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突如其来的第二变(1/2)

加入书签

  ;

  帝泽目光闪烁,看着林荒头也不回的离开,心中一动,沉吟一下,还是作罢,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援救帝烛,至于林荒,帝泽抱着昏迷的蒹葭小公主,化虹而去,他知道还有见面的时候。

  帝泽一走,紫阳上人,天蚕上人,春秋上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心底的凝重,驾云乘风,纷纷离去。

  今日之后,整个蛮界,将乱。

  阿骨打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好一场杀局,到了此刻终于落幕,今日之变,对整个蛮界影响深远,何去何从,阿骨打也是有些迷惘。

  看着林荒脸色大变,骤然离开,阿骨打沉吟一下,现在林荒与日月大圣对上,蛮神宗三神将都死在林荒手中,今日之后,整个蛮神宗怕是没有林荒的容身之地。

  想到此处,阿骨打脸色不由变得极为难看,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演变,此刻看着林荒独自一人离开,没有与炎神教的人一起走。

  阿骨打沉吟一下,一咬牙,架起一朵祥云,向着林荒追了上去。

  林荒目光冰寒,一颗心掉到了谷底,他现在状况很不好,未来剑黯淡无光,落在手中重逾千斤,这还不算什么,此刻的林荒,可以感受到诸天万道对自己道途的压制,那是天人五变。

  林荒面色铁青,怎么也没想到未来剑极致复苏,竟然也会引发诸天万道的反噬,让第二次天人五变提起到来,简直没有半点预兆,让他心中沉重无比。

  还未能离开蛮神宗的地盘,林荒脚下一沉,没有任何征兆的落了下去,重重砸在大地上,林荒胸口一闷。大口咳血,神力渐渐被压制,神体被封印,这第二次天人五变,来势汹汹,却是比起第一次凶猛太多。

  阿骨打跟在林荒身后,看见林荒忽然掉落下来,顿时一惊,连忙赶上去。

  林荒目光一沉,握紧手中未来剑。只是神力丧失,此刻神体无力,只能勉强提着未来剑,横插在地面上,背脊挺直,威风不减,冷冷看着落下云头的阿骨打。

  阿骨打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林荒此刻的状态,顿时心中大惊。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圣座?你引发天人五变了?!”

  林荒沉默不开口,只是冷冷看了阿骨打一眼,步履踉跄。伸手抓住未来剑,但一提之下,却发现未来剑沉重无比,心中又是一沉。

  低头一看。便看到无数条大道锁链缠绕而出,将未来剑层层封锁,一点点褐色烟尘覆盖其上。不过片刻,便成为了一座沉重的剑碑。

  剑光蒙尘,哪里还看得出未来剑惊艳天下的面目。

  林荒目光怔怔,心中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终究没有成就真正的未来之主,否则,便是大道寂灭,天人五变,以未来之主的强横,也最多只是沉寂一时,要不了多久,便会强行复苏,生生崩裂诸天万道的封印。

  而那个时候,自己也可以因为未来之主,破碎诸天万道的压制,强渡天人五变,成就神话。但现在,一切,终究还是要靠自己。

  未来阴阳劫经的伟大,便在于此。林荒自斩造化,没有成就真正的未来之主,此刻,心中不免有些遗憾,但很快这个念头便被林荒生生斩掉。

  “人,还要是靠自己。”

  林荒低喃一句,索性放手,这未来剑现在已经被诸天万道压制封印如死物一般,除非自己渡过第二变,否则,剑光蒙尘,永世无法出鞘。

  阿骨打目光闪烁,已经彻底看出了林荒的虚实,知道林荒果然不知道为何,引发了天人五变,此刻寂灭大道,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明白这点,阿骨打立刻上前一步。林荒目光一冷,强提一口气血,虎躯不倒,“你,要与我为敌么?”

  阿骨打立刻苦笑,对林荒的警惕和敌意,没有半点不满。他也渡过第一变,知道渡天人五变之时,心灵最是脆弱,甚至有许多大圣渡天人五变,都是极为隐秘,不会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毕竟这个时候的大圣脆弱如凡人,便是至交好友,血脉子弟,也不敢太过相信,否则便有陨落的危险。

  一步一危机,能够走在成神路上的大圣,每一次天人五变,都是一次巨大的危机。过得去,便是天,过不去,便是人。

  阿骨打明白林荒的戒备与防范,所以不敢再靠近,停下脚步,低声道:“圣座。你予我蛮人希望。我阿骨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一次,我帮你渡过第二变。若以后,兵戎相见,各为其主,那我们再不管恩仇,痛快一战便是了!”

  林荒此刻虽然大道寂灭,虚弱无力,但目光却是凛冽如刀,深深看了阿骨打一眼,似乎想要看穿他的本心,良久,林荒才微微颌首,“好。我信你。”

  阿骨打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踏前一步,伸手护持住林荒,目光一扫,落到未来剑化作的剑碑上,“圣座稍等片刻。我且将这剑碑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