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贺寿五(1/2)

加入书签

  “你说他家里应该还有不少好药吧?”伊斜的手下那叫一个训练有素,短短的时间内就搭好了营帐,伊斜还没进帐篷就迫不及待的问孙庭壆。

  孙庭壆嘀咕道,“在我们那边,没事就想着药,不吉利”

  伊斜进了帐篷,在毡子上坐定,“这是北狄。没药才不吉利呢。哎呀,阿瑞阚怎么没跟着进来,来啊,去告诉郡主,得时时注意小王爷的额头,听到没?”阿瑞阚是伊斜的老来女。

  “你不要那么紧张嘛,”孙庭壆皱着眉头,“没病都会被你吓出病来了。”

  “我六个儿子,10个孙子,想当初,儿子们算个啥,孙子们算个屁,真不稀奇,不稀奇啊,可如今只剩下一闺女,一小重孙,换了你,能不紧张?”伊斜叹着气。

  孙庭壆没好气道,“我还没子嗣呢!”

  伊斜拍拍孙庭壆的肩膀,“比我强,不用白发人送黑发人。”

  “阿巴斯会健健康康的。”孙庭壆看着原本该子孙满堂的伊斜,不由也唏嘘起来。

  “若能多备些好药,那更会健健康康的了!”伊斜的话题又绕回到了药上,痴心不改啊。

  “不是从平凉城买了药材的嘛。”孙庭壆语气不善。

  “怎么能比得了宫的?”伊斜扬扬下巴。

  “你想怎样?”孙庭壆斜眼看着伊斜。

  “就算他是胡俊的儿子,”伊斜神色很认真,“我也要和他交好。”

  孙庭壆不由哼了声,“我还以为你要去抢呢!”

  伊斜语重心长道,“抢得了一时,抢不了一世,阿巴斯才一岁多。”来日方长啊,不能做一锤子买卖。

  孙庭壆没啃声,但看得出来,气很不顺。

  伊斜嘀咕着,“我和胡俊又没有仇”明显中气不足。

  孙庭壆指了指伊斜,瘪着嘴,暗暗运气。

  “你是和胡俊有仇,找他儿子撒气,啧啧,太丢人了,”伊斜摇摇头,继续给孙庭壆添了一堵。

  “我说了要找他撒气嘛?”孙庭壆没好气道,“我只是要弄明白他到底是谁?!”

  “今晚灌醉了,咱们一起问,保管叫他露出原形!”伊斜立即表明自己的立场。

  “将军,老将军,你悠着点吧!”孙庭壆瘪瘪嘴。

  “你以为你还年轻啊,”伊斜瘪嘴,“你若成亲,也当爷爷了,比我只矮一个辈分。”

  孙庭壆郁闷,“老将军,我心情真不好,别逼我以下犯上”

  “回你帐篷待着,饭好了叫你。”伊斜挥挥手,也不想惹急了孙庭壆。

  孙庭壆吐了口浊气,起身出帐,见伊斜跟了来,鼻孔朝天道,“不用送了。”

  “谁送你?”伊斜眼睛斜着,“我是去看阿巴斯!”

  孙庭壆闹了个没脸,咬牙,甩甩袖子,闪

  那边厢郭昕则在问石头,“需不需要我做俩菜给送去?”

  石头摇头,“不用,你早些歇着,别等我。”

  郭昕轻声道,“能不等嘛?悠着点喝,别让我担心。”

  石头点头,“我心里有数。”

  “你酒量好,可北狄人酒量更好,你别大意。”郭昕叮嘱着。

  “轻敌可不是我的特点。”石头呵呵笑着,“走了,你先睡,真别等我。”

  石头的确没轻敌,将营地的守卫给仔细安排了一番,方带了三个衙役去赴宴

  “小将军如何了?”石头一见面就拿小孩说事。

  “还是烫。”伊斜总算找到了倾诉对象,开始念叨了,“我觉得精神也不大好,都睡下了,他一般不会睡这么早的睡前也没吃多少东西,哎呀,是不是还是得给他吃点药啊?要不,你给他把把脉?”

  孙庭壆在一旁不住的瘪嘴,心道,中午没睡,晚上能不早早犯困嘛下午吃多了,晚上还能有多大胃口?

  石头不好意思道,“还是请孙先生定夺吧,我完全不懂脉理”

  “你父亲懂脉理?”孙庭壆忙开始打探,说到这,孙庭壆想起来了,这小子先前称呼的是爹,除了胡俊这种没文化底蕴的会让孩子叫他爹,一般稍有些文化底蕴的,都是父亲两字当道的好不好

  这小子能中同进士,那家里怎么也得是有两代读书人的,怎么可能还唤爹呢?

  “寻常的基本都懂”石头道。

  “你父亲可跟你一起来掖县了?”伊斜两眼放光,盘算着怎么忽悠人去自己的部落做客。

  “我爹已过世了。”石头苦笑了一下。

  “啊?”伊斜很遗憾。

  孙庭壆一听,觉得更迷糊了,没谁会诅咒亲长的,难道,这小子真不是胡俊的种?嗯,有可能是胡俊的外甥,奶奶的,胡俊什么时候有姐妹的?

  “不知你兄弟几人啊?令堂可还康健?”孙庭壆变着法的开始打听了。

  “我是家中独子,”石头倒也不隐瞒,“父母都仙逝了。”

  孙庭壆唏嘘了一番,就说了,石头得多和亲戚走动走动啊,一个好汉还得三个帮呢,然后就开始问石头父系和母系的亲戚。

  石头装作不知孙庭壆的目的,老老实实的答道,“姥爷是独苗,我娘是独女。”

  孙庭壆一听,暗道,胡俊不是独子嘛?难道有堂兄弟?不对,若是胡俊的堂侄,也该姓胡的嘛,孙庭壆越发觉得困惑了。

  石头做出一脸的憨厚相,仿似不经意的问起,“孙先生到北狄多少年了?”

  “他来北狄有20年了,”伊斜帮着答道,“一肚子的文采没用武之地,还好,看病比原先的大夫强,就索性当了大夫。”

  想着三伯那不着调的样,石头真心想不出三伯竟然还有一肚子文采的狐朋狗友

  “孙先生祖籍何处?家中可还有亲人?”石头很诚恳的说着,“我伯父们都在京城,也有些人脉,若需帮着打探,孙先生万莫客气。”

  “实在人!”伊斜豪迈的笑着,“来,干了这一碗!”

  石头举起酒杯,道:“相逢就是缘分,干!”

  孙庭壆眼里的苦楚一闪而过,也举起了酒碗,“亲人早已不知去向,哈哈,就不费这个神了,来,干!”

  干了酒后,孙庭壆接着又开始盘问,“你伯父们既然有些人脉,你怎么到这地方为官了?”

  “这地方有什么不好?”伊斜不满了,自己家乡再差劲,也轮不到外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