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疑团四(1/2)

加入书签

  在游茗眼里,石头爹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要貌有貌,要风度有风度,想当年,许多闺阁小姐身边的丫鬟那是排着队的给游茗塞钱,就为打探石头爹的出行安排

  石头爹的粉丝团除了小姐,还有一大帮的文人骚客,架不住石头爹有才啊。

  用游茗的话来说,石头爹那是睫毛一眨就能信手拈来句句好诗,谈笑间就能做出锦绣文章,羡煞众人忆当年,经游茗手收的请帖拜帖不计其数

  石头爹不光有貌有才,胸中还有丘壑,激扬文字,指点江山,那是样样拔尖,当初,几方人马为争石头爹还群殴过好几回呢

  这般优秀的石头爹对人还特和气,特重情重义

  对大夏,那是忠肝义胆,对朋友,那是两肋插刀,对兄长,那是掏心掏肺,对下人,那是关爱有加

  总之,听了游茗的介绍,郭昕脑海里只涌现出四个字,天妒英才,这般人物就不该在俗世存在

  石头可没遐想,而是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符合一两句,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表扬完偶像后,游茗的声音便低落了起来,因为该胡俊出场了。

  原来石头爹和胡俊并不是在宜家村相识的,胡俊出外投军后,石头爹才到郊外养病,结识了宜家太爷,也就是石头的外公。一老一少很是谈得来,遂成忘年交。

  当时胡俊投军在外,生死不知,宜家太爷很是挂心。

  当年兵荒马乱,各路诸侯都扯起了大旗,宜家太爷也不知胡俊投到那路诸侯帐下,石头爹也只能空安慰。

  总之,游茗是着重渲染了石头爹和宜家太爷的忘年情谊,对石头娘只字未提。

  郭昕觉得有问题啊,有问题,暗暗瞅瞅石头,见石头听得聚精会神,只能将头一低,掩盖住自己的疑惑

  石头爹在郊外养了一年病,身子骨硬朗了,便得给大夏卖命去了,辞别时给宜家太爷保证,一旦打探到胡俊的消息就给宜家太爷送信。

  巧了,胡俊竟然也投在了大夏的营帐下

  胡俊也算是能人,虽然毫无背景,但凭着一身本事,已在先皇跟前挂上了号。

  可是,那时战事胶着,交通阻断,没法给宜家太爷送信,只能坐等时机。

  于是乎,两年又过去了。

  这两年里,石头爹和胡俊也成了朋友,一文一武,难得默契高,为大夏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这两年时间里,昌平和胡俊已开始你侬我侬了

  “胡俊知道我爹认识我外公不?”石头问道。

  “怎么不知?”游茗哼了声。

  “两年时间都没法送信?”石头问道。

  游茗摇头,“一个隘口,两月就换三、四拨旗帜,大家打得眼都红了,咋送信啊”

  总之,客观原因使得石头爹和胡俊都未能给宜家送上一封平安信。

  后来就是大夏初显霸王之气后,昌平就闹着要嫁胡俊了,胡俊却说家中早已定亲,什么岳父对自己恩重如山,什么糟糠之妻不下堂云云总之,就是告诉大伙儿,自己不做那背信弃义的小人

  “爹怎么说?”石头问道。

  “四公子只是告诉胡俊,若保不住宜家老小的平安,其余的免谈。”游茗道。

  “胡俊没派人去宜家村保护宜家对不对?”郭昕问道。

  游茗道:“当时到宜家村的路还被败军守着”

  “那就是胡俊没派人去了。”石头肯定道。

  “但是,宜家平安等到胡俊衣锦还乡的”郭昕迟疑道。

  “那是四公子给先皇上了一折子,”游茗道,“具体写的啥我不清楚,只知道为此,大公子和四公子起了争执”

  石头和郭昕对视一眼,没做声。

  游茗继续道:“四公子的折子上了后,如今的皇帝,也对着四公子叹了好些气呢当时的宠妃张妃和她儿子却对人说起了四公子的好话”

  总之,石头爹的折子交上去后,大夏上层暗涌不断,窥视太子之位的皇子们都冲石头爹伸出了橄榄枝,而石头爹则依旧对当今的皇帝表了忠心

  “反正,若不是四公子,宜家怕早遭人害了。”游茗一脸的激愤,“胡俊啥都没做,还得了个好名声,四公子则被现今的太后给忌恨上了,先皇对四公子也不满,要不然,怎么会定都后给了四公子一个闲官?”

  “不是说爹身子骨不好嘛?”石头真不知还有这原委。

  “四公子身子是不大硬朗,”游茗愤愤道,“可也没少为大夏熬更守夜,当初先皇交给四公子的机要事可不少”

  “那当今皇帝对公爹也应该心中不喜吧?”郭昕说出心中的疑问,按理,上位者都不会喜欢这种要挟自家的人的

  “要不是四公子,他早就没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