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仙魔一体(1/2)

加入书签

  方小虎进入野人巢穴,被里面的场景震撼,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是一幅骇人至极的惨状!洞穴里,横七竖八堆放着几百具野人的尸体,有男有女,有老友少,甚至还有未满周岁的婴孩。他们的死状残忍,神情可怖!有的被撕开了肚皮,内脏撒了一地;有的被砸断腿脚,鲜血淋漓;还有的连全尸都没能保留,被分成了数块……整个洞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肉屑满地,血流成河。这幅场景,比之修罗地狱尤有过之!

  其中的许多野人,方小虎都非常熟悉。他在修体期,曾与野人们打了一年交道,整日里锤炼体魄,把酒言笑。野人们豪迈爽朗的性格,深深地感染了他。如今,看着熟悉的人惨死面前,怎能不令小虎伤心难过?怎能不让他痛哭落泪?

  还有那群顽皮的小野球——方小虎如此称呼他们。小子们跟他熟稔后,经常趁他酒醉爬到身上玩耍。解他衣裳,揪他头发,抠他鼻孔,把小虎当成了亲密无间的家人。现在,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全部变成一具具冰冷的死尸。在陌生的天国里,他们还能毫无羁绊地玩乐吗?

  小虎挨个察看,可惜无一活口。又寻遍其他洞穴,全是同一幕惨状。他终于相信,离火峰野人一族,除阿骨烈一人存活外,全部身亡!

  方小虎压抑悲痛,唤醒骨夫大哥,细问事情经过。阿骨烈神情憔悴,万念俱灰,哽咽地说道:“几天前,山里发生异象,天崩地裂,万物损毁。大家受到牵连,纷纷昏迷。等我醒来,发现族人全部发了疯,互相攻击,见人便杀。我一人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残杀而死!”

  方小虎噙着泪水,悲声问道:“骨夫大哥,你可知大家为何迷了心窍,自相残杀?”

  阿骨烈瞬间爆发,咬牙切齿地吼道:“除了天魔圣尊,还有何人能有这种手段?”顿了一顿,他失神说道:“我族在这里生活了无数岁月,不知从哪一代起,便被他奴役,成了魔役一族。自此,我族之人生来便失去自由,命魂被他掌握,生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先祖曾说,如果能解开奴役,还族人自由之身,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现在好了,我族终于解脱,再也不用受人摆布。只是,只是这代价太大,大到灭族亡根,让我承受不起啊!”说完,他眼圈一红,扯着头发痛哭起来。

  说话间,一人驾云而至,正是离火真人——小虎一人前往师尊洞穴,离火师兄怕他出现意外,一直关注他的动向——此时现身,正是要向他解说野人灭族的经过。

  小虎无心客套,认真聆听师兄讲述。

  “那日,我们五人收到师尊神念,悲痛方定,便匆忙赶来。赶到时,师尊已经镇住天魔,二人元神一同沉入封印。我们以为威胁解除,拜了师尊,正要离去。殊不知,那魔头竟然如此歹毒,不顾野人死活,召回他们体内的魔种,魔气大增,拼死抵抗。我们怕他逃出,便合力稳固封印,直过了整整一日,才将他压制下来。失去魔种的野人,丧失理智,自相残杀。等我们出了山洞,才知野人一族遭受了灭顶之灾,但为时已晚,已经回天乏力了!”说完,离火真人疑惑地看向阿骨烈。

  小虎知道师兄的意思,忙用真元查探,发现骨夫大哥体内并无魔气,这才放下心来。那日,小虎归还天魔的“**”,天魔心喜,解了阿骨烈体内的“魔种”,才让他躲过一劫。

  但是,族人尽数死绝,即便阿骨烈躲过了死劫,也解不开心结,一生都将生活在悲痛的回忆当中。

  “师兄,我求你一事。还请召集峰内弟子,帮忙掩埋尸身,我代骨夫大哥在此谢过!”方小虎一抱拳,深深作了一揖。

  野人一族将他视为亲人,小虎无以为报,只能掘坟立冢,送他们最后一程。

  离火真人满口应允,发出讯息,安排了下去。阿骨烈身心疲惫,不作他想,任由二人善后。安排妥当之后,离火真人带着小虎进入密道,来到了封印大厅。

  大厅里,充斥着惊人威压,正是仙魔对抗的余波。巨大的雕像上,触手摆动,仿佛群魔乱舞,让人望而生寒。离火真人指着雕像说道:“小虎,这便是镇压天魔的封印。师尊的元神,就在封印之内!”

  小虎顶着压力走到近前,一阵阵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他体内的千枚元丹快速转动,好似受到了某种牵引,产生共鸣。小虎心下诧异,神识探去,瞬间便被封印里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雕像的胸口位置,有一个圆桌大小的气团,正在缓缓转动。气团分六色,赤、橙、黄、绿、紫五种颜色的仙灵之气占了少半,另外大半被黑**气占据。随着雕像外的触手伸缩,一丝丝魔气源源不断地融入气团。虽然每次进入的魔气不多,但长此以往,仙气必定不敌,终究会落在下风。

  看着熟悉的气团,方小虎心神激荡。这不是自己体内的元丹吗?只不过气团的体积太大,绝非元丹可比。如果它再缩小百倍,看上去便与元丹一般无二。

  那五彩仙气,定是师尊的元神所化。而那魔气,则是天魔的元神。仙魔二气争斗,在封印的限制下,竟然融为一体,这种变异真是始料未及。只是,师尊好像处于下风,被魔气极力压制,如果无外力相助,势必会前功尽弃,功败垂成。

  有人问:“为什么大衍真仙还敌不过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