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那夜血落上(2/2)

加入书签

154;少女没有告诉林荒,阿骨打送她来的那天,就告诉过她,除非她感觉到来人没有恶意,否则便要立刻带着林荒离开,他会想办法掩护。

  就在蛮人少女的屋内,已经布下了传送阵,目的地只有蛮人少女一人知道,虽然对于日月大圣这样的人物来说,想要瞒过,或许不可能。

  但这已经是阿骨打能够想到的最慎密的办法了。

  蛮人少女气鼓鼓的看着林荒,双手比划,

  林荒目光一寒,没想到却是被蛮人少女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摆摆手,“怎么?阿骨打告诉你,不准我离开?”

  蛮人少女顿时涨红了脸,连忙比划,

  “有人死了?”

  林荒愣了一下,瞳孔一缩,语气变得冰冷。

  蛮人少女瞬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但想了想,又比划起来,

  林荒微微颌首,目光冰冷无情,跟着蛮人少女穿过破陋的石巷,站在一处屋檐下,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城墙上那一排排干枯的尸体。

  林荒目光顿时一冷,那些尸体都是蛮人,鲜血都已经流干,尽管赤裸着身躯,但林荒从他们脸上的刺青,还是一眼就认出,这些人,都是蛮人祭祀。

  “他们……”

  林荒神情微微一怔,这些人里面,他见过两人,是当日他亲自送到阿骨打部落的两名蛮人祭祀。

  他们心中的大愿,林荒现在都还记得,想不到,现在竟然已经死了。

  蛮人少女脸上有些哀伤,对着那挂在城墙的尸体轻轻拜了拜,然后对林荒比划起来,

  林荒顿时默然,他看懂了蛮人少女的意思。想必为了找出他的踪迹,蛮神宗内与他有牵连的人,都受到了迫害,只是可惜了这些人,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却因为林荒而死。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这一刻,林荒长长叹息一声。

  “走吧。我们回去。”林荒摆摆手,脚步在风中有些踉跄。

  蛮人少女抹了抹眼眶的泪,跟着林荒回到暂居的石屋,风有点大,透过窗吹进来,让林荒有些寒冷。

  蛮人少女连忙找出一件毛绒给林荒披上,林荒微微颌首,看了看蛮人少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蛮人少女微笑着比划,人小鬼大的拍了拍林荒的肩膀,

  林荒不由哑然,摸了摸阿朵的脑袋,“好。我相信阿骨打。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

  阿朵立刻笑了起来,蹦蹦跳跳的为林荒关好窗,又找来许多毛绒被为林荒御寒。林荒现在身子骨极弱,被诸天万道压制,精力不济,受了风吹,此刻便极为困倦,裹着厚厚的毛绒,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等到夜黑的时候,林荒被小声的啜泣声惊醒,睁开眼,便看到阿朵蜷缩在墙角哭泣。

  林荒一惊,站起身来,“怎么了?”

  阿朵一边哭,一边比划,

  “带我。”林荒目光一沉,开口道。

  阿朵啜泣着带路,再次站到那座屋檐下,林荒便看到城墙上,灯火通明。青木神将一脸冷酷,面前跪倒许多蛮人祭祀,有一尊半神,手持大刀,暗红色的血槽,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而变得鲜艳,充满杀气。

  而阿骨打就站在一旁,不过三日未见,却好像苍老了三千年。

  “阿骨打。你还要包庇林荒么?我已经问过当日在场之人,林荒离去之后,只有你一人跟去。你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青木神将淡淡开口,声音冷酷无情。

  阿骨打声音淡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好。你不说也罢。”青木神将挥挥手,立刻就有人捧上一座香炉,上面插着七柱香,“我就坐在这里。一炷香完,十万人人头落地,七柱香完,屠城!”

  冷酷到极点的声音落下,阿骨打猛然抬起头,“青木!你敢!”

  “我自然不敢,不过日月使有令,我不能不从。”青木神将目光一冷,“你自己考虑吧。”未完待续……

  看史上第一大魔神

  如果有书友打不开,可以尝试访问备用域名:zMk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