不到嘛

  “怎么这么多人?”石头现场问了。

  “每家每户都有好多亲戚投奔来,”衙役皱眉了,“小的家里七大姑八大姨来了20多个,家里塞得满满的,就差拿浆糊将人粘墙上睡了”

  “走亲戚也是初二开始啊”石头纳闷着,“这边的风俗不一样?”

  “按理应该是初二走亲戚,可好多亲戚都离得远,没个三五天到不了,”衙役苦着脸道,“大家就提前动身了。亲戚家都没啥口粮可办年夜饭,索性就来掖县了,瞧这架势,来了怕都不想走了”

  戏台上的锣鼓声越来越响,恍惚间貌似两武将出场了,露天演习声效效果不大好,因此,武戏多些,反正大家看的就是热闹

  德香激动了,跳得更高了,嘴里叽里呱啦叫着。

  六王子一脸的无奈,石头只好对衙役道,“这么多人,不容易挤进去吧?”大家都在专心看戏台,没人注意身后来了县太爷。

  “老爷来看戏,大家伙自然得让啊。”衙役一下来了精神,将家里的烦恼抛之脑后,张嘴就待吆喝。

  “别,别,”石头制止了,“绕到后面,从戏班子进吧。”

  观众自然都在戏台前方、左面和右面聚集,后面肯定是空荡荡的。

  于是,石头一行人轻轻松松的从后台来到了第一排,好几个搬了板凳占位置的人都赶紧将板凳让了出来。

  石头也不扭捏,不坐下,站着更碍事,谢过后,就招呼六王子他们一起坐下。

  让座的人则朝后面去挤空位。

  德香很高兴,分了好多瓜子给郭昕,“好看,好看。”

  郭昕真没觉得哪儿好看,扭头去看石头,见石头也一脸的茫然,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