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耍阴谋有利于身心健康,适合全民推广(1/2)

加入书签

  古铁和沙暴匆匆回到大厅中,发现青琉璃、红石和蓝龙都围在知更鸟的控制台前。知更鸟正在控制屏上比比划划,两只大眼睛飞快的轮流查看三个显示屏。“什么情况?”古铁走到知更鸟身后,却没有看见屏幕上有特殊的东西,依然是森林,依然是废墟。

  知更鸟在控制屏上连划两下,中显示屏切换到一段影像。这是无人机在高空的航拍,画面清晰度不高,只能勉强看到一片小湖的湖畔,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活动。知更鸟一边在控制屏上比划一边说:“被夺心幼虫占据的人会皮肤紫黑,所以我让玛蒂随时进行色彩分析,把紫黑色设定成敏感色。更简单地说,玛蒂会留意任何紫黑色的目标,结果她发现这个……”她把影像不断放大,那个模糊的小人影越来越清晰,很快有半个屏幕那么大。

  从酷似老鼠的脑袋和精瘦的身体来看,这是一个穴居狗头人,但它的皮肤不是黑色,而是诡异的紫黑色,这里一块浮肿,那里一块溃烂,整个人都明显畸形。它正趴在湖边,把半个脑袋泡在水中。过了一会,它抬起头,什么含在口中的东西迅速缩了回去。

  “倒退,慢镜头。”古铁说。

  知更鸟立刻倒退画面,再进行慢镜头播放,只见画面一帧接一帧的演示,很快让真相彻底暴露,一根形状像海参的触手从狗头人的嘴巴中伸出,尖锐的口器正在蠕动着吸收湖水。过了一会。它吸够了水分,缩回到嘴巴内,狗头人爬起来慢吞吞的走了。

  知更鸟皱着小眉头说:“这蠕虫确实像夺心幼虫,但夺心幼虫不是在颅腔内吗?”

  “这是夺心幼虫寄生的第三阶段。就像人的胎儿期、幼儿期、少年期、青年期和成年期一样,夺心幼虫的寄生也分很多阶段。”古铁整理一下灰烬传授的夺心虫秘闻,然后转述给同伴们:“第一阶段,夺心幼虫从虫卵中孵化,吃掉受害者的大脑皮层,与剩下的脑组织融合,相当于胎儿期。第二阶段,夺心幼虫与受害者的大脑完成融合。已经能控制受害者的身体,但本身的智力还不高,在母虫的心灵控制下活动,相当于幼儿期。我们之前看见的那些夺心幼虫。都是第二阶段的。在第三阶段,夺心幼虫会引发受害者的身体变异,比如让受害者的舌头变成一根特殊的口器,用来插进脑壳吸收脑汁,就是我们刚才看见的。第四阶段。夺心幼虫与受害者彻底融合,变成一个夺心虫人,能力与成年虫人一样,只是还不能产卵。第五阶段就是成年。青年虫人变成成年虫人,可以在别人的脑子里产卵。”

  “原来这样。”知更鸟点头说。

  “你从哪知道这些恶心人的事情?”沙暴睁大眼睛质问。

  “难以启齿的秘密渠道。”古铁说。

  沙暴听得郁闷。既然古铁直说‘难以启齿’,她也不好意思追问了。

  这变异的狗头人钻进湖畔的一个洞窟中。慢镜头到此为止,画面切换回最初的航拍图。古铁盯着图像琢磨一会,越看越觉得眼熟,感觉这湖很眼熟。红石指着图像中的一栋高楼,笑着说:“这不是铁爷干掉那女玩家的地方吗,就是那个扛着火箭筒满天飞的那个。”

  古铁随后想了起来,笑着说:“对了,她的武器和铠甲,我还藏在楼内的。”

  知更鸟又在左显示屏上展示一套航拍相片。每张相片都是玩家偷拍,在森林中行走的玩家,在建筑中露出头的玩家,甚至连玩家留下的脚印、血迹都有。很显然,无人机没有放过与玩家有关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不过这套相片比较特殊,都是一座高楼周围的线索。知更鸟解释道:“从半个小时之前开始,不断有玩家进入到这栋楼内,从体型、装备和颜色等等特征来看,这里有四到八个玩家,但这里没有战斗,非常的安静。”

  知更鸟又调出一套昏暗的相片放在右显示屏上,解释道:“这些是昨晚的相片,我有留意那些比较强力的玩家,所以给他们每人建立一个档案。现在进行分析对比……”她在控制屏上比划一下,右显示屏的相片开始快速闪烁,不断有特殊的相片被挑出来。最后,右显示屏上剩下六张相片。知更鸟说:“这六个玩家的外观特征符合刚刚发现的线索。也就是说,昨夜参战的六个玩家正聚集在一栋楼中,没有战斗,他们很和睦的相处。”

  “看来昨晚有人记住我们了。”古铁笑着说。

  “一定很印象深刻,所以决心向我们学习,嘿嘿,真他娘的好学生。”蓝龙笑着说。

  古铁是一个脑子不发达的地球人,蓝龙是一个只会打仗的老兵痞子,还是红石脑子比较好使。他盯着屏幕思索一会,沉声说:“我们的组团有运气成分,是铁爷把我们陆陆续续凑到一起。但这些人不一样,一定有一个强有力的玩家把他们号召到一起。”

  “那可能是这个玩家。”知更鸟调出一套相片。第一幅相片是一个站在窗口前的修长青年,他有一头灿烂的金色短发,耳朵像兔子一样尖尖的,戴着很知性的细框眼镜,相貌非常的英俊。他面前的窗口站着一只鹅那么大,鸟嘴特别大的鸟类,这是绿森很常见的一种鸟,名叫‘巨喙鸦’,什么东西都吃,特喜欢吃尸体,就跟地球上的乌鸦一样。哪里有尸体,哪里就有巨喙鸦。这个帅哥跟巨喙鸦这么亲近,表明他应该有驯兽的天分。其他的青年或者巨喙鸦有关,不是青年与巨喙鸦的特写,就是巨喙鸦怎么从大楼飞进飞出。

  “他让巨喙鸦送信给其他玩家,把玩家们召集到一起?”古铁问。

  “很可能是。他是最早出现的玩家。”知更鸟说。

  “继续关注他和他们,还有霸权的情报吗?”古铁问。

  “这个很多,也非常明显。”

  知更鸟快速弹动纤长的十指,在控制屏上进行肉眼看不清的操作。三个显示屏同时切换到不同的画面。古铁一看就倒抽一口冷气。两架三角形的大飞机悬浮在绿森的某一处,周围有七架昨夜见过的小飞机护航。地面的森林废墟中正在战斗,一群装备精良,戴着相同徽章的战士正在围攻一座建筑。因为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战斗很快结束。两个战士从建筑中拖出一个人事不省的玩家,在其他战士的护卫下登上两架小飞机离开。

  蓝龙盯着小飞机看一会,沉声说:“这轰炸运输机能装载六七个我这样体格的大个子,可以装十四五个铁爷这样体格的小个子。假设平均每架装十人。那七架就是七十人。两艘大家伙应该是加强护甲和武器的重型轰炸机,机组至少有十人,还会有其他的乘客。”

  “也就是说,这里有一百多人?”红龙说。

  “他们飞得这么低。不怕被打下来吗?”古铁问。

  “这么大型的飞机,肯定有强大的侦察和预警能力,比如昨晚的那家飞机,早早发现了天上飞的玛蒂和我们。如果我们能接近他们,倒是可能用地空导弹击落他们。但在我们接近他们之前,就会被他们先发现。知更鸟,你确认他们不会再发现玛蒂?”蓝龙问。

  “不会,我现在用的是磁场震荡传递信息……”

  知更鸟叽叽喳喳的说出一套超出地球科学认知的电磁学理论。古铁没有听明白,只知道她不是使用无线电波传递信号。而是一种‘磁波’,能够借助地磁场中传递信息。缺点是传输距离短,优点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