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贺寿三(1/2)

加入书签

  北狄除了大夏朝封的南郡王,北郡王,中正郡王和北狄亲王外,还有许多遗老遗少,以前都是各自部落的头,自称也是王,不过,奈何武力值不佳,或者没啥地理优势,或者拍马屁水平有待提高,因此,在大夏朝那只换了个国公啊,或者将军之类的头衔。

  这些北狄国公啊,将军啊,对如今继续当王的同胞心中肯定是不服气的,可为了子孙后代想,也只能将这口气给吞了回去,面子情还得讲究讲究嘛。

  而北狄亲王既然能被大夏封为北狄唯一的亲王,那本事自然是高出了北狄贵族的平均水平的因此,北狄亲王这次大寿,整个北狄的贵族都惊动了。

  连一向不怎么交际的伊斜将军都叹气再三,亲自带队出发了。

  别看伊斜将军如今默默无闻,可在20年前,北狄人谁不知大名鼎鼎的伊斜王啊!

  伊斜王可不光是战功了得,人还有政治追求,期待着能将北狄松散的部落联盟改头换面成中央集权

  奈何形势比人强,奋斗的结果是儿子们全死光了,自己还被北狄贵族们给边缘化了

  心灰意懒之际好歹残存了一分理智,没抹脖子也没上吊,而是收拾残部,带着襁褓中的小孙子,远遁去了北狄的最最北边当起了游寇

  几年前,胡俊平定北狄后,刘皇帝也不知怎么的,竟然想起了这个人,一问,那个唏嘘啊,就不提了,唏嘘完,自己的尾巴又翘到天上去了,还是老子厉害啊

  得意完后,下了道旨,给伊斜封了个将军,算是给了个身份。

  伊斜成了名正言顺的将军后,一直都守在自己圈的、完全没人去抢的营地中,谁的交道也不打。

  今儿适逢北狄亲王的大寿,伊斜瞅瞅牙牙学语的小重孙,再看看一脸希翼的幺女儿,深深的叹了一夜的气,第二日才没精打采的宣布,参加寿宴去

  因带着小重孙,伊斜一行人就走得慢悠悠的,可不想,眼看还有十多天就要到目的地了,小重孙却突然发起了高烧

  伊斜原本是有五个儿子的,结果全为了老爹的理想战死了,只剩下一襁褓中的小孙子,不想,在小重孙还没出世,小孙子就病死了

  伊斜这些年也没少耕耘,可却只在十五年前得了一老来女,就再也没了动静

  膝下荒凉啊,好不凄惨

  今儿去被北狄亲王贺寿,其实也是为了老来女的婚事,自己那地实在是太荒凉了,伊斜心疼闺女,想让闺女在富庶的北狄界内找个人家

  要给闺女找人家,自然要将闺女带上,小重孙留在家,伊斜自然是不放心,便一并带上了,实在是小家伙很皮实,出生后就没得过病

  当然,伊斜身边最高明的大夫也随行了,可谁知道在半道上小重孙竟然就发起了热呢大夫竟然也是没辙

  伊斜急啊,也顾不上许多,下令加速前进,得快快找到个好大夫啊

  这一赶路就是两天,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好容易见着前方有炊烟了,还没策马到跟前呢,就见着一铁塔般的壮汉左手拎着大锅,右手背在背后,矗立在暮色之中,衣袖随风飞扬

  伊斜一看,心中大喜,这么诡异的出场,不是能人就是异人,小重孙有救了

  随行的大夫心中则暗骂了一声,装逼真的是冤枉石头了啊,小小的队伍集合好后,游引就赶忙将大锅塞给石头,若不是气氛不对,郭昕保不齐就会笑倒在地,大锅不是石头主动要求的,风吹衣袖就更不关石头的事了啊

  大夫再一看,装逼的家伙身后还有一伙人,忙提醒伊斜,提高警惕。

  伊斜将马一停,吩咐人道,“去,问问是哪个部落的,态度恭敬些!”

  小兵打马上前,叽里呱啦问了一通。

  大家听得云里雾里的,面面相觑,此行就没带翻译,一是觉得没啥必要,到了北狄亲王那,说汉语能交流,二是石头说下大话,说日常用语他能猜个**分,在路上问牧民借个东西买个货物啥的,绝对没问题,三是节约成本

  于是,石头只好皱着眉头问,“你们有会说汉话的嘛?”

  小兵先也是急了,加之天色已暗,瞧得不怎么真切,见对方冒了外语,才注意到对方的服饰不一样,急忙打马跑了回去,“王爷,好像是汉人。”

  “汉人?汉人好,汉人的医术都高!”伊斜只觉得是天不亡他的小重孙,忙对大夫道,“孙先生,是你家乡人呢。”

  已是胡服胡冠的孙先生楞了片刻,忙策马上前,大概还有30米就下了马,对装逼的汉人那是必须得表示出莫大的尊敬的,否则装逼的人会觉得自尊心受损的

  “应该只是过路的。”石头已在安慰郭昕了,将手中的大锅还给了游引,然后自己迎了上去。

  孙先生和石头一打照面,楞了一下,好像哪儿不对,却听石头已在自报家门了,“在下掖县县令石宜和,不知尊驾何人?”

  孙先生下意识的就反问,“你姓石?你不是应该姓胡嘛?”问完才想起来,这小子不就是胡俊的翻版嘛怪不得那么装逼

  石头对此已很淡定了,“在下石宜和。”

  孙先生呵呵干笑了两声,“你和我认得的一个王八蛋很象,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石头一听,高兴了,“很多人都说我和那王八蛋很象。”

  孙先生有些疑惑,“你知道我说的王八蛋是谁?”暗道,不应该啊,这人若是县令,应该知道胡俊是谁啊,怎么也跟着起哄呢。

  石头笑道,“当然知道了。”

  孙先生挠挠头,“你真的知道?”

  石头点头,反问着,“有什么问题?”

  孙先生摇摇头,干笑着:“没问题,没问题。”

  “老先生如何称呼?”石头很礼貌的,就冲人叫胡俊王八蛋,那必须得礼貌。

  “老朽姓孙,在伊斜将军麾下做事,”孙先生笑道,“你随行的有大夫嘛?伊斜将军的重孙病了。”

  石头真是爱莫能助了,一阵猛摇头,“不过,我带了药的,你们有大夫嘛?让大夫看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