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跟头四(1/2)

加入书签

  “世伯,马上就要到京城了,”街边小茶铺,下车歇息的郭昕对孙庭壆道,“我怎么心里竟然有几分忐忑呢?”

  孙庭壆一脸的淡然,“改口,改口,唤我孙伯。”

  郭昕从善如流,马上道,“孙伯,你就没一点近乡情怯的味道?”

  孙庭壆鼻子哼了哼,“谁说京城是我家乡了?”

  郭昕吐了吐舌头。

  孙庭壆扭头吩咐一小厮:“华顺,你等会儿先进城,看看婆子丫鬟在城门口迎接咱们没,如果有,带他们到五里亭与我们汇合,如果没有,你也回五里亭回话。”

  “孙伯,你怎么知道有个五里亭?”郭昕好奇道。

  “哪个大点的城门外没五里亭?”孙庭壆更是一脸的好奇,反问着郭昕,这是常识好不好

  郭昕讪笑了一声,吩咐身边的婆子道,“刘婶,你去看看三羊子,他别又守着马,自己忘了喝水,等半路上又跑去水坑旁喝脏水。”

  郭昕最终还是选择了进京,贤妃都来信了,一个小小的县官太太哪有什么底气说不,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这还大了多级。

  石头是坚决不同意郭昕赴京,用他的话来说,郭昕心思重,想得多,一个人进京,谁知道能睡一晚囫囵觉不?

  郭昕还在怄石头一点甜言蜜语都没有,净说大实话,便哼道,“我死了,你都没啥影响,日子照过,我睡不好,对你更没啥影响了,少在那假惺惺”

  石头脖子一梗,“谁说你死了对我没影响,我还得给你收尸,还得守孝,每年还得给你烧纸,烦着了!”气得郭昕双手直捂胸口,自己到底是嫁了个什么人啊,能换不?

  总之,石头就是坚持不准郭昕进京,“那老头咱们又不认识,贺什么寿啊!”

  孙庭壆这次是和郭昕一伙儿的,觉得如果郭昕不动身,那可不怎么占理,“你不至于想让你爹从此真的改名石栋吧?”提醒石头,如今石头可是游家人。

  然后孙庭壆又说了,“你越是不让你媳妇去,大家越以为你媳妇对你重要,反而会害了你媳妇”

  石头气得直跺脚,“世伯,昕儿本来就对我重要!”昕儿闹别扭,那是应该的,女子嘛,就喜欢听甜言蜜语,可是孙庭壆这个大男人怎么也听不懂大实话呢

  孙庭壆瘪瘪嘴,“光靠听,真不觉得你媳妇对你重要”心中默默补充着,还好自己没老眼昏花喔

  石头开始反省了,晚上就给郭昕道歉了,表示自己嘴巴不甜,大概是遗传的,“别看爹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我就没听他说过一句情话”

  郭昕听得直想给石头跪了,“爹若对你说情话那事就大了”

  石头觉得郭昕是故意的,特意曲解自己的意思的,没好气的解释着,“咱们给娘烧纸的时候,也没见爹说啥嘛,可是,就冲爹那神情,难道你还会认为娘在他心中不重要?”

  “那你做一个我很重要的神情让我瞅瞅”郭昕打趣着,和情商超低的石头讲你侬我侬,自己的智商不知道得有多低

  石头忙咳嗽了一声,一手背背,一手做了个打扇的动作,挺胸抬头,脖子微微前倾,双眼努力看向最远方,嘴角努力放平

  看得郭昕不由抚额,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山大王在眺望大肥羊呢

  见了郭昕的表情,石头怏怏的瘪了瘪嘴,暗暗运了运气,一把将郭昕打横抱起,“我就觉得做比说强一百倍”边说边将嘴凑到郭昕的脸上,力度一时没控制住,两人齐齐朝地上栽了去

  虽然石头颇为固执己见,但是十天后,贤妃的第二封信到了,让郭昕上京时给她带点上好的羊皮

  胳膊拧不过大腿,石头却非要试试,说要给贤妃回信,说郭昕怀孕了,不好远行。

  孙庭壆瘪嘴,“出门别说你认识我”

  郭昕倒来了兴致,“如果他们非要从我身上下手,咱们怎么推托都是没用的,石头,你就让我进京吧,看看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石头坚决不点头,郭昕扬扬眉,“石头,在你眼里我就那么没本事?”

  石头点头,“你本来就没本事。”气得郭昕想摔杯子,打人就算了,嫌手疼

  五天之后,游老三来了封信,说胡俊要给石头娘迁坟,他快招架不住了

  石头怒了,“我这就去京城!”

  郭昕急忙给石头消火,“他不就想让你冲动之下做错事嘛,咱偏不上这个当,你可是朝廷命官,哪能擅自离开驻地,我先进京去看看,你放心,我护不了娘的墓,就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