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加入书签

狼妖从她的内拔出,拿过那件雪白的外袍,擦干净两个人的下身,留下一丝不挂的浅月就离开了。

  九重天上。

  韶微呈上一件雪白的外袍,对着天帝说:“陛下,这是小仙浅月乱天的证据,这样放荡的女子,实在不配为仙,请陛下责罚。”

  那件雪白的衣袍上有一块明显的血印,附近还有凝固的白的痕迹。

  韶微给天帝看了眩光镜,镜中的浅月全身赤裸地和一个过路的山村野夫抱在一起,浅月温顺地跪在那个山村野夫的身下,任他随意着。

  那一天,天帝震怒,只是碍於天的名声,只是把浅月打入凡间,经受生老病死後才可以返回天界。甚至连蓝愿,都不知道浅月被狼妖凌辱的事,他只是被告知浅月乱闯惹了祸,被天帝罚了。

  这件事以後,蓝愿每天都坐在天的门口,望着云层下的凡间,微微笑着,等着浅月的归来。

  <%endif%>

  作家的话:

  如果我在写一篇小短文,大家会来看吗?

  ……

  你们都沈默,那一定是默认了!!!!!

  常常来看我哦>3<!!这就够了

  ☆、番外-岚月

  我叫凌妮儿,或者说,我在天界的名字叫岚月。

  当我从昏迷中醒过来时,在我身边的一个少年告诉了我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说他是姐姐的宠物,经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可以化成人形……

  原来,我和姐姐的缘分早已经是前生就注定的,我们本来就是一株双生花,彼此之间都有心灵的感应,这也是为什麽当初,我可以在湖边找到她……

  那一天我既伤心又生气,看到姐姐赤裸地躺在那里,全身都是抓痕和红印,身下甚至还有男人的……这绝对不会是姐夫做出的事。

  我意外地在那里遇上了韶微,我并不认识她,可是她却得意洋洋地拿着天帝要惩罚姐姐的圣旨,还告诉我,是她派人欺负姐姐,我已经气昏了头,立刻就冲向她,可是我却本打不过她,如果我当时去找姐夫,也许姐姐就不用到凡间受苦……

  韶微笑着告诉了我姐姐将会在凡间受到男人的折磨,当她的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时,我开始求她……求她让我陪着姐姐,帮她分担一半的折磨,韶微想了一下同意了,送我们去凡间时,她说了一句话:“这样更好,你们两个都没有机会缠着蓝愿……”

  幸好有小白鸟,就是那位少年,原来当时我试图逃跑时看到的白鸟就是他,我感激地抱住他,放开他时发现他的脸涨得通红,现在的宠物都这样害羞吗?……

  我回到天界已经快两个月了,过几天就是姐姐的婚礼,这一天早上,我悄悄跑到姐姐那里,想给她一个惊喜。

  姐姐的房子里静悄悄的,我在走廊上碰到一位侍女,她的神色有点慌张,我仔细看了看她手里拿的东西,原来是一套男人换过的衣服……我在心里偷笑,姐夫就这样等不及吗?

  姐姐还在床上甜甜地睡着,她裸露在被子外的手臂和肩膀都是光光滑滑的,脖子上还有被男人吸咬出的红印,我无意中看到床上有几点红印,有些脸红地拉过被角帮姐姐盖好。

  我的动作也许惊扰到了姐姐,她迷迷糊糊地叫着“蓝愿”,等到睁眼,才发现是笑眯眯的我,立刻就变成恼羞成怒的小野猫,把我赶出了房间。

  几天後,在姐姐的婚礼上,我和周围赶来的众多三界的仙君们,都微笑着看着前面正在亲吻的两个人,姐姐的脸皮薄,想快点结束,可是姐夫紧紧地抱着她不准她躲,最後还是姐姐开口斥了他一句,姐夫才肯停止,笑眯眯地看向我们……

  在随後的酒宴上,我以前的几个好朋友都跑来和我聊天,她们都是一些疯癫的小丫头们,都拿我开玩笑:“你看你姐姐那麽幸福,你什麽时候也找个仙君来见我们啊~?”

  我打了个哈哈就混过去了。婚礼之前,姐夫来找我,他告诉我他已经给姐姐吃下了他配的仙药,这样姐姐就会忘记以前所有的影,没有负担地开心地生活下去。

  我打开手心,手里正是姐夫给我的另一个仙药,我微笑着闭了眼,把药放进嘴里,正嚼碎了吞下去的时候,我听到小白鸟化成的少年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声音:“岚月,我发现了一个很地方,我们一起去吧……”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小白鸟的样子印进我温柔的眼眸之中,我把手递给正要来拉住我的他,微笑着说:“好啊~我们走吧~”

  <%endif%>

  作家的话:

  新的一篇叫你攻我受:禽深似海……

  有空的时候来瞄瞄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