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贺寿十三(1/2)

加入书签

  “真的吗?那两个锅是你们的传家宝?”德香两颊红扑扑的,不知是惊讶还是兴奋,“一个赤金打的,一个是翡翠石?”

  郭昕正在应付孙庭壆,孙庭壆仗着自己和游老三是铁哥们,舔着脸皮要郭昕告诉石头,一定要从华绍喜嘴里套出孙家的下落来

  “我们和华将军其实不是那么熟了”郭昕说的是大实话,“与其靠我们,你还不如想想怎么和他搞好关系”

  “他就不拿正眼瞧我,”孙庭壆怄啊,“我这不是没辙了嘛”

  “徐徐图之”郭昕很理智的,“只能徐徐图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这豆腐要什么时候才凉啊?”孙庭壆锲而不舍。

  “我哪儿知道,反正一旦有消息,立即就通知你,行吧?不管我们在哪儿,一定派人给你捎信去”郭昕觉得自己挺仗义的,伊斜的领地怕是不好抵达啊,这信使难度大着呢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不行!”孙庭壆耍赖,“你们回掖县前必须要探明消息,必须要!”

  “我现在答应你,那不是糊弄你嘛?”郭昕无语,“你想被糊弄?”

  郭昕这正无语呢,德香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浑身都散发着八卦因子,“那两个锅真的那么值钱啊?”

  郭昕的反应有些慢,还在发愣呢,孙庭壆就接口道,“那还有假,我想看一眼都没看成!”

  “敢情是真的啊?!”德香张大了嘴巴,“石大人怎么就舍得拿来打人呢?”

  “用着顺手。”郭昕讪讪的笑着。

  石头头发都没梳就押着闹事者跑了,事前没和郭昕做任何沟通,郭昕实在没想到石头竟然来了这一手,额,这谎也撒得太烂了吧,又不是没人见石头拿铁锅打过架,“铁锅汉”这名号说明什么,说明大家都知道那锅是铁的啊

  撒谎得悠着来啊,唉,石头怎么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呢撒谎不打草稿,那是天王老子的特权,一小小的县令,这么搞,那叫不知死活啊

  虽然掖县的作坊需要北狄的原材料,北狄人也乐意和掖县的作坊做生意,多些收入总是好的嘛,但是,作坊规模就那么大,给北狄能产生的经济效益那是非常有限的,与其说权贵们抢订单是为了经济利益,还不如说是为了面子

  “你能,能得连个订单都拿不到”这话任谁听了都受不了嘛

  因此,北狄亲王对石头客气,那还真不是惦记着多卖些羊毛羊肉

  说了这么多,一句话,就是石头压根就没本钱在北狄人面前胡搅蛮缠

  郭昕痛苦万分道,“唉,家传的宝贝啊”这痛苦倒不是装的,郭昕真的被怄得胃疼。

  “大家都还以为是铁锅呢,”德香啧啧道,“这下有好戏看啰”

  “让王爷为难了”郭昕苦着脸,说着客套话。

  “又不是让我爹赔,我爹为难个啥,”德香不是心无城府就是蠢到家,笑嘻嘻道,“我走了,她们还等着我的信呢,呵呵,有好戏看了”来去一阵风。

  “哎,”郭昕急忙追了出去,“有消息也给我说一声”等德香没了影踪,才有气无力道,“祖传的呢”

  孙庭壆背着手,老神在在踱到郭昕身后,“石栋到底是游老三还是游老四啊?”

  郭昕转身,没好气的看了孙庭壆一眼,懒得作答。

  “赶紧将口径统一了。”孙庭壆倒也没袖手旁观,不过,这用得着提醒嘛,郭昕心道,自己又不是傻子,还不知道统一口径啊

  一一打完招呼后,郭昕主动开始在孙庭壆附近晃悠,

  因担心再来闹事的人,伊斜将阿巴斯给拘在帐篷里,阿瑞阚自然是在帐篷里陪小朋友了,没有阿巴斯可用,郭昕只好伸伸胳膊,抬抬腿,增强存在感

  在广播体操都做了遍后,孙庭壆终于按捺不住,主动搭腔了,“你蹦跶个啥?”

  “锻炼身体。”郭昕努力让语气显得很平淡。

  “喔。”孙庭壆狐疑的看着郭昕,摇了摇脑袋,不啃声了。

  郭昕又甩了甩手,才结束体育锻炼,然后便和孙庭壆聊开了,什么加强防范啊,什么伊斜有没有真心朋友啊,什么寿辰那日伊斜是怎么打算的啊,云云

  东拉西扯的扯了半天,最后才貌似无意的问了句,“孙伯伯,你说王爷不会为了两口锅发怒吧?”

  孙庭壆嘴刚瘪了一下,猛的扭头看了眼郭昕,见郭昕一脸的随意,笑出了声,“游老三都斗不过我,侄儿媳妇,你还得好好修炼修炼”然后便闭紧了嘴巴。

  郭昕见孙庭壆识破了自己的雕虫小技,面上一红,“孙伯伯,请教一下,锅的事不会闹大吧?”

  孙庭壆鼻子一哼,“我怎么知道,我一不是苦主,二不是判官”

  郭昕嘀咕道,“至于这么小气嘛”

  “要问你就光明正大的问,”孙庭壆鼻孔朝天,“这算什么啊?哼,不知道是谁小气呢,小家子气。”

  好吧,郭昕承认自己是小家子气了点,担心孙庭壆会借此提条件,限时打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