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贺寿十五(1/2)

加入书签

  “皇上”听到游老三拖着哭腔,刘皇帝不由在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额,法术不灵,游老三已开始眼泪鼻涕一起流了,“皇上,你可得为民伸冤啊”

  刘皇帝真的不想听游老三或者游老三交好的人有何委屈,能将游老三委屈好了,刘皇帝没准还会背地里暗暗给人发奖金呢

  可是,谁叫自己偏偏就遇到游老三了呢?!刘皇帝迁怒了,恨恨的盯着身边的太监,无声的训斥着,哪个混账东西带的路?!

  “皇上,齐国公仗势欺人,孙家可怜啊”游老三开始嚎了。

  刘皇帝一听,头更大了,华家和孙家的恩怨那是连说十个晚上也说不完,虽然孙家已成了平头老百姓,但是,却依旧能光着膀子和华擎柱大战数十个回合,惹不得,惹不得,华擎柱就更不用说了,倚老卖老那是玩得炉火纯青,他们两家的破事,谁掺和进去,谁脑袋秀逗了

  “哎呀!”脑袋瓜子很清醒的刘皇帝突然一声尖叫,“瞧朕这记性,军情紧急的折子还没批呢”转身就想跑,却不想,游老三眼疾手快,竟然伸手抓住了刘皇帝的衣襟,“皇上,你可得为孙家说句公道话啊”

  刘皇帝暗恨,眼珠子转了转,“你还有心思管旁人的事,老四贴身随从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弄清楚没有?”

  游老三怔了怔,“四弟贴身随从怎么了?”一秒钟后,声音一下高了起来,“皇上,是不是查出来他们当中有人背主?!皇上,他们的家人都是府上,是哪个混账?!我要让他断子绝孙!”游老三的气势一下就出来了。

  刘皇帝咳嗽了一声,“朕听说,老四身边的一个随从,叫游,游茗,一直在平凉城,每年都去北狄寻老四的踪影”

  “他没死?!”游老三惊讶了,当初石头爹的贴身随从可全是血撒现场,只有游茗失踪,当初也怀疑游茗是帮凶,但经过一番调查,游府倒也没给游茗定罪,但是,对他的妻儿也没怎么体恤,就是没给安排什么有油水的好职位了

  “他没死怎么不回府里?”游老三脑袋反应够快。

  “是啊,朕也奇怪呢。”刘皇帝忙道,见游老三陷入了沉思,赶紧扯出衣襟,溜了

  刘皇帝也很想知道答案的,可是呢,敲锣打鼓的去问游老大,那也显得太没水平了,正好,游老三送上门来了,嘿嘿,这偶遇的好,太好了

  而北狄草原上,在宿营地附近随意散步的郭昕竟然与北狄亲王的外甥女来了个偶遇

  当然,郭昕是不认得小姑娘的,身边的衙役也不认得,当下,郭昕便冲来人微笑了一下,便打算各走各路,不想,郭昕却被人给拦下了。

  “大胆!见了我们郡主还不行礼!”拗口的汉语与北狄装扮的老婆子倒相得益彰。

  郭昕没生气,真的没生气,严格说来,貌似的确是自己的不是,当下便赔礼道,“对不住,我不知道是郡主大驾,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小姑娘鼻子哼了哼,冲老婆子使了个眼神。

  老婆子便怒斥道,“还不跪下!”

  跪下?这个可严重了,郭昕不是没跪过,可能不跪那自然还是不跪的好,因此,对于自己何时该跪,何时不用跪那可是刻苦钻研了一番的,即便是在礼部的资深官员面前,郭昕也能侃侃而谈,绝不发憷。

  当下,郭昕便微笑着,“在下石郭氏,乃大夏朝从七品孺人,不知郡主是?”

  石头是从七品的县令,郭昕沾石头的光,也成了孺人,要下跪的机会还真的不是很多呢就算是见了朝廷亲封的郡主,郭昕也是不用下跪的,何况北狄境内的诸多郡主都是自己叫顺口了自己封的,朝廷可没那么大方,真当朝廷的郡主不值钱啊

  郭昕本来是想婉转的告诉对方,你这个郡主可是名不副实喔

  哪知对方压根没领会到郭昕的意图,老婆子叽里呱啦就将自家小主子的身份给报了出来,着重强调了,是北狄亲王最最喜欢的外甥女

  于是,郭昕便知道了,原来是石头的有些走火入魔了的铁杆粉丝啊

  嘴角微微抽了抽,郭昕仔细打量了一下小姑娘,嗯,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标准的鹅蛋脸,虽不是樱桃小嘴,但大小倒也适中,嘴形还挺好看的,别说,还真是个小美女,回头率绝对的100,郭昕坏坏的想,若真和石头是一对,虽不至于是美女和野兽,但大家肯定还是会感叹一句,美女怎么竟嫁丑男呢不是石头丑,实在是小姑娘太好看了,一比较,石头便给承托得有些不好看了

  郭昕腹议完,来了句,“久仰。”

  老婆子狐假虎威惯了的,不待那个外甥女发话,就再度严词告诫郭昕,还不赶紧跪下请罪。

  郭昕耐着性子解释了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