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1/2)

加入书签

  “杀了我也一样,送走了,回不来了”草鬼婆露出了huánghuáng的牙齿,不屑的说。

  “给我弄回来,弄回来!”蔚太太疯了,掐住了草鬼婆的脖子,眼睛瞪得溜圆,她的巨额财产啊,就这样变成一阵风飘走了,现在只有蔚七七可以将那阵风收回来,既然能送去就能弄回来。

  蔚太太越想越生气,怎么可能送去了回不来呢,她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对失去金钱的痛苦似乎都化作子赓làng,草鬼婆挣扎起来,脸色铁青,她抓起身边的一个器皿,抓起了一条虫子

  蔚太太恨这个草鬼婆,收了她足足一百万啊,居然那么轻松的拒绝自己,掐死这个骗子,

  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草鬼婆渐渐的软了下来。

  然而蔚太太感觉脖子上一痛,有东西咬了她一口,她疼痛难忍的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

  草鬼婆应声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蔚太太摸了一下草鬼婆的脖子,役有气了,死了?她吓坏了,这才清醒过来,踉跄的逃出了草鬼婆的房间。

  蔚太太带受有能找回蔚七七,沮丧的回到了国内,她拉着蔚先生到处去告状,申述,希望能拿到一点点财产也可以,可是遗嘱就是遗嘱,具有绝对的法律效力,很快蔚氏的财产被冻结了,只等时间到了,就捐给了慈善机构。

  蔚太太生了一种怪病,见不得阳光,只要见了阳光就觉得浑身奇痒,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咬嗜着她,她还经常出现幻觉,看见巨型的大虫子不断的在面前蠕动着,让她连吃饭的胃口也役有,经常看见桌子上的饭菜也变成了蛊虫。

  蔚太太终日躲在房间里,性格变得十分怪异,?漫漫的头发开始脱落,样子极其恐怖。

  蔚先生什么样高明的医生也请了,专家也看了,就是没有效果,蔚太太一天比一天憔悴,

  最后终于卧chuáng不起,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疯女人。

  也许这就是报应,对别人狠心使用蛊毒,终究被蛊毒所害。

  大汉的西域,蔚七七坐在房间里,有些烦躁不安,心中似乎有种预感,同时一种揪心之痛

  那种揪心的痛让她几乎透不气来。

  “七七,你怎么了?”刘仲天搂住了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几乎一整天了,蔚七七都是惶恐不安,似乎有什么事让她不能安静下来。

  “我想爷爷,十分的思念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我昨天就梦见了爷爷,他对我说,他要永远保护我……”七七轻声的吸泣起来“我好害怕啊,我担心爷爷,仲天,我役有办法安静下来,是不是爷爷出事了……”

  刘仲天轻吻着她的秀发“我真希望有能力让你回去,可是我又自私的害怕你回去,七七,不要怕,我会代替爷爷给你所有的爱,让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