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贺寿十(1/2)

加入书签

  “英雄迟暮,美人白头”郭昕百感交集,冲石头感叹。

  郭昕绝对的不是无病呻吟,真正的是有感而发啊。

  据阿瑞阚透露,伊斜之所以选择北狄亲王六十大寿的时候出来交际,一是因为伊斜和北狄亲王没仇,二是因为北狄亲王对伊斜一直是毕恭毕敬,以礼相待,就是在伊斜转移阵地的最最困难时期,北狄亲王见了伊斜也是恭敬有嘉的

  但是,在此次见面会上,北狄亲王别说恭敬了,礼貌都没有,那王爷谱摆得叫一个欢,架子是大得不能再大了头抬得高高的,鼻孔朝天,对伊斜,用的最多的就是鼻音将伊斜尴尬得啊

  石头竟然也没出声帮伊斜抬高一下身价,这让郭昕很是不解,等石头赴完宴回来后,就忍不住的冲石头牢骚了。

  瞧吧,当着伊斜的面,石头被北狄亲王请去赴宴了,而伊斜呢,连个请帖的影子也没瞧着

  这还不算,当着伊斜的面,北狄亲王还请石头换宿营地,“这地方怎么能住人呢?”瞧这话说的,伊斜不是人啊?

  郭昕对北狄亲王很是瞧不上,好歹也该有点面子情嘛,敷衍一下能让你少两斤肉啊?

  石头仿似没见到伊斜的窘状,高高兴兴的跟着北狄亲王走了。

  郭昕觉得石头也没做错,可是,总觉得心里难受这些天的相处,和伊斜虽然没处出啥感情来,可阿瑞阚和阿巴斯还是很可爱的嘛

  见郭昕在那念叨,满身酒气的石头从后边抱住郭昕,含糊道,“你安慰伊斜了?”

  郭昕摇头,“没,此时安慰他和给他一刀子有什么区别?”

  “我媳妇儿就是聪明,”石头打了个酒饱嗝,呵呵傻笑着。

  “你说北狄亲王怎么这样?”郭昕不解,“听阿瑞阚说,在伊斜逃窜时,北狄亲王都不是这幅嘴脸呢”

  “这有什么不好解释的?”石头将头靠在郭昕肩膀上,“以前是不知伊斜能否东山再起,而如今呢,伊斜已年迈,膝下却只有牙牙学语的阿巴斯,北狄亲王还顾忌个啥”

  “老奸巨猾!”郭昕咬牙。

  石头冲郭昕耳朵呼气:“你以为老实巴交能当亲王?”

  “我一直以为北狄人应该很豪爽,更重情义,哪知,唉”郭昕叹气着,“别的不说,第一拨来找伊斜报仇的那祖孙四人,见了阿巴斯竟然还真下得了手,真是铁石心肠”

  “依你,他们该怎么做?”石头有些好奇,但脑袋又有些晕,便拥着郭昕朝毡子挪去。

  “要么就找伊斜算账,要么就放话,等阿巴斯满十八了,再较量!”郭昕撅着嘴,真的很生气,“哎,哎,你稳住,稳住,我撑不起你了!”

  石头见毡子就在眼前,便将全身的重量全压在了郭昕身上,引得郭昕一阵尖叫。

  虽然石头酒劲上头,但还是差不离的拿捏好了力道,身子微微侧了侧,和郭昕齐齐倒在了毡子上,“所以啊,北狄人直啊,要换了心机深的,冠冕堂皇的话顺口就说,背地里找个月黑风高夜将阿巴斯卡擦了”

  郭昕楞了,貌似人心真的险恶至此呢“你说,今晚有没有人来刺杀阿巴斯?”郭昕紧张了。

  “伊斜会安排好的,”石头打了个哈欠,低语着“将军是白发了,可脑袋还是那个脑袋”鼾声响起。

  郭昕等了一会儿,才轻轻的抽出身子,拿了被子给石头盖好然后躺在石头身边,不一会儿倒也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便睡到了大天亮很明显,还起晚了。

  郭昕刚出帐篷,孙庭壆就开始扯着嗓子唤石头了,“世侄,世侄”

  孙庭壆这般叫法,不是倚老卖老,就是有事

  “孙伯伯,有急事?”郭昕笑眯眯的,昨儿晚上睡得那么安稳,肯定没刺客的拉。

  孙庭壆摆摆手,“没啥,就是想约世侄一起锻炼锻炼身体,年轻人,睡懒觉不好”

  看来是倚老卖老,郭昕微笑着,“他昨儿喝了酒,今儿不好吹风的。”

  孙庭壆啧啧嘴,“他是你相公,又不是你大闺女,哪养那么娇气”

  郭昕正待斗斗嘴,华绍喜竟然不睡懒觉,跑来了,“弟妹,石老弟呢?”

  “还没起呢,”郭昕笑道,“华大哥吃早饭了嘛?”

  “没,”华绍喜道,“多我一份不为难吧?”

  “瞧你说的”郭昕笑呵呵道。

  “这位是”孙庭壆看着华绍喜,问道。

  “这是齐国公府的华将军。”郭昕为两人做着介绍,“华将军,这是伊斜将军麾下的孙大夫。”

  孙庭壆昨儿就听到石头叫华绍喜的名了,本想好生打探打探,奈何伊斜那要布防,加之四周怕也布满了各方眼线,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