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一点小冲突(1/2)

加入书签

  林荒目光低垂,看着那坛酒,伸出手,为自己满上一杯,轻抿一口,细细品尝,然后一饮而尽,含笑点头,“好酒!”

  阿骨打却没了声息,竟然沉沉醉了过去,简直不敢想象,堂堂一变修士,竟然会喝了三杯凡俗之酒,便会醉得如此快。

  但林荒知道,阿骨打喝的不是酒,是情,是义,是族人的祝福,是他十万年蹉跎的无奈,是他一生的酸苦。酸甜苦辣,一生种种,尽在这一杯酒中,如何能不醉。

  林荒也不管他,只是摇了摇头,他修无情道,倒是不用担心有一天会如阿骨打这般,酒不醉人人自醉。

  林荒没有再去动那坛酒,那酒本不该与人分享,只需阿骨打一生珍藏,细细品味。

  忽然之间,林荒目光一寒,望向天边,冷笑一声,脚下一点,划破虚空,留下一句,“且看好你等圣座,我去去就来。”

  阿骨打座下的半神自然不敢阻拦,看着林荒离开,沉吟一下,还是将阿骨打从醉酒中唤醒,他们蛮人,或许野蛮尚未开化,但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就是如此简单!

  林荒青衣,赤脚,翩翩少年郎,未来剑挂在腰间,吞吐剑光,凛然威势,一步踏来,便到了极远之处,静静站在三眼部落主城上空,一拂衣袖,不带半点烟火气,却正好将从三眼峰上落下的蛮貅接住。

  见到林荒,蛮貅大口咳血,连忙道:“阿农在三眼上人手中,蛮貅无能,没有办好此事。”

  林荒神色淡淡,目光冰冷无情,“我的手书,你没给三眼上人看?”

  蛮貅耷拉着脑袋。他连三眼上人的面都没有见到,便被打了出来,至于林荒的手书,如此神圣之物,自然要妥善保管,没有见到三眼上人,他自然不会拿出来。

  林荒目光一冷,叹息一声,知道蛮貅的心思,也不好再苛责他。脚步一迈。一拍未来剑,剑光吞吐,氤氲光气,可怕力量复苏。

  林荒心中一动,停下身形,回头看去。

  阿骨打爽朗大笑,不知道何时追了上来,脸上不怒自威,哪里还有半点醉意。看到林荒,立刻道:“荒圣,我们酒还没喝完,何必急着离开。有什么事情。我与你一起处理了。早点打发,你我回去接着喝酒。”

  林荒微微颌首,“无妨,一点小冲突罢了。”

  “哼!”

  一声不屑的冷哼。三眼上人站在山峰上,虎视眈眈,有气吞山河的气魄。冷冷看着林荒,“林荒。你真是好大的气度。你座下祭祀,不守规矩,跑来我三眼部蛊惑人心,篡改宗令,亵渎蛮神光辉。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在你口中,不过小冲突?”

  林荒目光淡淡,无视三眼上人,对阿骨打道:“也罢。道友既然来了,那我马上处理这件事情,等我片刻,再与你喝酒。”

  说完,林荒反手,拍剑,根本就不与三眼上人细说,一道剑光撩起,惊天动地,没有半分犹豫,轰然而下,向着三眼上人所在的山峰斩杀而下。

  三眼上人顿时大惊失色,没想到林荒竟然如此无法无天,他不过是想拿捏林荒几下,在青木神将那里邀功。

  谁想到林荒直接无视他的存在,一剑,便要连人带山劈成两半。

  “林荒!你太无法无天了!你还将蛮神宗宗令放在眼里么?你眼里还有青木神将,还有蛮神么?!”

  三眼上人大吼出声,长啸一声,第三只竖眼轰然睁开,激射神光,同时脚下连踏,反手提起一杆染血的红缨战矛,硬着头皮,向着林荒这一剑挡去。

  一剑无声。

  轰然落下,三眼上人蹬蹬瞪后退三步,脸上不敢置信,手中红缨战矛咔嚓一声断成两半,剑光所过,在三眼上人身上劈出一道可怕的剑痕,几乎差一点就将三眼上人砍成两半。

  三眼上人得以幸免,但他脚下山峰却是轰的一声,被林荒一剑斩裂,化作两半,摇摇欲坠,鲜血染红了虚空。

  林荒一剑之后,再不出手,未来剑落入腰间,林荒目光淡淡,看向三眼上人,“把我的人交出来,这件事便算了。”

  三眼上人心中打了一个激灵,本以为自己此生见过的青木神将已经够霸道了,想不到林荒竟然比起青木神将还要霸道。

  一剑伤他,毁山,还要他把人交出来,这样,才算了?

  三眼上人心中憋屈得要死,忍不住怒吼起来,“林荒!你不要太嚣张!你也不过只是十二散人之一,便是得了蛮神面具。也不能如此无法无天!这件事情绝不能如此算了。走,你我去青木神将面前说个清楚!”

  林荒目光淡淡,语气平静,“其实,只要不杀了你。我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