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跟头二(1/2)

加入书签

  石头看着手上的公文,表情渐渐由惊讶转为愤怒。

  上级衙门发来了确认函,掖县的赋税、劳役达标线没有弄错,让石头依第一份公文为准,务必要鞠躬尽瘁,不负皇恩。

  “姓胡的,玩这鬼把戏!”石头咬牙切齿,满脸涨得通红。

  算着时间,应该是胡俊收到冬衣后动的手脚。

  石头懊恼的捶了捶桌子,什么时候公事竟然成了儿戏?!

  郭昕得了信,也是顿时大怒,暴跳起来将胡俊骂了个狗血淋头,骂完了,气消了,人也冷静了,理智重新回归。

  “谁叫人家位高权重呢,整人都不屑藏着掩着”郭昕劝起了石头,“说来也是好事,至少让咱们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就当吃一堑长一智吧”

  “明着阴着的给我按莫须有的罪名,我认,”石头气愤还未消,“将我削职为民,永不录用,我也没二话,为什么要搭上掖县百姓?”

  “总比弄你个斩立决好”郭昕想开了。

  石头还没气过,黑着脸不做声。

  “要不,写信请大伯帮着在户部回旋一下?”郭昕有些迟疑。

  石头摇头,“大伯还没回信呢,不论当初他们是否掺和了,如今芥蒂肯定是结下了。”

  郭昕长叹了口气,“就是说咱们如今一个靠山也没有了”

  “有点志气好不好,”石头闷声道,“干嘛老想着找靠山,自己给自己当靠山不是更好?!”

  “那如今怎么办?”郭昕也知道自己就是靠山那是最上乘的选择,可除非投了个好胎,谁不得奋斗个三四十年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石头咬牙,“大不了就是考核不合格,丢官呗。”

  “没其他办法?”郭昕不贪图石头能博多大个富贵,可就这么窝囊的丢官走人,心里也满不是滋味。

  “那你有办法?”石头反问道。

  郭昕自然没办法,沉默半天,才道,“也不知作坊到时有没有人接?”郭昕没想着马上就着手处理作坊,掖县人都盯着作坊呢,那是他们的希望,郭昕不是硬不起心肠,而是没那勇气去掐灭大家的希望之火。

  石头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有钱赚,你还怕没人接手?”

  孙庭壆就在此时押着一车药材到了掖县。

  孙庭壆也很气愤,虽然和华绍喜待了不少时日,可华绍喜就是不爱搭理他,什么消息都没问出来。

  看着孙庭壆,郭昕突然有了个想法,拉着石头道,“石头,不如请孙世伯当幕僚?”

  石头楞了一下,大概是在考虑可行性。

  “今秋就要纳粮了,咱们在掖县也待不了几个月了,”郭昕道,“不影响孙世伯帮伊斜将军,孙世伯经历的事多,眼界也比咱们宽些,请他帮着拟定些利民的政策,咱们也算是为掖县办了件好事,我估摸着,咱们走了,下一任县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任呢,届时肯定就是县衙的这帮人负责,他们都是本地人,总归是希望掖县好的,就算不能贯彻定好的政策,也不会偏的太远。”

  都护府的主官到现在都没上任,何况一个小小的县令,真心不知道会拖到何年何月。

  石头最终采纳了郭昕的建议,去找孙庭壆。

  孙庭壆一听就啊偶了,“按理掖县不是该免几年税嘛?年限到了?”

  石头摇头,本来是享受免税政策的,但是,上级文件说掖县经济发展好,早就扔掉了贫困县的帽子,所以今年开始纳税。

  孙庭壆拿过公务细看了一番,不由冷笑涟涟,“这是将掖县当富裕县了啊。你是怎么个想法?”

  石头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很平静,情绪一点也不激动,因为已经激动过了。

  “既然你没想着保头上的乌纱,那就好办了,”孙庭壆瘪瘪嘴,“大不了,你也跟着将军混去。”

  “我回益州。”在石头心里,益州是美丽家乡。

  “户部敢这么干,”孙庭壆一边分析,一边瞅石头,“游家的态度怕不怎么好啊”

  “我知道。”石头很淡定。

  “那咱们就闹大,闹大了走人。”孙庭壆冷哼了声,“让那些人瞧瞧,咱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石头不同意,掖县人好容易才有了盼头,自己这个父母官,纵使不能爱民如子,但怎么也得为他们打算一二。

  石头的拳拳之心却换来了孙庭壆的嗤之以鼻,“糊涂,书呆子!你是想将游老四气得在坟墓里打滚是吧?”

  然后孙庭壆便说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关键是你想谋也谋不了!人走茶凉听过没?一朝天子一朝臣知道不?”

  “不还有萧规曹随嘛?”石头不服气。

  “你是萧何嘛?”孙庭壆敲了敲桌子,恨铁不成钢,“曹参又在哪儿?!你找出来啊!”

  “那依孙世伯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