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那夜血落下(1/2)

加入书签

  ;

  寒风肃杀,一片死寂。?。。

  阿骨打身体颤抖,很难想象,顶天立地的阿骨打竟然会如同老人一般颤抖,似乎是因为寒风吹过,有些冰冷。但所有人都知道不是因为这风。

  阿骨打是一变大圣,寒暑不侵,又怎么可能因为这区区寒风而颤抖。颤抖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心。

  阿骨打想起了阿娘,想起那了一坛自己不敢喝的酒,目光如刀一般看着青木神将。青木神将不为所动,冷笑一声,他知道阿骨打一定会妥协,就算不是此刻,但一炷香完,人头滚滚落地,鲜血洒落的那一刻。

  阿骨打一定会开口,因为他是阿骨打,爱民如子的阿骨打,骨子深处被蛮人一点点锁死的阿骨打。

  林荒低下头,叹息一声,他知道阿骨打一定会开口的。不是因为阿骨打忘恩负义,而是因为他舍不得那些族人,舍不得那些情谊,那是他的道,他一生的执念,又怎会因为林荒而改变。而放弃那些他珍爱无双,一生都还不起那情,那义的族人。

  所以林荒知道自己必须要走了,现在,立刻,马上。林荒目光变得冰冷,他以为阿朵是要留下他,换取那些蛮人的性命。他可以原谅阿骨打的出卖,但他不会束手就擒。他知道阿骨打在石屋内布下了传送阵,他可以立刻传送离开。

  阿朵比划道。

  林荒如何不知道,此刻一旦他动用传送阵。空间波动立刻便会被青木神将感知到,到时候运气好,进入虚空乱流。运气不好,直接被崩毁的空间击杀。

  但就算这样,林荒觉得也比坐以待毙强。

  阿朵很坚定。林荒深深看了她一眼,微微颌首,“好。我信你。”

  城墙上下。所有人都看着那七柱香,一炷香能够燃多久,没有人计算过,但现在全城的人都知道了,一炷香可以燃九千六百七十二次弹指,一万都不到。如此短暂,却决定着十万人的生死。

  “香尽了。”

  青木神将缓缓睁开眼,目光冷酷无情,看向阿骨打,如此凛冽,仿佛刀子一般扎在阿骨打的心头。鲜血如同大河一般汇聚在一起,蔓延了整个城墙,丝丝如冰一般沁入城墙之中。那一抹残酷至极的血红。瞬间刺痛了阿骨打的眼睛。

  阿骨打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眼眶泣血,全身颤抖。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瞬间白头。

  “青木神将。”阿骨打一字一顿。牙齿都快咬碎,“我说了。我不知道林荒在哪里!”

  青木神将挥挥手,立刻有人拖走倒在血泊中的尸体,鲜血一路蔓延,林荒闭上眼,仿佛看到一条血路,从城墙一直蔓延到那火光照不到的永恒黑暗深处。

  “不急。还有六柱香,你可以慢慢考虑。想好了,再说。”

  青木神将目光淡漠,十万人人头落地,鲜血涂满脚踏之地,不但不让他觉得残忍,反而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语的快感。

  被林荒一拳逼走,如丧家之犬一般的耻辱,仿佛在这鲜血中得到了解脱。他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他甚至希望阿骨打可以撑得久一点,这样他才能酝酿好心中的残忍与暴虐,到时候,好好用在林荒身上。

  “我们走吧。”

  林荒忽然开口,声音有些枯涩,他不是不信阿骨打,他只是不想再看下去,这会让他觉得愤怒,觉得无力。

  他是林荒,便是一无所有,失去一切,他也是林荒。可以轰轰烈烈的死,但不能如此凄凄惨惨的活。

  他不会傻到站出去,但他可以选择用另一种方式帮助阿骨打,只要启动传送阵,青木神将立刻便会感知到波动,自然不会再去迁怒蛮人。

  阿朵泪不停落下,却还是用力抓住林荒,悲戚比划,

  阿朵忽然跪了下来,亲吻着林荒的脚面,有些笨拙,冰凉的泪落在林荒脚背上,从未有过的心颤,如此冰冷。

  林荒顿时就知道,阿朵其实知道他的身份,也对,以阿朵的聪明,便是一开始不知道,守候了他这么久,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说话之间,第二柱香燃尽了,如此之快,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屠刀之下,十万蛮人引颈就戮,没有哭喊,没有求饶,如此平静。

  鲜血如此的刺目鲜红,让林荒双眼有些刺疼,而阿骨打反而镇静下来,目光前所未有的平静,又是十万族人倒在他的脚下,鲜血蔓延下来,染红了他的鞋底。

  “青木神将。我说过,我不知道。你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