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18章(1/2)

加入书签

  着春晚的热闹包饺子。今年郭文强决定‘风雅’一把,趁着晚上11点亥子交接之时给自己老妈电话拜年,那边的美女听了半天才明白为什么儿子今年改这时候打电话,安静了好一会儿,忽然一句,

  “你是不是还跟上次我见着那小伙子在一块儿呢?”

  “什么小伙子啊?人家叫邹昱,您儿媳妇记住了?”当然后半句是挡着嘴说的,一旁邹昱在跟饺子皮和馅儿较劲呢。

  “我就知道你没那文化…”那边接下来的话让郭文强瞬间觉得自己是从垃圾堆捡来的,清清喉咙,

  “那成,我包饺子去了啊,替我给我爸拜年。”

  “唉唉别挂,我问你,你这是不是就真定下来了?”

  “是啊,怎么了?别管我要孙子啊,没有。”

  “去,谁说这个了,我是说,要是真定下来了,哪天也让你爸瞅瞅,好歹知道个模样儿。”

  “别开玩笑了我爸长得跟钟馗似的见着我手里还得抄把菜刀再把人吓着。”

  “谁说这个了,是说让你爸见见邹昱的模样。再说这不还有我呢吗?得了就这么说定了啊,没说正式见,就是瞅瞅,养那么大儿子好歹得知道跟谁跑了啊…”

  “美女你放心,我就是孙猴儿,这辈子也跑不出您老人家的五指山成了吧?…”

  又贫了几句,回头看看邹昱还在认认真真的包饺子,心里稍微踏实一点儿——他绝对不跟自己似的爱偷听别人电话。

  过去坐下悄悄把没包严实的饺子皮捏上,抬头看邹昱的脸红了,心中大喜——他也有做不顺手的活儿啊。

  大年初五,郭文强说懒得再包饺子,拉着邹昱到一家新开的酒楼吃饭,坐在大厅东拉西扯滔滔不绝,一顿饭足足吃了4个多钟头,估摸着跟人合股开这里的老爸老妈不知道在哪个角落连长了几根头发都看清楚了才拽着已经被灌得晕乎乎的邹昱回家。半夜,电话响了起来,姐夫打来的,郭文强头搭邹昱肩膀上听着那边的男人语带哽咽的通知邹昱当舅舅了,有些早产,但母子均安,各几斤几两身子多长反倒是邹昱像是过来人一样安慰了激动不已的姐夫半天,

  “都当爸爸了,以后好好过,给孩子们做好表率…”

  郭文强看他那语重心长的样儿蒙着头躲另一边儿乐的直锤床板,邹昱严肃的一边儿讲电话一边儿踹他。

  春节假期结束,丁聚贤带着阿萍回来了——过年前他跟着阿萍去了她家,的确有些突然,但心里清楚女儿快要奔三十了的陆家二老还是接受了女儿‘闪婚’的事实。况且以丁聚贤的条件除了有段婚史以外也实在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