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年三十四(1/2)

加入书签

  大年三十石头遇刺,亲戚们得了消息全涌进了县衙,在确信石头安然无恙后才齐齐松了口气,却纷纷表态,要守在县衙,保卫石头,让郭昕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将人给劝了回去,那叫一个累啊。

  郭华金等亲戚们走了后,脸色还没复原,嘴唇不住的颤抖着,“菩萨保佑啊,菩萨保佑啊,大丫,好好酬谢一下土地公公土地婆婆”

  掖县附近并没寺庙,只有一矮小的土地庙。

  郭昕为了让郭华金心安,便应了,“明儿一早我们就去拜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

  郭华金这才好似有了点主心骨,“告诉石头,别轻饶了刺客,太胆大了,竟然敢行刺县太爷,真正是狗胆包天,别饶了他。”

  “石头在亲自审问呢,”郭昕道,“爹,你就放心吧。”

  “要我再带些人来不?”郭华金想了想,又道,“护院多些总是好的,村里青壮多,工钱又少”

  郭华金知道了游忠他们的薪水后,牙疼了好几天。

  “爹,如今人手足够了,”郭昕好言好语道,“若缺人了,我会给你说的。”

  “女婿可是贵人啊,可不能大意。”郭华金叮嘱着。

  郭昕微笑点头,尽孝的将郭华金送回卧室,一路上还在不住的宽慰郭华金。

  若说郭华金对石头有多深的感情,那是扯淡,郭华金如此紧张石头,无外乎就是因为郭家沾了石头的光成了家乡的知名人士而已

  郭昕不由坏坏的想,石头若是一穷小子,只有三间茅草房,还会有这待遇嘛?

  思及此,郭昕觉得怪没意思的

  安抚好郭华金,郭昕又去客房看望了一下德香,见小姑娘正兴致勃勃的在数瓜子壳,说笑了两句便告辞了。

  回房后,前院还没消息传来,郭昕不由在屋子里来回踱起步来,这个刺客到底和胡俊有多大的血海深仇呢?

  郭昕实在觉得晦气,请一个戏班,竟然就请到了一个已隐藏十多年的要找胡俊寻仇的刺客,这叫什么运气啊,买彩票能中500万不?

  郭昕在屋子里来回走了数十圈,突然想到,世间难道真有这么巧的事?

  戏班是叫平凉来的一韩姓文书请的,当得知郭昕有请戏班的意图后,韩文书就主动说他和一戏班比较熟,可以帮着介绍,郭昕就让韩文书写了封信,让人去平凉商谈去了

  韩文书该不会有问题吧?郭昕眯起了眼

  因平凉离掖县路途遥远,因此,韩文书并没回平凉过春节

  因刺客事件,后院的院门口也守着四个游家的家丁,郭昕出了房间,来到院门口,对其中一人道,“去告诉游忠,韩文书和这个戏班熟”

  然后,郭昕便回卧室继续以踱步来排解心中的不安和焦虑

  大年三十祭祀祖先的一应贡品都准备好了的,如今石头和郭昕已不用在院子里对着一方向磕头了,在后院,有专门的一间屋子,供奉着石头爹和石头娘的牌位。

  因刺客事件这么一闹,祭祖还一直拖着没办呢。

  郭昕有些犹豫,该不该叫人再去提醒石头一声

  好在石头在离零点还有半个时辰就赶了回来,“真正是晦气。”

  “问出什么了没?”郭昕忙迎了上去,天空又飘起了雪花,郭昕接过石头的大衣,在门口抖了抖。

  石头摇摇头,“让游忠接着问了。”

  “他说和胡俊有什么仇?”郭昕刨根究底,“胡俊在这边呆了五年,他怎么没寻胡俊报仇?他是怎么说的?”

  石头叹了口气,“任凭我问什么,他都一言不发,只是冷笑。”

  “啊?”郭昕郁闷之极,“他当时不还吼了的嘛,怎么如今不吭声了?”

  石头也很郁闷,“谁知道啊”

  “用刑了没?”郭昕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声。

  石头微微点了点头。

  “他牙齿里会不会藏了毒药?他会不会咬舌自尽?”郭昕思维一下散得很开,“你该提醒一下游忠,别让他寻了短见。”

  石头无语的看着郭昕,“你脑袋里都想些什么?牙齿里藏毒药?你藏个让我瞧瞧?咬舌自尽,你咬咬试试?”

  是了,牙齿里藏毒药,这技术含量可不低,郭昕估计,大概国公府这个级别的大概可能会接触到

  咬舌自尽,额,听着好像要容易些,可一般人怕也不怎么会操作

  被鄙视的郭昕自知理亏,瘪瘪嘴,没反驳,“石头,你日后出门身边还是多带些人吧,你力气再大,也双拳难敌四手”

  石头搂过郭昕,“听你的,对了,昕儿,让游忠媳妇开春后就来吧,你身边也得有人才行。当时是我欠考虑了,出京时就该听大伯的,带了游家的下人来的。”

  游忠他们一来,石头顿感轻松不少,这些人相对见多识广,上手很快,更会举一反三,而乡下亲戚们虽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