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庙中拜金身一霜悲如雪终(1/2)

加入书签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林荒一字一顿,缓缓从口中吐出,但却是如此的冰冷,无情,目光之中竟然没有半点动容,面无表情,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掌中无纹,光滑如镜,林荒缓缓的握紧拳头,闭上眼,然后豁然睁开,双眼彻底变成银白之色,极致银白冰冷,“燃灯。你的道,此刻我终于明白。可以死,不能输。但,那是你的道。我已洞穿一切,有情之道,实乃虚妄。你的道,的确是感动,无敌的力量,但我不屑,我不取,我不要,我不认,我不敢苟同啊!”

  蒹葭小公主抱着帝烛,目光有些呆滞,绝美的脸上布满哀伤,双眼无神,望向帝泽,“哥哥。你早知道会有今天么?”

  帝泽却是仰天怒吼一声,“这不是我要的结局!父亲,你不能死!否则便是母亲活过来,也不过是又一个十万年而已!”

  帝烛剧烈咳嗽一声,大口咳血,胸前染红,“没事。这是父亲的道。这是父亲的希望。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一局总算还是破了。大不了,我等再等一个十万年,再等一个希望。只要还有希望,一切都是值得的。”

  帝泽不语,只是用力握紧拳头,如此用力,以至于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淌出来。蒹葭小公主也沉默了,这就是燃灯的道,他们一开始就明白了的吖。

  十万年枯守,用燃灯的命,去换一个希望。值得么?值得啊,因为还有希望啊。

  一步一燃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这是燃灯,这是他们炎氏一门的希望。

  一个人的死,换取另一个人的生。值得么?十万年之后,又是一个十万年,值得么?林荒面无表情,他不去理会这些,他只是抬头看着天空。

  看着蛮神目光冰冷,双眸金黄,抓着青铜长枪,没有半点犹豫,冷酷无情,用力一掷。虚空风暴,诸神意志,席卷而下,便是未来之主也是连连后退,在这一枪下,要退避三舍,这是贯彻诸神意志,秉承明主旨意的一枪。

  唳!

  尖锐的虚空咆哮,这一枪下。燃灯教主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仿佛想起了那一天,那一人,那一眼。

  大泽河畔。祂随意一撇,她人群中站立,蓦然回首,就是那一低头的温柔。一眼就是十万年。祂是神,她是人。

  祂只是随心一动,她却付诸一生。祂不曾许诺。她却一生不悔。只因为那一眼,便是缘,便是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

  当祂再回首,明月夜,短松冈,只一句不悔,才知年年肠断处,惟有泪千行。

  “你若不悔,我又何曾言悔!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蒹葭,我只说想告诉你,我此生不悔!”

  燃灯教主忽然大笑一声,如此畅快,这一场,他死了,但这一场,他不会输。可以死,不能输,否则怎么对得起,那一声不悔。

  闭上眼,燃灯教主仿佛又看到那一刹那,神庙前,明月下,眉目依旧,婷婷玉立的她,祂轻轻一步迈前,将她拥入怀中,拂去她衣上雪花,并肩看那一夜鱼龙舞。

  这一刻,燃灯教主的心如此的平静,面对蛮神这一枪,他张开双手,静静等待。我死之后,你能复活,真好,真好。

  时空在这一枪下凝滞,没有人知道这一刻燃灯教主在想什么,帝泽没有说话,只是握拳的手变得如此用力,蒹葭小公主低着头,泪水无声落下,满头青丝,瞬间白发。帝烛闭上眼,低声喃喃,“燃一盏灯,等一个希望。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一个微弱的意念忽然在林荒心中响起,林荒目光漠漠,看向未来之主,未来之主也回头看向他。

  沉默一下,林荒长啸一声,目光冷酷无情,伸手一指,未来之主顿时厉喝一声,脚步一踏,头也不回,向着神庙奔来,身影在空中闪烁,幻灭不定,好像随时都可能破散。

  轰!

  一声惊天的巨响,燃灯教主直接被那杆青铜长枪洞穿,从九天自上跌落,鲜血无尽,还没有滴落,便被青铜长枪吞噬,化作更加可怕的杀念落在燃灯教主身上。

  燃灯教主面色不变,大笑一声,没有半点后悔,只是一回头,便看到未来之主一步踏入神庙之中,林荒目光冰冷无情,没有半点情绪起伏。

  瞬间,燃灯教主怒发冲冠而起,

章节目录